我迟颖了下,想安慰她几句,曾宝拉着我就进了座。

  周菊对我翻眼皮,豪不掩饰的兴灾乐祸模样。

  我瞪了她一眼,她就嘻嘻笑。

  汪虹趴那整节课都没动,后来声音也没了。

  英语老师讲的那些单词我一个也没记住。

  候勇来的很快。下课铃响过后英语老师开门往外走,他就挤进教室。后面陆续涌进来四个小子和那几个跟我打架的女的。

  候勇先扫了汪虹一眼,有点皱眉。

  卷发女指着我对候勇说:就是他打我,还摸我胸。

  候勇一看是我就怒了。指着我就骂:操你妈的,又是你,胆真肥,挨打没够咋地?

  我也站起来回骂:你是个几吧呀,有种就过来!

  这时汪虹坐起来,气得浑身直抖的对候勇喊:候勇,你个骗子,你给我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候勇尴尬的笑着说:汪虹,你别生气,等我收拾玩这小,再跟你解释。

  汪虹继续呵斥道:候勇,从现在开始我俩一刀两断,好离好散。我警告你不许碰林风,否则我恨你一辈子。

  候勇一时气短,没说出话来。

  卷发女推了候勇一把喊着:候勇,你真玩蛋操,这骚货这么护着姓林这小子,他俩早就有一腿啦,你还在这装什么蔫鳖!

  这话一出,候勇马上急了,他站在讲台上冲着全班学生喊了声:没事的都他妈给我滚出去,走慢的腿打折。

  于是一阵杂乱的桌椅挪动声,踢踏的脚步声响起,教室里的人争抢着往门口走。有几个胆大的还回身趴在门框上向里张望。

  让我失望的坐我里面的曾宝竟然从我身后挤了过去,几乎是跑着就出了教室。

  我身后传来周菊的声音:别怕,林风,跟他们干。你要吃亏了,老姐找人削他们。

  我点头嗯了声,心里安定下来。

  候勇回头对卷发女说了声,你不许动她,知道不?他是指汪虹。

  卷发女哼了声,恨恨的盯着汪虹。

  候勇快步向我走来,汪虹挡着用手推他,让他滚蛋。

  候勇把她推到座位上,对我的肚子就是一脚。

  我被踢得坐在椅子上,手肘压在周菊的桌上,就感觉肘尖被硬物矶了一下,马上想到是文具盒。

  我顺手抄起文具盒就砸在候勇的脑门上。文具盒飞了,里面的笔,尺的迸散开来。

  候勇晃了下头,一拳对我脸上打过来了。我知道这是个虚招。一低头就冲到他怀里,拦腰抱住他。

  因为我知道候勇个头比我高,我用拳打他的脸很难。

  {f酷1匠x网NM唯;q一?正;m版√X,其他+、都Y是:F盗、*版

  我对自己双臂的力量比较自信。于是我就用力想把候勇扳倒。这鳖犊子一手按住旁边的桌面,一个手肘刨我后背。我忍着痛继续使劲扳他。

  我俩就在窄窄的书桌过道上僵持住了,他的人都候勇在身后,一时过不来。我听见周菊喊:林风,使劲啊,摔倒他。

  我顿时精神一震,一声怒吼,就把候勇摔倒在我的桌子上。桌子角深深顶进了他的小腹。候勇疼得直咧嘴,好像他裆下的那嘟噜肉被桌棱给矶着了。

  周菊拍手叫好,我才看见她是站在里座的椅子上的。

  候勇很强悍,退后一步,趁我分神时蹬了我一脚。

  我一屁股蹲就坐地上了,水泥地面矶得屁股生疼。

  候勇连着第二脚就往我胸上蹬,我被蹬得胸口发闷,赶紧手脚并用的撑地往后出溜。

  在这犊子跟上来要踢第三脚时,我从旁边拉出一把椅子来,挡在了前面。

  借着候勇蹬在椅子上的冲力,我一拄椅子站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感觉后背靠在了教室的后墙上。

  周菊在喊:林风,小心右面。

  我端着椅子看着候勇向我逼过来,有三个小子正跳上我右面那趟书桌上过来了,形成一个90度的包围圈。

  周菊叉开腿站在两把椅子上,平伸双臂挡住了一个踩着书桌想过来的小子,回头对我喊:林风,跳窗户。

  我左面一米远就是敞开的窗户,踩椅子跳出去就是操场。

  可是我不想跑,我骨子涌出那股子倔劲来。就算被打死,也不能临阵脱逃,成为别人的笑柄,尤其不能让汪虹看不起我。

  候勇举着椅子向我肩膀砸下,我举起椅子顶住,闷声响过,我双臂发麻。

  两把椅子刚绞在一起,我右肩膀就被踹了一脚,力道很大,是候勇一个手下站在桌子上踹的。

  我一头就栽歪在旁边的书桌与墙壁的空当里。被卡得出不来了。

  随即我身体的侧面就被几只大脚又蹬又踹的。

  我头脑还是清醒的,我听到了汪虹的哭声,比哭声更高的是周菊的骂声。我眼睛一闭,心想爱咋咋地吧。

  然后突然响起一声如霹雳般的吼骂:操你妈的!我砸死你们!

  我心头一热,眼泪就出来了,知道是石辉来了。

  我一撑椅子就坐了起来,身旁候勇几个也回头看。

  又黑又壮的石辉像一尊煞神似的已经冲过了讲台,他双手擎着把椅子,身后跟着曾宝。

  候勇最后面的一个瘦高个小子,可能刚才没打着我有点手欠。迎着石辉就过去了,手指石辉就骂:你他妈谁呀。

  你爹!石辉椅子一抡,那小子就被砸得像个大虾米似的侧翻在地上,惨叫不止。

  候勇他们扔下我就去迎战石辉,我也捡起那把椅子,一下子砸在后面那小子的后背上,那小子闷哼着扑通就趴地上了。

  有个小子跳上了石辉旁边的桌子,抬脚去踢石辉脑袋,石辉被踢得晃了下头,然后一椅子扫在他支撑腿后面,那小子腿一软,就一个屁蹲坐进了书桌夹空,成V字型卡住了。

  有个长得也很壮实的小子,抓住了石辉的椅子,使劲往怀里拉。石辉手一松手,说去你妈的吧,起脚就踹在对方肚子上。

  那小子被踹得后退两步,被后面的桌子挡了一下,桌子也倒了。这小子扔了椅子转身给石辉来了个后蹬,石辉中招后退一步,然后他俩就对打起来。

  我则追着候勇砸了两下没砸着。这东西很机灵,看形势不好,就跳上桌子从中间的窗户往外跳。

  他刚跳出去,我扔出的椅子就砸在他后背上。扑通!候勇细长的身子平铺在花坛的花花草草里,也许他这回他才真正体会到亲吻大地的感觉。

  我跳上桌子想去追他,但这小子一下就爬起来了,撒腿狂奔,脚后溅起一溜焑尘。这堪比猎豹的速度我望尘莫及。

  我回身看时,那小子被石辉打得鼻青脸肿的往后退,退到在门口那还被曾宝踹了屁股一脚。那货头也没回,夺门跑了。

  让我气愤的是那被砸倒的仨小子不知啥时跑没影了,没影的还包括卷发女几个。

  石辉问我没事吧,我点点头。我俩环顾着东倒西歪的桌椅,散落在地上的文具,书本。相视一笑。

  当陆续回来的同学也都用敬佩的眼神望着我俩时,我俩还是很得意的。

  这时,我们班长曹丹进来了,曹丹模样俊俏,体型也不错,就是脸上有股冷漠骄横之气,可说是冰山美女。她这个人挺事的,什么事都管尤其是违反纪律的事,总向班主任报告。。听说她表哥在职高混的挺屌的,她一个电话就能过来一大帮人。

  班上大多人都怕她,背后都叫她“操蛋”班长。

  她走到我跟前,很生气地说:林风没想到你这么老实的人也打架,太让我失望了。她说完好像觉得不妥紧接就说你现在跟我去教导处,我气愤地看着她,在心里问候了她老娘无数句。

  然后她又对石辉说你也跟着去吧,没办法我和石辉只能跟着她往教导处走。

  走着时我就问曹丹:是你报告的教导主任吧?她只是淡淡地摇了下头。

  我不信就说:不是你是谁?

  她说:你爱信不信,你认为是就是我了。

  我气得鼓鼓的,想着有机会就收拾你。

  教导处在二楼,正对楼梯口。曹丹带我们到门口就走了。临走前她还似乎有些担心的看了我一眼。我心想真能装,背后下绊子,当面装好人。

  我这是第一次来教导处,心里发慌。教导主任叫蒋德文,兼职校警,是个出了名的狠人,校内的混混没少让他收拾。

  蒋德文四方大脸,棱角很突出。身上发散出一种摄人的气势。

  这时他正用他那特有的大三角眼阴冷的看着我和石辉。

  看得我心里直发毛,石辉却是满不在乎。

  他问我和候勇打架的是我不?我说是。

  他叫我站好,就过去关紧了门。

  然后他就用穿着硬皮鞋的脚踢我大腿外侧,还一边骂着:小兔崽子,没事给我找事。

  每一脚都踢得我腿部一阵禁痉,我几乎要倒下了,可我还是站直身体咬牙坚持着一声不吭。我心里告诉自己,挨打也要有个样儿,我已不是从前那个窝囊废了!

  在踢了七八脚后。他就盯着石辉说:你挺能耐呀,帮狗吃食的,你以为你是黑旋风李逵劫法场救宁江啊?

  石辉昂着头,不吱声。蒋德文很恼火,骂着好小子,敢跟我耍光棍,我踢死你。说完他就开踢。

  石辉站得笔直,一声不吭。

  他每踢石辉一脚,我心脏就缩紧一下,我难过呀,这么好的兄弟刚救我于危难之中,现在却被我连累挨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