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凌志远设宴款待了纪委书记黄同海和副书记高正龙,陪同有副县长孟刚、柴若菲和人武部长柳生蔷。

  在座都是自己人,没必要藏着掖着。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高正龙直接说起了之前讯问常晓光、陈保全和吴卫国三人的情况。

  “根据三人的交代,张一翔事先请他们吃了一顿饭,并给了一张购物卡,金额为五千。”高正龙沉声说道,“这卡三人都没敢动,而是放在了常晓光办公室的保险柜里。”

  高正龙说到这儿,略作停顿道:“三人一口咬定,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准备等这事完了之后再上交纪委的。”

  听到这话后,在场众人脸上都露出了几分不屑之情。如果真要上交纪委的话,早就交了,根本没必要等到这事结束之后,这么做分明是另有用意。

  尽管大家心里都如明镜似的,但常晓光、陈保全和吴卫国咬死了这么说,谁也没办法。

  凌志远请纪委出手,并不是真想收拾常晓光等三人,而是想让他们认真将这事查清楚,否则,他便直接让高正龙将其带到纪委去了,而不是在县政府和他们谈了。

  “他们已将那三张卡上交了,我让他们听候处理。”高正龙看似随意的说道。

  听到这话后,孟刚当即举起了酒杯,笑着说道:“高书记,您这招真是高,我敬您一杯!”

  “孟县长说笑了!”高正龙面带微笑的举杯和孟刚相碰。

  孟刚这话说的很实在,高正龙这招确实很高。既没有放过常、陈、吴三人,也没说没事,颇有几分以观后效之意。在此情况下,三人一定会对石材管理公司进行认真审查的。

  凌志远笑着说道:“高书记,孟县长说的一点没错,你这招的确是高,谢谢了!”

  听到凌志远的话后,高正龙连说不敢。

  “高书记,县长否发话了,喝一杯肯定不够,我连敬三杯以示谢意!”孟刚爽快的说道。

  高正龙是县委常委、纪委书记黄同海的铁杆,巴不得能融进县长凌志远的小圈子呢!

  “孟县长客气了,连喝三杯没问题,但必须将那个敬字去掉!”高正龙面带微笑道。

  孟刚虽第一次和高正龙接触,但两人很对脾气,当即便开口说道:“没问题,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说什么敬不敬的,来,干杯!”

  “孟县长,请!”

  “高书记,请!”

  孟刚和高正龙的酒量都很不错,颇有几分酒逢知己,将遇良才之意,喝的不亦乐乎!

  凌志远见状,伸手端起酒杯,冲着黄同海说道:“同海书记,我们不能干坐着,来,这杯我敬你!”

  “县长,您这话我可不敢当!”黄同海笑着说道,“要敬也该我敬你才对!”

  “既然这么说,那我们也学孟县长和高书记,不说敬不敬的,一切都在这酒里了!”凌志远一脸正色的说道。

  凌志远到任之后,纪委书记黄同海便过来站队了,对他的帮助很大,他对其很是感激。

  “行,听县长的!”黄同海爽快的说道。

  通过这段时间的交往,黄同海愈发认定凌志远的前途不可限量,他能提前结个善缘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

  就在凌志远、黄同海众人推杯换盏之际,张家父子正一脸阴沉在书房里对面而坐。

  张一翔将手中的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一脸急切的说道:“爸,您倒是说句话呀,据说常晓光、陈保全和吴卫国将我给他们红包的事都说出来,纪委不会找上我吧?”

  别看张一翔平时拽的像二五八万似的,真遇上事的时候还是有点六神无主,十足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

  “这点小钱你担什么心,别说你是儿子,就算不是,他们也不会为这点事找你的!”张大山一脸笃定的说道。

  张一翔听到这话后,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自家老爷子见多识广,既然他说没事,那便铁定没事了。

  “我现在担心的不是你的事,而是石材管理公司的事,没想到姓凌的竟会来这一手,我还真是小看他了!”张大山一脸阴沉的说道。

  张一翔听到这话后,气便不打一处来,怒声说道:“这小子就是个丧门星,自从他来到祁山,我们便诸事不顺,真是气死我了!爸,您必须想个办法将他拱走,否则,我们这日子便没法过了!”

  在这之前,张大山想的是和凌志远好好共事,以此来改变市领导对他的看法。现在看来,这一想法是错误的,正如儿子说的那样,必须近况将姓凌的搞走,否则,他极有可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凌志远是从浙东交流过来的年轻干部,由云榆常务副县长直接晋升为祁山县长,这说明市领导对他极为信任。这种情况下,想要将其搞走可不件容易的事。

  “想要将他搞走不是件容易的事,必须从长计议。”张大山一脸阴沉的说道,“我们当务之急是先要将石材管理公司的事搞定,否则,极容易出事。”

  张大山现在最为后悔的事便是当天晚上不该让儿子去找常晓光、陈保全和吴卫国三人,现在出了事便很是被动。他当初也没想到凌志远竟会这么狠,直接让县纪委的人出手逼常、陈、吴三人就范,现在说这些已毫无意义了。

  “爸,要不您给审计、国税和地税三个局长打个电话,让他们重新安排其他人过去审查,如此一来,便没事了。”张一翔试探着说道。

  “这事没你想的这么简单。”张大山一脸阴沉的说道,“就算我亲自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也安排其他人过去了。你觉得安排过去的人,还敢庇护石材管理公司吗?”

  张一翔听到这话后,略一思索便回过神来了。

  常晓光、陈保全和吴卫国等三人被纪委约谈的消息早就传出去了,在此情况下,谁还敢庇护石材管理公司呢?

  “爸,那怎么办呢?”张一翔一脸郁闷的说道,“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张大山眉头紧锁,沉声说道:“这事必须从上往下施加压力,否则,绝对搞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