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始终吃,可别给哥哥我省钱哦,嘿嘿”我笑着扫了扫四位美女,结果换来一片白眼。

  想想我是多么明智,在四个女人商量去哪个饭店的时候,我默默地将她们骗到了这个大排档。

  随随便便个大饭店没有个千把都说不过去,还是这里好既经济又实惠。况且这里的老板认识我,还能够便宜不少。

  众女哄哄闹闹,虽然嘴上抱怨着不满,但也仅仅觉得没有狠狠宰我而抱怨。看着她们大快朵颐的模样,我不禁莞尔,一群不错的女人。

  “来,来,喝起来”伊丽莎白举着酒瓶催促着我们。

  夜幕渐渐低垂,无数的灯光亮起,照亮了整座城市,来吃拍档的人越来越多。刚想和几女碰杯,不想讨厌的声音响了起来。

  “兄弟,艳福不浅啊,这么多美女陪着你,怎么着,让给哥哥玩玩。”声音戏虐之极。

  我转过头,发现面前站着四个赤着膊的男人,说话的是个身上有纹身,顶着光头的人。

  对于这种人,我一向是敬而远之,惹不起还躲不起嘛。可现在一下子被人欺负到头上来,我不禁给愣了,想着如何应对。

  “光头哥,和这小子什么废话,我们兄弟几个打他一顿,让他滚蛋,我们坐下来和几个小美人喝酒”光头后面一个人出声说道。

  听到这话,我皱了皱眉,这几个人明显不是好东西。被打我还真是不怕,可如果真的把几个女人留在这里,后果不堪设想。看了看周围的人,显然观看的人比较多,但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的。

  余倩,黄晨,唐念三女已经紧紧地靠在一起,精致的脸上爬满煞白,另一旁的伊丽莎白则很淡定,她静静地望着我,像是想让我做什么。

  “小子,你聋了啊”光头上来一把攒住我的衣服,将我强行拽了起来。

  “放手”我一把甩开了光头的手,愤怒地看着他。

  “哟,小子挺有个性。”光头后面另一个人站了出来,搭着我的肩膀说道。

  看来今天的事情不能善终了,我转头冲四女说到:“快走,我拦着他们。”

  话一出口,一个拳头轰了过来,还没有看清楚是谁,就打在了我脑门上。

  嗡!脑子一阵眩晕,接着剧烈的头疼感。吗的,真以为我不敢还手,豁出去了。

  也不管前面站着谁,攒着拳头就打了过去,结果却打了个空。

  “还敢还手,打他”光头喊了一声,四个人就围着我一阵拳打脚踢,刚开始我还能反击,后来感觉到太疼,就只能抱着头慢慢蹲下来。

  “这群狗,打人真是疼,诅咒他们不得好死。”我心里说道,以用来分散精神,让自己感觉不是那么疼。

  啊!啊!啊!啊!

  突然四声狼嚎传来,我抬头看去。光头四人全部躺在地上,全部弓着身子,手捂着裤裆。表情狰狞,样子像是受到了极其的创伤。

  “叫你们欺负人。”伊丽莎白一脚踏在光头身上,高高的鞋跟踩在肉上,疼得光头龇牙咧嘴,直喊饶命。

  “滚!”伊丽莎白踢了一脚,四人如蒙大赦,赶紧捂着滚蛋了。

  看着周围的人震惊的模样,我不觉好奇,一个女人有这么厉害嘛。我慢慢挪着身子,靠了过去。虽说被打了一顿,但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并不碍事。

  “你怎么做到,这怎么可能啊?”我对着伊丽莎白说道。

  结果换来她一道白眼,“很简单啊”说着,她那纯蓝的美眸向着我身下瞟了瞟。

  我浑身一个机灵,感觉到下面有阴风阵阵,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看了看周围原本还有些准备上来献殷勤的男人,全都一脸肉痛的模样站在原地,不敢过来,我像是明白了什么。

  “没死,过来继续喝酒。”伊丽莎白冲我说道。

  其他三个女人经过短暂震惊后,已经恢复过来,看着我没事,松了口气,便同伊丽莎白一样举着大大的酒瓶等着我。无奈,只好跟她们喝了起来,慢慢地发现这几个妞有意无意灌着我喝酒。等我醒悟的时候,桌前已然放着七八瓶空酒瓶子了。

  伊丽莎白也很猛,吵囔之间四五瓶下肚了,白皙的脸庞上飘抹着腮红,丰润的红唇更加娇艳欲滴。

  另外一边三个女人,尽管没有她那么凶猛,也都是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人。

  还好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没事就跟人喝酒,不然真让几个女人放倒,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死了。

  最后只喝得几女大呼求饶,我嘿嘿一笑。余倩和黄晨还算神智清醒,小丫头唐念已经趴着桌上轻声打呼了。

  伊丽莎白满面红光,嘴里唱着不知名的歌曲,张扬舞爪跳了起来像是个疯子,不过算是个有异域风味身材姣好的疯子。

  周围的男人纷纷投以绿绿的眼神望着她,如果眼神可以吃掉一个人的话,我想她最起码被吃了千万次了。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令人向往,不过想到她之前的模样,没有一个人敢过来。

  我是最近的,看的是最仔细。不过为了不给别人留下坏印象。我只能强逼着自己望着别处,可每每余光扫过,总是忍不住驻足。“该死的,穿什么低胸的衣服,还跳什么舞,这不是害人吗?”心里愤愤道,看着别人投来嫉妒的眼神,我只想说她还不是我的女人唉。

  “不早了,回去了。”余倩说道。看了看我们几个人又说道:“杨逸,你将伊丽莎白送回去,我把她们俩送回去。”

  “不用”伊丽莎白含糊着说道,但却有点站不稳。

  余倩拉着唐念走,结果这小丫头站起又差点摔倒,惊得黄晨赶忙将她扶住。目送三人上了出租车,我回到座位,问清楚伊丽莎白住所,就去结账准备送她回去了。

  宏景小区算是C市顶尖的住宅区了,住进去之前房子都是装修好的,采用的都是智能化设备。当时我也只是在报纸上看看,没想到有机会能进来看看。

  伊丽莎白经过一阵兴奋,现在一下子停下来,就瞌睡到不行。我只能让她依着我,然后扶着她的腰。别说,这女人身材真好,腰上一丝赘肉都没有,若有似无的香味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加之两人肌肤相近,我开始有点心猿意马了。

  “好漂亮啊”我打开她的房门不禁赞叹道。我将她扶到沙发旁,给她拿了个靠枕让她躺着。从来没有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准备打量一番再走。

  绕着屋子转了起来,这是个三室一厅,加起来差不多130平方米,装修得非常好。我打开主卧,从外面看了看。虽然没开灯,但也能看出这个屋子是粉红色的格调,煞是可爱。关上门,又突然想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

  于是又把门打开,眼睛望里面扫了扫,忽然发现好像多了些什么东西。两个人形的身影站在床前,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幽幽红光从眼中射了过来。

  吓得我啪一下把门关了起来,使劲揉了揉眼睛,壮着胆子又把门打开,发现那两个身影不见了。

  太邪门了,我关上门,退到客厅。令人惊悚的事情发现了,客厅站着两个人,无声无息,就像不存在那般。

  心里怦怦直跳,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两人都是外国人的模样,有着金色的头发,将近两米的身高,脸上一丝血丝都没有,毫无生机的站在那里。

  “你们是?”我吓得话开始都说不直溜,虽然很想弄明白两个人的身份,都更怕他们回答,因为如果能够回答,证明他们是有思想的,那更加可怕。

  出人意料的是两人都没有回答,看到两人站在伊丽莎白躺着的沙发不远处,我毛骨悚然。

  更s新最{@快=上,}酷◇匠|8网

  “怎么办?”我问自己,内心里想开溜,但又觉得不合适。最终勇敢战胜了怯懦,我决定将伊丽莎白带走。

  口中不断咏颂着“阿弥陀佛”来给自己壮胆,身子一点点靠近沙发,眼睛时刻注意着不远处的两个人。

  近了,近了,我的手快即将要碰到伊丽莎白了。

  就在这时,两个人突然张开了眼睛,眼中血红色一片,与客厅白炽的灯光相对格外明显,画面诡异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