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真?”袁天罡双目一寒,道。

  辰炎知道凭自己现在的实力,足以让众人刮目相看,而让袁天罡放过一个人,自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总体来说,这件事情是因他而起。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就算辰洞的德行有多么的差,可他终究是辰家的人,也不必做到这一步。

  “是!”辰炎没有如何畏惧,直接道。

  “那好吧,既然如此,那么辰洞就给他恢复该有的一切。”袁天罡不冷不热的说道,他现在拥有的权力,完全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杀大权。

  辰洞听到此话,大脑已经慢慢的开始进行恢复,可还是有一点呆滞。

  辰阳更是感激涕零的跪拜着,表示感谢!

  可袁天罡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大臂一挥,直径走出了议会堂!

  今天,可以说今天就是袁天罡和辰炎两人主场,其他人完全就是陪衬之人!

  》看`正版V章P节上酷:匠@,网》{

  “此子必成大器呀!”

  ……

  乌江城!

  陈深在这几天中,偷偷摸摸的将一千坐骑存到养殖空间,并且成功的招募了十万将士!

  五万步兵,又被五大步兵种划分,轻步兵一万,重步兵一万,刀盾兵一万,弓弩兵一万,攻城兵一万!

  五千虎卫军已经召集完毕,并且由先前的部队进行训练!

  红拂女但是有原来的基础,将红拂军发展到五千人!

  巡防营和禁卫军均由原本的部队组成!

  一万车兵,已经由之前收缴的攻城车组合而成!

  并且三宝太监已经来到陈深的身边,因为水军并没有完全开始训练,所以三宝担任贴身侍卫,在陈深身边服侍!

  “三宝!”陈深坐在椅子上,突然有感而发,便喊道。

  只见远处一个身姿摇曳的身影向前走来,往近一看,恰是一个面目清秀正眉眼带笑的小太监,肥胖的身子衣着一丝不苟的太监服,腰身自然而然微弯着,交叠于身前的手指正翘着微微的兰花指,细声细气的说道:“陛下,您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三宝原本朱棣的一名侍卫,日渐得宠,其时印度洋沿岸国家大都信仰伊斯兰教,南亚许多国家则信仰佛教,由于郑和信奉伊斯兰教,懂航海,又担任着内宫大太监!

  因此,明成祖就着他担任正使,率领一个巨大的船队出海,到世界周游,顺便让人们知道大明朝就是世界的中心。

  不过,现在三宝太监的意识中已经将朱棣转化为陈深!

  “三宝,最近城里有什么风声吗?”陈深眉头慢慢皱成了一个川字,只因,这些天实在是过得太安稳了,貂光的造反总感觉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可是没有任何的事情。

  而且乌江城的平静和外面波涛汹涌的乌江水却完全不一样,形成鲜明的对比!

  “陛下,没有!”三宝太监低着头,有些阿谀奉承的说道。

  不得不说,三宝太监还真是有做太监的资质,说话也是如此的怪气!

  陈深听着这声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其实这可能是一种表现手法!

  太监这个官古代一向被人们所不齿,很鄙视,所以说话人们想当然以为应该是很娘娘腔的!

  而且他们那种尊卑意识比较强,太监进宫以后,从小训练的都是宫廷礼仪,说话也都和声细气的,不过没有那些影视作品刻画的那么夸张。

  “你以后还是好好说话吧。”陈深自然知道他是一个太监,但是他说话本不是这样的,是完全没有带有阿谀奉承的语气在其中,“不瞒你说,我总感觉有大事情要发生,而这一切都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三宝太监有些不解,什么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看他那么懵逼的表情,陈深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的的确确有点傻,这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新鲜的词汇。

  三宝怎么可能知道呢!

  “有大事情要发生!”陈深喃喃道,“根据我的记忆,恶来也来了,正在给项羽当小弟,我辛辛苦苦才折断了他的左膀右臂,现在又来了一个,也不知道他的父亲有没有乱世而来!”

  恶来的父亲飞廉,亦作蜚廉,中潏之子,商纣王的大臣,嬴姓,恶来之父。是春秋战国时期秦国君主、赵国君主共同的先祖,那么帐下猛将定然非常之多。

  陈深终于知道三宝太监为什么会得到朱棣的喜爱,他发现自己在自言自语的时候,三宝太监装疯卖傻,好像根本就没有听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

  “的确是聪明之人!”陈深待在屋子里也觉得烦躁,于是便打算到外面到处走走,释放一下自己烦躁的心情。

  “陪我出去!”

  “好的!”

  陈深不知不觉走到了后花园,只见一人坐在庭中央,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玉手轻挑银弦,双手在古琴上拨动着,声音宛然动听,有节奏,宛如天籁之音!

  陈深听得有些痴了,没想到虞姬弹琴居然如此的动听!

  过了许久,虞姬结束了这首曲子的弹奏,缓缓站起正准备走向陈深,忽然觉得头昏目眩,腹中翻江倒海,一股不可压制的力量由下往上冲涌,瞬间旧把两腮鼓满!

  嘴巴已经不可被手捂得更严实,反而在腹中再次收缩冲破一切封锁,她头前顷瞬间蹲了下来,怕弄脏衣服,腹部猛得收缩!

  “哇”肚里的食物一股脑儿吐出来,喉咙一阵阵辣生生的感觉,脑门都冒出汗来了!

  陈深看到虞姬这样,心里自然是心疼的不行,连声大喊:“三宝,去叫华佗,如果他有其他事情也立刻叫他过来,不得耽误,否则军法处置!”

  说完之后就急忙朝着虞姬跑去,她擦拭嘴巴边上的残留,过后总算感觉有点舒服,陈深赶紧扶起了她,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胸口,让她喘一喘气。

  “虞姬,你怎么了?”陈深关怀的说道。

  “陛下,臣妾没事!”虞姬脸色惨白,但还是非常坚强的说道。

  虞姬身边的一个侍卫,就嘟囔着嘴,喃喃道:“什么叫没事?今天小姐起床,一直觉得心里恶心,吃什么就吐什么,身体好像也浑身无力,为了不让陛下担心,这才来到了这里……”

  虞姬回过头瞪了那个侍卫一眼,然后缓了一口气,说道:“陛下,不必担心我,我是真的没事!”

  虞姬脸色惨白,脸颊上不停的有汗水轻轻的渗透出来,道:“陛下,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是真的没事!”

  陈深擦拭了虞姬脸上的汗水,道:“小彩,这是怎么回事?”

  陈深将虞姬扶到石凳之上,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让她放松放松!

  “我也不知道呀!”小彩嘟着嘴,也是非常的不解,然后说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我觉得小姐这是有身孕了!”

  听到小彩的这句话,陈深顿时高兴的跳了起来,弯下腰,将自己的耳朵贴在虞姬的肚子前,好像真的听到了生命的气息。

  虞姬被弄得有些痒痒的,轻轻的推开了陈深,娇哼一声,道:“陛下,八字还没一撇呢!”

  陈深抚摸着肚子,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觉肚子有明显的变大了,肚子会在怀孕后慢慢变大,并且肚子比较尖,比较凸出,生女孩的孕妇的肚子怀孕后会很快变大,并且肚子的形状看起来是浑圆的。

  据说生育怀上男孩的孕妇孕吐比较轻微一些,怀上女孩的孕妇的孕吐会非常严重,甚至是出现头痛,长期胃口不好,恶心等妊娠反应特别强烈。

  陈深不由一乐,道:“嘿嘿,你猜猜是男孩还是女孩?”

  虞姬被陈深这一弄,也变得有点认真了起来,道:“陛下,如果我生的不是男孩子怎么办?”

  虞姬这问题也是存在担心的成分在这里面!

  重男轻女指重视男性,轻视女性的封建思想。出自《林海雪原》二十:“说的白茹含羞带乐的一撅嘴,什么黄毛丫头,重男轻女的思想。”

  重男轻女是社会一种男女不平等的观念,重视男性的权利和利益,而把女性定性为男性的附属,并限制她们发展个人才能的机会和人身自由。

  例如:中国上古的卜辞里就视生男为嘉,生女为不嘉。

  虞姬也是怕自己的孩子是一个女的话,会不会被陈深嫌弃。

  陈深没好气的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生男生女都是我的宝贝,嘿嘿,要是生男就叫陈伟霆,女的就叫陈姬雪,好不好?”

  虞姬点点头,道:“好好好,一切都依陛下的!”

  这个时候,三宝终于带着华佗过来了,华佗先是向陈深行了一个礼,然后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陈深有些疑惑的问道:“难道真的和我说的一样?虞姬有喜了?”

  华佗意味深长的点点头,道:“是的,确确实实已经有喜,也有不少时间了!”

  华佗的望闻问切非同一般,华伦可是古代伟大的医学家和药物学家,说真的,这肯定就是真的!

  陈深尴尬的扣了扣脑袋,这些天一直都没空,也就是第一次,难道自己真的那么好运气?

  一炮就中?

  “哈哈哈哈哈!”陈深高兴的直接一个公主抱把虞姬抱了起来,使劲的亲吻着她的脸蛋,“我有后了,66666!”

  虞姬也是幸福的靠在肩上,低声细语的说道:“陛下,快放我下来,羞死人啦!”

  “我不,我高兴,我就是不放!”陈深耍起了小性子,不过这也是情有可原的,要知道,上一世就是一个屌丝,这一世不仅娶了这样貌美如花的媳妇,还生下了孩子!

  “三宝,传我命令,让李存孝带领燕云十八骑和一千虎卫军过来,给我好好保护这个地方,我要让这里变成铜墙铁壁,虞姬不能有任何的损伤,负责全部重罚!”陈深正色道,这不仅仅是一个帝王的脸面,更是作为一个丈夫的职责。

  “是!”三宝太监没有问为什么就直接跑去传令了,这样的人怎么能不得到重视呢?

  三宝太监离开后,陈深又继续的抱着虞姬,高兴转来转去!

  华佗道:“陛下,高兴归高兴,可不能伤到了胎气!”

  陈深大惊失色,赶紧小心翼翼的放下了虞姬,扶着她坐下凳子,然后半蹲在面前,侧耳倾听着肚子的声响,时不时大呼小叫道:“哈哈,好像有人在踢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