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华灯初上,江水粼粼,珍珠号矗立在江边,等待着富甲名媛的到来。如同它的名字一般,绚烂夺目,耀人眼球。上面有六层客用甲板,端的是每层富丽堂皇,远远望上去,一派金碧辉煌。

韩笑将我送到岸边,嘱咐我万事当心,就转尾离去。看了看身上的礼服,哑然失笑,全身行头加起来足足值两万多块钱,比我整个人还要贵。本来我不想要的,可她们说你既然要装有钱人,就不能穿个几十块钱的地摊货去瞎忽悠。这个钱说是韩笑个人赞助的,等任务完成奖励下来还是要还她的。

摸了摸口袋里五十万的银行卡,心疼的更加厉害了。因为这钱算是陈寿私人的,所以这钱也是要还的。当然我也可以不换,可那必然就要卖屁股了。

唉,为什么不给我拨公款,什么都要我还,老子有个屁钱,任务还没有开始,就发现加入华夏神秘局有点坑爹了。

还想上去潇洒呢,这下可好,等下除非有紧急情况,不然一分钱都不花。想通这一点,大步向珍珠号迈去。

当我的双脚站到珍珠号上时,突然有点不真实的感觉,没想到我这个穷二代有一天会站在这么高大上的地方。

江轮甲板上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从穿着上都看的出富贵。当然不乏很多暴发户,镶金带银,就怕别人不知道他如何富有。

跟着众人慢慢进入珍珠号内部,顿时就有点傻眼。为了不露出我没见过世面的本质,只好将所有的惊叹埋在肚子里。

虽然没有去到上面几层,就这单单一层的装饰,已经非豪华富贵不能形容。

“这位先生,您好。我看您面生,是第一次来吧。”一个侍应模样的人来到我身边说道。

我朝他点了点头。

“请您跟我来,我们需要跟您办理入内手续”侍应奉承的说道。

恍然怪不得进来的人都有很多的侍应围上去,原来就像是看演唱会一般,需要买门票的啊。

看着银行卡上静静流出的三万块钱,我得心疼的要滴血了。这尼玛的光门票就要三万块,果然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

通过侍应的引导,我才算是真正进入珍珠号的内部。侍应大致给我解释了整个珍珠号的情况,一楼是赌场,二楼是舞厅,三楼是餐厅,四到五楼都是客房,可以居住,但一晚的费用就要8888元,简直是无法理喻。六楼则是江轮的控制部分,他没有过多的说,我也就没有细问。

将他强行的打发走,不然万一一会儿问我要小费,哥可怎么办哇。

赌场内人声鼎沸,每张桌子前都围坐着不少人,很多机器的面前也拥着不少人。我绕了四周看了看,许多东西我都不甚了解。简单的知道百家乐、梭哈、赌大小之类的,其他的就不明所以。

都说赌桌上看人,一看一个准。每个人输钱或者是赢钱也好,情绪都纷纷挂在脸上,有得人输了,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都说让我来调查,可这漫无头绪,从哪里入手比较好呢,真是头大啊。

按照韩笑她们的情报来说,这个珍珠号属于陈氏集团,那么这个集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加之警察调查,回去之后就疯了,极有可能是受到精神催眠了,换句话说,这江轮上最起码有个善于催眠的精神操控者。

到底是谁呢?站在这个赌场的正中央,慢慢扫视四周,却没有什么很好的发现。突然一双眸子迎了上来,眸子中带着残忍霸道,只一眼我就赶忙撇开。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瞎看,但心里已经给那人划上了问号。那个人绝对有问题,我转过身,但依然感觉到那人在观察我。

这并不是我得什么能力,只是一种本能。我想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被人在身后跟踪的时候,心里总有中被偷窥的感觉。

为了打消那人的疑心,我特地咬碎牙换了十万块钱的筹码。因为最低兑换额度就是十万,我嘞个擦。

来到一个人不是很多的桌前,赌大小。啪,扔了一个一万块钱的筹码在小上面,结果开了个6,4,5出来。

转瞬之间一万块钱就飞到别人的怀抱去了,这消费的快感还没有享受到,钱却没了。

心里恨的要命,表面上却装成毫不在意,毕竟咱还得装富二代不是。

如此反复地赌了几把,钱输的还剩三万了。哎呦,真是流年不利啊,竟然一次都没有猜对。

“小兄弟,你简直是扫把星转世,你投哪边哪边输啊。“坐我旁边一个老头说道,满脸的幸灾乐祸。

草,就这老头赢得多,每次我投什么,他就反着来,吗的,结果钱都被他赚去了。

被他这话一激,我一火,三万的筹码直接扔到了豹子上面。

“哎呦,这小子还投豹子上面,不知道概率多小吗?““找死,让他亏死算了。“旁边的人左一言右一语,说的我都烦了,本来我还准备将筹码拿回来重压,被他们这么一说,我却不高兴拿了,就压豹子。

等所有人纷纷投完筹码,荷官开始熟练地摇起骰钟。

啪!

骰钟放置到了桌上,我得心也跟着提了起来。这要是再输了,哥真是无地自容了。骰钟慢慢打开了,露出一个2,接着又是一个2,最后一个竟然还是2。

“啊,哈哈,这尼玛,不好意思了各位“经过短暂的失神,反映了过来,我赢了,只有我一个人压了豹子。

看着成堆的筹码被划到我面前,我开心坏了。算算,门口最起码有二十万之多,一把就大翻身。身后如毒蝎般的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撤离而去。我回头扫了扫那个方位,那人已经离开了。

既然那人不再,就没有在赌下去的必要。美滋滋的去找侍应兑换筹码,这样算下来自己还能赚几万,哈哈。

一楼既然可疑的目标消失了,我就准备去二楼看看,说不定有什么重大的发现。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二楼竟然遇到个熟人,此人正是我得美女老板,潇月馨。她看见我的时候,明显也是一阵错愕。

“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在这里?“我们两人同时问道。

“我是陪朋友过来玩的“潇月馨指着远处舞池里正在跳舞的一对年轻人。

只是舞池灯光虽然柔和,却是比较黯淡,让人看不清楚她所指的人是什么模样。而我和潇月馨所站位置,是稍微远离舞池的地方,灯光比较明亮。这里放着几个长桌,上面摆放着很多自助的食物。

我本是想来拼死想吃回门票钱的,却意外遇到前来吃东西的潇月馨。

“我,也是来玩的“我支支吾吾说道,可不敢和她说实话。

“哦,你也是来玩的啊,看来你这家伙挺有钱啊,之前还骗我没钱,让我帮找工作。骗子哦。“显然潇月馨今天心情不错,说话时略带笑容,尤其最后三个字更是拖着长音,值得玩味。

她的笑容不同于韩笑绚烂的红玫瑰,跟偏向于百合的清纯。一身黑色晚礼裙,两侧的耳坠熠熠生辉,乌黑的秀发完成一个美人髻,俏皮的样子既清纯又诱惑,两个原本矛盾的因素,却在潇月馨的身上完美的融合了。

刚想说什么,一个轻佻的声音响了起来。

“馨馨,他是谁?“说话的人身材匀称,长的也比较帅气,穿的一身纯白礼服,望着我的神情有轻佻,有不屑。

“他是谁有必要告诉你吗?还有,陈峰,请你叫我全名,馨馨两个字不是你可以叫的“潇月馨皱了皱眉说道。

看见这个叫陈峰的人一副盛气临人的样子,我就不爽。本来还害怕这人和潇月馨有什么关系,但看见潇月馨如此不爽,就明白一切。

肯定是陈峰在追求潇月馨,而潇月馨拒绝后,这厮还在死缠烂打。嘿嘿,现在不是摆明我英雄救美的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