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怎么会在医院,是谁救的我,还把我送进医院。而那个在我迷迷糊糊时说话的人又是谁,难道是梦?”我从病床上坐了起来,身上除了酸痛外,并没有其他感觉。

  万幸啊!

  咚!咚!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心想医生什么时候这么讲礼貌了。不应该都属螃蟹,横着走的嘛。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可人儿。秀丽的长发齐齐的披在瘦削的肩膀上,一袭白色连衣裙,衬托出衣裳主人姣好的气质。望上瞧那张美丽的面容,不是我救的女人又是何人呢?

  “你醒了啊,太好了。你都昏迷了一天,医生给你检查,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我还以为你要昏迷好久呢”女人欣喜地说道。

  她的声音很悦耳,话里的关心让人非常舒服。在这个物欲横流,人心冷漠的年代,这样真心的关心不多了。

  嗯,算是回答吧,因为我不清楚该说些什么,脑子里的想法很多,却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

  “谢谢您,救了我,我叫潇月馨。”说着,她几步走到我的身边,不过却没有太过靠近。这种距离既不失分寸,又不显得不礼貌,看来她是深谙此道的高手。

  她身上沁人的香气传来,让我心头狂热起来。看向她的脸,发现尽管在笑,但眼角还是挂着一丝黯淡。

  “难道是她的那个朋友死了?”想了想,除了这个可能,貌似也没有其他的解释。

  “嗯,我叫杨逸,你那个朋友怎么样了?”出于关心,我还是问了出口。

  “警察还在找,只是”潇月馨说着,话里哽咽无比,眼睛里闪着晶莹的泪花。“对不起,我去个洗手间”她匆匆冲向房间里的洗手间,也不管我的反映。

  那么长时间找不到,除了死了,还有别的可能吗?看到潇月馨难过的样子,就知道那个人在她心中的位置,难道是她的男朋友?我摇了摇头,觉得可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要知道我现在只是个被人甩的可怜虫,怎么可能对她有这种贪婪的念头。平民和公主,两层世界,两种生活,永远不可能在一起。即使我救了她的命,她也只会感激我,而不会爱上我。

  看她进去了许久,我也坐不住了。起身准备去看看,毕竟她哭着进去的画面,显而易见,那么娇媚的可人哭坏了,我还是不忍心。

  不知道是谁安排我住在单独的病房,真算是应有尽有,看这配套设施,得要多少钱啊。心里一阵肉疼,不会要我给钱吧。

  带着不快的心情,打开了厕所的门。可能是开门声音比较轻,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反而是我一下子肾上腺素急升,荷尔蒙迅速的分泌。原本到嘴边安慰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此刻的潇月馨正在上厕所,白色的连衣裙拢在大腿上,那若隐若现的大腿根部引人遐想。而她此刻眼神比较呆滞,眼边含着泪水,明显想事情出神了。

  可苦了我,此刻我进退不得,浑身都不敢乱动。虽说房间开着空调,但我背上已经湿了一块。救命恩人变成色狼,事情可就大条了。

  潇月馨动了动,好像是要转头,吓得我是亡魂皆冒。

  最}新‘章节8上D酷…☆匠◇网《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除了默念这个,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果然她看了过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好像看不到我,又将视线挪开了。我趁机挪了出去。只听见她说,“我记得明明关了门,门怎么开了,奇怪。”

  回到病床上,想到她说的话,又想到她上厕所的画面,忍不住幻想起来。都说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人最性感,要露不露才折磨人。加之潇月馨天使般的脸皮,让人不兴奋都不行,不知不觉身下起反映了。

  嗒!嗒!嗒!

  声音由远极近,看来她要出来了。赶忙将被子遮在身上,避免尴尬。

  “对不起,杨先生,让你见笑话了。我一会儿还有会议,必需马上走了。这是一张十万块钱的支票,是感谢你救了我的命,还将我送到医院来。”潇月馨说道,从包里拿着一张支票,看来早就做好打算。哭花的妆容,明显又补过了。

  送她去医院,怎么可能。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明明是自己快死的时候,被人救了起来,然后听见有人说了莫名其妙的话,再接着晕过去,最后在医院醒来。为什么潇月馨要那么说?

  “你刚才说什么?”我怕自己听错了,又问了她。

  结果得到的答案是一样的,这让我深深的不安,仿佛背后又一只巨大的黑手在操控着一切。

  后来我还是拒绝了她的支票,毕竟我并不是冲钱才去救人的。最后潇月馨留了张名片给我,如果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就打电话给她。另外还嘱咐我可以随时出院,至于医药费都有她来报销。

  虽然我很想说不用了,不过我真的没钱。身上还是救人时的衣服,不过口袋里已经空空如也,就不打肿脸充胖子。

  她走后没多久我也出院了,医院这种地方消费不起,就算不是自己花钱,也会觉得莫名心疼。

  医院离我住的地方不远,满打满算半个小时就走到了。快到住的地方时,已经是傍晚十分,莫名发现很多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说着什么戴绿帽,豪车之类的话。

  呵呵,我露出一丝苦笑,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国人热衷别人家闲事的技能,什么时候都在发动啊。

  不理众人,回到家门口,熟练的从门前地毯下掏出备用钥匙。家里没有了熟悉的人,孤单单的只有我一个人。突然又想起陈莉,如果我也有钱也有能力,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

  嗯,我要变牛逼,要无数美女向我投怀送抱,无尽地金钱让我消费。要是有超人那种能力,是不是很拉风。

  脑海中歪歪着,不禁想起个问题。为什么潇月馨看不见我?难道我会隐身?一想到可能的结果,就有点小激动。来到镜子前,心中默念,我会隐身,我会隐身。在医院的一幕又出现了,镜子中我的身体已经消失。

  牛掰啊,忍不住大声笑出来,身子慢慢的从镜子中显现出来。以后想偷看哪个姑娘洗澡不成啊,不对,该说做什么事情成功不了啊。不过,貌似这技能没什么用啊。

  试试看,隐身出去转转。锁上门站在楼道口,犹豫着去哪里。我们这栋楼共有六层,每层两户,一户是一室一厅,另一户是两室一厅。我住在四楼,对门住着个寡妇姓刘,自丈夫死后,整个人如同觉醒般,泼辣到不得了,吵架的本事也是远近闻名,要不去她屋里看看,不过怎么进去呢?

  还在思考的时候,发现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走了上来,我认得这人,是住在五楼的,姓王在工商局工作。我还以为他要回家,却没想到在刘寡妇家停了下来。

  咚咚!

  咚!

  敲的很有节奏声,门开了,露出了那张微黄的脸。不得不说刘寡妇姿色还不错,身材比较丰满。很多人都想跟她有一腿,都被她骂跑了,没想到王胖子成了她的恩客。

  “快,让我亲亲,小宝贝。”王胖子一个箭步冲进去抱住刘寡妇乱啃起来,居然连门都不关,真是饥渴到啥地步了。我也跟了进去,看着刘寡妇慢慢的关上了门,然后看着他们慢慢的脱掉衣服,一阵呕吐感袭来。这胖子腋臭好严重,而且满是肥肉看了都受不了,真不知道刘寡妇怎么受得了。

  王胖子将刘寡妇抱紧了卧室,我就没有跟进去。想到刘寡妇平时经常欺负我,脑子中闪过一个念头。于是我悄悄走到门口,将门打开,而且开到边。谁让你们自己不关卧室门,我只好给你们现场直播了。

  开开心心回到自己家,坐等好戏到来。

  “你们这对不要脸的畜生,王胖子我要跟你离婚,我不活了我”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我听出来,是王胖子老婆刘丽的声音。这女人平时势利的很,总觉得自己老公牛叉在工商局上班,都拿鼻子看人。不整你整谁啊,嘿嘿。

  我等了几分钟打开门,准备去看热闹,却发现楼道已经挤满了看笑话的人。

  不禁再次感叹,国人的好奇心还真是强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