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镇上念初一下学期的时候,我们班的座位都是男生和男生同座,女生和女生同座。

  我前座有个女生。人长得小巧玲珑,性格文静,她叫汪虹。

  上课时,我经常会不自觉的盯着她的背影看,因为他是我们班的三大美女之一。

  每次看她我都觉得是种享受,越看就越觉得她神秘。

  她大多时候都是手拄着头盯着黑板,我感觉她并不是在专心听课,而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她有时会回过头,向我借格尺或是问个学习上的问题。

  我总是受庞受惊地回应她,并借机偷偷端详她五官精致的小脸。她白净的小脸细腻光滑,大眼睛毛嘟嘟的,如泉水般清澈。

  最让我心动是她的小嘴,红润润的,很有光泽,总让我产生上去亲一下的冲动。

  我在心里感叹:人家爹妈是怎么生养出这么漂亮的女儿的?

  我递给她东西时,手指会无意地碰到她的手指,那种触电的感觉真让我心跳加快。

  我知道她是我们学校二年三班一个老大的女朋友,但我就是想不通,要是女混子跟男混子搞对象,我也能理解,啥人找啥人呗。

  但她这样一个文静,漂亮并且学习也不错的女生为什么会和不爱学习爱打架的混混搞对象?

  这几天我发现她总爱趴在桌子上,难得地坐起来转下头,就看到她的小脸很憔悴的样子,原先红润的小嘴也变得苍白,干涩。

  我的心里也跟着压抑起来,很迫切地想知道她是生病了还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又张不开嘴问她,对于女生我还是很拘谨的。

  就在她不正常的第二天晚自习的时候,我在我的语文书中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林风,放学后我在校园柳树林等你。

  我吓了一跳,赶紧合上书,大脑在快速思索:这是哪个男生在捉弄我吗,应该不是。从娟秀的笔迹看,应该是女生的,她是谁呢?难道是我的前座。

  想到这我就一阵激动,这是约会呀!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我都不敢想信这是真的。我这个平时女生都不拿正眼看的老实人,居然有美女约会我。

  我看了眼汪虹,她还是慵懒地趴在桌子上,静的没有声息,油黑顺滑的短发下是纤细晶莹的脖颈。

  我压抑着内心的兴奋,做出决定——赴约,我竟然没去想她对象如果知道我和她约会,一定会削我的事。

  放学铃响起后,汪虹就收拾好书包,头也不回地随着第一波同学出了教室。

  我寻思一时半会这人也散不净,就慢吞吞的收拾书包,同乎是最后一个出了教室的。

  走到外面的时候天刚擦黑,还有很多学生三五成群地往大门口走,那些骑自行车的一边叮铃钤的按着车铃,一边呼朋唤友地往外骑。

  我步子迟缓地往树林那面走,虽然心里着急,但我还是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见没人注意我,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了一些。

  很快的校园就安静下来,当我走到柳树林边上时,就看见里面有个小巧的身影背对着我站在一棵柳树旁。听见我的脚步声,那人转过身来看我,我心中狂喜,正是汪虹。

  我走到她跟前,昏暗的光线下,我还是能看清她忧郁的小脸。我有些忐忑的问:那个纸条是你写的吗?

  她轻轻地点了下头,静静的看着我。

  我心里乐开了花,但很快就觉得很尴尬,因为我从未和女生约会过,更别说和这样一个让我心动的女生。

  她沉默了一会,就说:我心里难受,想有个人陪我待会儿。

  这话给我说的心里一沉,有些失望。我想像中的约会应该是说些什么谁喜欢谁之类的话,甚至再有些肢体上的接触,没想到会这样,只是来陪她待会。

  我哦了声,就问她是不是遇到什么愁事了。

  她又沉默了一会,哽咽着说:我失恋了。

  我有些惊讶,失恋是个怎样的情形我还真没见过。

  我不道说什么好,只能怔怔的看着她的脸。

  她把头转向一边,茫然的望向远处。我听到了她的抽泣声,能感到她在流泪。

  我俩就这样静静地站着,我的心里很难受也很乱。她失恋,我不是就有机会了吗,但人家现在这么痛苦,我却有这么自私的想法,真有点无耻。

  过了一阵,她转过头来,盯着我的脸有些难为情的说:你……你能抱抱我吗?

  我脑瓜嗡的一下,盯盯的看着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接着又说:林风,抱我!

  这下我确信了,心里这个澎湃呀,我颤颤巍巍地伸开双臂虚弱地抱住了她。这时是五月份,我们上身穿的是半袖衫,我的胳膊贴在她的胳膊上,感觉很凉很滑。

  她向我怀里依偎了一下,刺激得我用力抱紧了她。她的身子很软,很温暖。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味,反正不是香水味。

  她把小脸贴在我的胸膛上,很烫的感觉。她的气息都是沁心入脾的,让我觉得很好受。

  我迷乱了,不知道我现在是个怎么样的存在,但我很享受这一刻。

  酷《$匠《网Om唯一X0正-版_-,$F其,他都是《盗kC版

  我俩都没有说话,就这样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的样子吧,她突然动了下,挣开了我的怀抱,向着校门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我呆愣站在原地,望着她渐渐消失的身影,竟然不知道胳膊是怎么收回来的。

  第二天她没有来上学。上课时我看到她空空的座位,心里很失落,总是一遍遍回味着昨天和她抱在一起的那种美妙感觉。

  我性格孤僻,总是一个人活动,所以没什么朋友。

  我的课间活动就是练单双杠。在校园的最西侧就是一排单双杠,我从小学就喜欢玩这个,现在双手正握我能一口气做40个引体向上,而且还是很标准很到位的那种。

  双杠我也练得不错,我还自悟了一套组合动作,也经常能获得赞赏声。

  我正郁闷地练着双杠的时候,就看见二年三班的老大候勇带着三个小子势汹汹地奔过来了。

  我心里一紧,就想是不是因为我和汪虹的事,他来找我。但又一想,昨晚学生都放学走后我才进的柳树林,候勇不可能知道呀。

  很快,他们四个就到了我跟前,我也就从双杠上下来,心虚地看着他们。周围一些玩杠子的学生也聚拢过来,他们看候勇那架式是要干仗,有真人秀打斗,谁不爱看呀?

  候勇个很高,身材瘦削,长得挺帅的。

  跟着他的有个大眼珠子的小子指着我说:就是他昨晚在树林里搂着汪虹的,我放学后上了趟厕所,回来时看见的。

  我心里一惊,没想到放学后还有上厕所的,不会是临时拉肚子吧。

  候勇骂我去你妈的,你活腻歪了吧,我的媳妇儿你也敢碰。说着一拳就抡了过来,是向我侧脸打的。

  我没打过架,吓得往旁一躺,可没想到这是个虚招,他的拳只是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把我的目光引开,紧接着他的另一个拳头就打到我鼻子上。

  我顿时就觉得鼻子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头晕眼花的。刚感到鼻子里涌出两股热流,肚子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脚。

  我被四爪朝天地踹倒在地上,然后就是被几个人一阵皮鞋加布鞋的暴踢。

  我脑袋嗡嗡的,意识有些模糊,但还是本能的抱紧头,蜷缩着身子,忍受着雨点般的踢击。

  他们踢了一会,上课铃就响了。候勇踩着我的脸说就你个赖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呀?做梦去吧!以后你他妈离汪虹远点,否则见你一次削你一次。然后他们又使劲儿踢了我几脚,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迷迷糊糊的感到有人扶我,睁开眼看是我的同桌曾宝,他是个小胖子,长相很讨喜的那种。我平时有些讨厌他,他话太多了。

  他扶起我后边为我拍打灰土边问:能走吧,林风?

  我没有回答,身上的疼痛和心中的屈辱让我什么也不想说。

  我粗暴地推开他,捂着肚子晃晃悠悠往教室走,空旷的操场上只有我和曾宝两人。

  曾宝紧跟着我,我能感到他的关心。我心里还是很感激他的,可我怕看到他同情的眼神。

  一进教室,同学们的目光都聚集我身上。那眼神中有嘲笑,有同情,还有兴灾乐祸……

  我的脸窘得通红,我感觉我在班里成了小丑,我都不敢和别人对眼神,坐在座位上后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一下课我就第一个往外走,生怕同学们看我。单双杠那我也不去了,一个人躺在教学楼后面的车库旁发呆,一切景物在我眼里都是灰色的。

  第二天早自习时,汪虹来上学了。我看了她一眼,她的气色比以前好了许多,我马上低头假装看书。

  她好像感到气氛不对,看看我又看看周围的同学。她同桌的女生趴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我感觉汪虹转头看了我一下,好像要说啥却没说出来,就又转回身,没了动静。

  下课的时候我还是第一个往外走,连汪虹喊我的名字都没有回头就出了教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地豆说:

新人新作求支持,老地豆会竭尽全力把这本书写好,为了我亲爱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