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翔、吕红怡之事有了重大的突破,凌志远很是开心。临近傍晚之时,云山分局长雷军打来电话,说是他们找到了当初帮吕康明办那两张卡的银行工作人员。他记得很清楚,当时正是吕康明拿着那傻子的身份证来办的两张银行卡。

  从目前现有的证据已能认定吕康明办的那两张卡是给了严翔和吕红怡两口子,一张是严翔帮人办事所得,另一张则是吕康明给其姐的零用钱。所有的证据联合起来,基本成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唯一缺少的便是吕康明的口供,这是最为关键的一环,缺之不得。

  柳雨晴用眼睛的余光偷瞧了一眼对面而坐的凌志远,见其正入神的思考着什么,当即轻咳一声道:“志远,这么入神,想什么呢?”

  凌志远下班后便直接来到了好再来小吃店,昨晚喝了不少酒,今晚只觉得累的不行,让柳雨晴煮点小米粥,喝完之后,直接回家睡觉休息了。听见柳雨晴的问话后,凌志远略作犹豫便将严翔夫妻和吕康明之间的事说了出来,不过在说的时候,他有意隐去了真实的人名,如此一来,便没问题了。

  柳雨晴听完凌志远的话后,轻叹一声道:“志远,你这事可不好办,哪儿有小舅子不帮着姐夫姐姐的,何况你刚才说了,他姐夫还是个官,只有保住姐夫,他才能得救,这个账傻子都算的过来,除非……”

  看着眼前的美人俏脸阴沉、黛眉紧锁,凌志远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除非什么?”

  柳雨晴之前那话只不过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凌志远竟然如此在意,脸上露出了几分害羞的笑意,开口说道:“除非让小舅子对姐夫不再抱有希望,让其以为姐夫有可能出卖他,不过这可不容易。他们不但是亲戚,而且有利益纠葛,在次前提之下,要想离间他们,可不是一般的难。”

  听到柳雨晴的话后,凌志远下意识的轻点了两下头,美少妇说的一点不错,吕康明将严翔当成他的救命稻草,在此情况下,无论李儒隆他们如何审讯,要想突破他的心理防线,都比登天还难。如果能想个办法让他从内心深处对严翔不再抱有希望,不用人去审讯,他也会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将其交代出来。

  意识到这点后,凌志远随即便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明天让吕红怡去联合调查组一事上,他觉得可以利用这还是做一番文章。至于究竟该怎么去做这篇文章,他一下子还没想好。

  “粥来了,别想了,先吃吧!”柳雨晴说话的同时,将一碗小米粥和一碟咸菜放在凌志远身前。

  凌志远轻道了一声谢谢之后,便伸手接过了碗筷喝起粥来。他并不喜欢吃粥,就连晚饭也是以米饭为主,这会喝着粥觉得格外香甜,不禁出声称赞了起来。

  K酷E|匠{^网O正+x版@首发

  柳雨晴听到凌志远的夸赞之语后,开口说道:“粥都一个样,你昨晚喝多了酒,这才会觉得特别好吃。你以后少喝点,今天气色和往常都不一样,要不是我叫住美菱,只怕够你呛的!”

  凌志远刚走进好再来小吃店的门,干女儿美菱便过来让他抱了。柳雨晴看见凌志远的气色不佳,随便找了个理由将女儿给支走了,否则,真够他受的。

  听到这话后,凌志远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憨憨的笑意。昨晚醉倒在君临凯辉大酒店门前的路牙子上之时,他曾想过给柳雨晴打电话,最终觉得廖怡卿也算是他的亲戚,这才没有麻烦柳大美女。

  想到这儿之后,凌志远心中生出了几分后悔之意。他并非想乘着昨晚的酒意将柳大美女给那啥掉,如果给柳雨晴打电话的话,她将其送回家之后,绝不会留宿在他家的,自然也没后面那乱七八糟的事了。昨夜,尽管喝了不少酒,但凌志远依然记得和廖怡卿做那事时的感觉,快乐的几近飞上天了,不过一想到今晨,前大姨子离开之时的表情,他便觉得有种透心凉的感觉。

  柳雨晴见到凌志远紧盯着她的俏脸看,顿觉一阵慌乱,脸色羞红的问道:“你看什么呢,我脸上长花了?”

  凌志远意识到这动作有失礼数,连忙低声说了句没有,便低下头喝起粥来。

  看着凌志远的表现,柳雨晴的心里愈加怦怦乱跳个不停,她低声说道:“你先吃着,我下去看看!”

  这会正是饭点,好再来小吃店的生意很好,柳雨晴这个老板娘必须亲自去张罗,否则,单靠胖子和小娟,根本忙不过来。

  看着柳雨晴脸色羞红的落荒而逃,凌志远的嘴角不由得现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来,不由得想起,如果将昨晚的女主角换成眼前的美少妇,不知今晨会不会也如廖怡卿一般?想到这儿后,凌志远不由得轻摇了两下头,低声自语道:“在这胡思乱想什么呢,一个麻烦不够,还想招惹两个麻烦呀?”

  撇开这事之后,凌志远边喝粥,边将注意力放在了吕家姐弟身上。他心里隐隐有一个感觉,要想让吕康明吐口,必须在吕红怡身上下功夫,可究竟该如何操作呢?

  小米粥非常香甜可口,就着咸菜,凌志远觉得简直是人间的美味。突然,他只觉得眼前一亮,一脸兴奋的喊道:“有了!”

  正如柳雨晴之前说的,要想撬开吕康明的嘴必须让他感觉到绝望,严翔和吕红怡是他的精神支柱,只有让他感觉到精神支柱倒塌了,才有可能彻底击溃的他的精神防线,凌志远头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应对之策。

  凌志远立即给厉向东打了个电话,让他转告雷强,一刻钟之后,三人在云山分局碰头。

  厉向东接到凌志远的电话,虽觉得有几分好奇,但却并未多问,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严翔不敢和李如亮在电话里说事,厉向东和凌志远同样也不敢,他们都担心对方在各自的电话座机或手机上安装了窃听装置,那样等于将消息直接告诉对方了,得不偿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