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池子里泡了一会儿之后,陈奕溟出声问道:“黄县长,我们去蒸一下桑拿,你过去吗?”

  “不了,我喝了点酒,你们去吧,我在这儿休息一会!”黄国章出声说道。

  黄国章虽然喜欢洗浴,但却不喜欢蒸桑拿,那种蒸的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他不喜欢。

  陈奕溟见此状况后,冲着张桐岭使了个眼色,两人便一前一后向着桑拿房走去了。

  进入桑拿房之后,顿觉气温升高了,张桐岭和陈奕溟紧挨在一起做了下来,后者压低声音问道:“刚才哪些人应该也是云榆的官员,虽听不懂他们的话,但却来者不善呀!”

  “没事,姓黄的和姓秦的是一路的,姓秦的是一把手,只要把他忽悠好了,便万事大吉了。”张桐岭压低声音说道。

  陈奕溟轻点了两下头,开口说道:“话虽这么说,但我这心里还是有点没底。”

  “没事,陈哥,你是江湖越老胆越小,姓黄的和姓秦的巴不得我们来云榆投资呢,绝不会有事的!”陈奕溟一脸笃定的说道。

  陈奕溟抬头看了张桐岭一眼,亚低声说道:“刚才那么多人中,你有没有觉得面熟之人?”

  “没有呀,我们没来过云榆,怎么会和他们面熟呢?”张桐岭一脸疑惑的说道。

  陈奕溟压低声音说道:“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特意向黄国章打听那个年青人吗,我觉得他有点面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张桐岭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忙不迭的出声说道:“你说的是那个常务副县长凌志远?他作为副职却拉拢了一大帮人和姓秦的唱对台戏,他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你说的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陈奕溟一脸阴沉的说道,“黄国章说姓凌的是从浙东调任过来,不会是我们上次在浙东时和他照过面吧?”

  张桐岭不敢掉以轻心,仔细思索了一会之后,沉声说道:“可能性不大,我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应该没见过他!”

  “哦,难道是我神经过敏了?”陈奕溟低声自语道。

  “陈哥,你知道我的本事的,只要是打过照面的人,不说百分之百记的,但多少会有点印象。”张桐岭自信满满的说道,“我可以百分之百认定,在这之前,我绝没见过这个人。”

  最FV新uD章节(。上`酷匠;网0y_

  陈奕溟脸上的疑惑之色更甚了,沉声说道:“照此说来的话,应该是我多虑了,但也不得不防,下面我们一定要小心行事,绝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绝不会有事的!”张桐岭沉声说道。

  陈奕溟轻点了一下头,开口说道:“那就好,差不多了,出去吧,别让黄县长久等了。”

  见到张、陈两人从桑拿房里出来之后,黄国章面带微笑的迎上去,开口说道:“两位老总,你们先冲一下,我上去帮你们安排一下,房间号是666和888。”

  “好的,黄县长费心了!”张桐岭轻点了一下头,开口说道。

  黄国章听后,连忙开口说道:“张总客气了,应该的,两位请!”

  深夜将近十二点,副县长黄国章的秘书王翔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在这之前,他便听说过金色池塘里种种传说,今日总算亲身尝试了一番,不得不说,那感觉真是舒服上天了。

  王翔伸手打开家门之时动作非常轻,小心翼翼的,生怕因此惊动了新婚不久的妻子。

  啪的一声打开灯之后,王翔陡然发现妻子庄晓丽正坐在沙发上很是吃了一惊,当即便出声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问话之时,王翔竭力装出一副自然的样子,生怕妻子看出破绽来。

  “我在等你回来,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庄晓丽冷声质问道。

  “老板陪两位南粤过来的投资商吃饭,我当然得陪着了。”王翔说话的同时,便抬脚向卫生间走去,不想和妻子多交流。

  庄晓丽见此状况后,站起身快步走过来,拦住了王翔的去路。

  “等会,你们老板陪两位投资商吃饭,一直吃到这会吗?”庄晓丽说话的同时,伸手指了指墙上的挂钟。

  这会已十二点多了,晚饭再怎么吃也不可能吃到这会,难怪庄晓丽会起疑。

  王翔见此状况后,不耐烦的说道:“吃完饭之后打牌的,领导不走,难道我能先回来,哪儿这么多的废话!”

  庄晓丽心里本就不快,见王翔竟然恶人先告状,当即便怒了,出声喝道:“姓王的,睁开你的狗眼对着镜子去照一照,打牌头发会湿漉漉的呀,你在休闲中心的浴池里打的牌吧?”

  王翔听到这话后,这才意识到问题出在哪儿。风流快活过之后,他又去冲洗了一下,由于下意识的认为这么晚了,妻子一定睡觉了,没想到湿漉漉的头发露出了马脚。

  “打完牌之后,老板招呼去洗了个澡,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王翔一脸不快的说道。

  “只是洗了个澡吗,没干点别的?”庄晓丽一脸阴沉的问道。

  “我老板可是县领导,怎么可能干别的呢,你胡思乱想什么呢?”王翔怒声说道。

  庄晓丽针锋相对道:“不是我胡思乱想,而是你们胡作非为,姓黄的是狗屁县领导,别以为你们干的那些龌蹉事,我不知道,惹火了老娘,全替你们捅出去。”

  王翔听到这话后,当即便蔫了,忙不迭的说道:“行了,别乱说,今天是我不对,没事先和你打招呼,我道歉,这总行了吧?”

  “不行,明天去问问姓黄的,提拔你任副主任的事怎么说的,再没有下文,我便去纪委举报他了!”庄晓丽一脸愤怒的说道,“上次说好让你任招待所长的,转眼便不认账了,他就是个小人。”

  看着妻子一脸激动的表情,王翔不敢招惹她,忙不迭的说道:“行,我明天就去问这事,总行了吧?”

  “这可是你说的,明天晚上给我一个明确的结果,否则,后天我便去市纪委举报他。”庄晓丽一脸愤怒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骑鹤人说:   雕刻命运兄台解封两章,骑鹤致谢!另感谢奋斗滴璐哥兄台和另外五位兄台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