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了之前的那一片有杂草的土地上面,我猛然就想起来,我第一次下去到学校的地下室,其实也是通过这附近的一个洞口,只不过后来这个洞口就消失了,而通过现在的这个情况来看的话,我们回到了这个地方准备挖洞,这是不是就说明,之前的那个洞口也是有人挖下去的?

  那么是谁呢?之前的十二个第一代使徒里面的那个操控死人的?还是说拥有强大思维的那个?还是其他的人呢?

  我就在这里一边琢磨着,刘文文已经来到了一片空地上面,就说道:“从这里就可以了,来吧,我们有两把大铲子,我们四个人轮流,应该很快就能下去。”

  我点了点头,表情也逐渐的严肃了起来,就说道:“都注意一点,只要是从这里下去了,等待着我们的就是无数的机关,我们必须要把胖胖给救出来,并且还要活下去!”

  我转过头看了他们每个人一眼,就说道:“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人死,我们都要去做那十二个人之中的一个!听见了吗?”

  刘文文和零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听见了!”

  就连一直神游在状态之外的许辰都也跟着说了一句:“听见了。”

  然后我们就开始挖洞,这件事情我小时候其实还是这么玩过的,但是长大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了,所以我这么拿上铲子就开始使劲挖的时候,实际上对于我的力气消耗也还是挺大的,我也的确是没有想到这个东西竟然会这么累人。

  也好在我们都是使徒,是拥有强大力量的使徒,所以对于挖这些东西的体力消耗,并没有那么严重,我挖了大概得有半个消失的时间左右,地面很快的就出现了一个大坑,而另外一边的刘文文速度也是很快,我们两个人在挖累了之后就把铲子给了许辰和零两个人,不过这个时候也能看的出来,他们两个人并不是那种战士类型的使徒,所以在体力这方面看起是没有得到什么强化的,不过这两个人作为就作为普通人的角度来说的话,体力也的确是不错的,也是一口气挖了半个多小时,然后才换成了我们。

  我们就这样一直一直往下面挖着,时间过得很快,在我们挖到了大概第三个小时的时候,地面已经出现了一个宽两米多,深度得有个十多米的大坑了,最后还是刘文文一铲子下去,直接就撞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我们四个人都在坑里面,我给他打着手电筒,心里面还那么这是碰到了什么东西,结果这个时候刘文文举起铲子,又用力的砸了一下,忽然间我们就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然后紧接着,我们几个人都是感觉脚下一空,然后朝着下面就掉了下去!

  在这一瞬间我真的是感觉挺崩溃的,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直接就朝着下面掉了下去,我们几个人落地的时候是被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面,几个人都是被摔的龇牙咧嘴的。

  许辰这个时候一边咧嘴喊疼,一边就说道:“我这是在哪里?”

  我第一次感觉许辰在失忆之后提出来的问题终于没有那么奇怪了,终于是变成了一个挺正常的问题,因为平时都是在特别特别熟悉的地方提出来那种问题,除了许辰,谁都知道我们在哪里,但是这一次可就不一样了,这一次是别说许辰不知道了,我们几个人也是完全不知道我们在这是在什么地方。

  所以这样看起来就像是许辰的智商一下子就到了正常的状态,虽然是很不想跟许辰问同一个问题,但是我还是问道:“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啊?”

  刘文文眯着眼睛看了一圈周围,就说道:“我也不知道,看起来我们已经到了地下了吧,这里是坚硬的地面啊。”

  !K最~L新d,章节√上1酷/2匠L网

  一提到坚硬的地面,我的脑袋里面立刻就浮现出来了一些印象,我立刻就说道:“看来我们已经到了……我之前下来过一次,我们必须要小心一点,因为我们现在距离他们已经很近了,我们往里面走吧。手电筒呢?”

  刘文文把手电筒交给了我们,每个人都发了一把,地下也的确是太漆黑了,我们的脑袋顶上也是一点光亮都没有的,不过也还没有地下这么黑,我们到了下面之后就已经陷入到了一片完全看不清任何东西的状态之中,这下面真的是百分之百的完全漆黑。

  我们四个人打开了手里面的手电筒,朝着四周照射了过去,看了一圈周围,我觉得这个地方还是有点眼熟的,好像之前来过这里,但是具体的到底在什么地方我就已经分辨不清楚了。

  这是一条地下的通道,周围是那种修建起来的普通里面,看起来有点像是学校里面的走廊,但是稍微的又有点不太一样,和之前给我的暗中感觉一样,就是这里看起来就是一个复古版本的教学楼一样。

  两边偶尔会有几扇门,但是这些门都是被用木板钉着钉子给封锁起来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要是一到了这个地方,立刻就会有一种很强烈的好奇心,这就导致与我看着周围的一切都有一种很好奇的感觉,所以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本能的去想着把那些木头板子给撬下来,然后打开门,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但是我刚刚准备动手,在我旁边的刘文文就拦住了我,他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我愣了一下,其实我也没有想明白到底要干什么,只是我对这个地方太好奇了吧,所以才会有这样本能的动作吧,我摇了摇头,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进去看看。”

  刘文文哎呀了一声,说道:“探索什么的,我们以后在去做这件事情吧,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把胖胖给救出来吗?如果我们在这里耽误太长时间的话,甚至是在这里搞出来什么动静的话,万一别听到了,我们还怎么去救胖胖。”

  我叹了一口气,知道刘文文说的其实是很正确的,我想了一下就说道:“那好吧,我们往哪边走?前面还是后面?”

  通道是有两面的,而这两面的出口用手电筒照射过去,都是那种手电筒都照射不穿的黑暗,我们不知道在道路的这两面都有什么东西等着我们,我看看那前面,又看看后面,完全不知道要做出来什么选择,好像两边都是正确的,也好像两边都是错误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