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陈莉一记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我知道我们结束了。看着她慢慢收拾行李的背影,我的视线开始模糊。

  我叫杨逸,是个毕业两年的大学生,当初为了能够和女朋友在一起,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熟悉的J市,来到了这座滨江城市C市。租下现在所处的一室一厅,原本以为我们会像热恋时那样相知相爱直到永远。

  可一切似乎不那么如意,由于近几年经济发展不景气,导致我所学专业地工作大幅度裁员,我被迫只能从事电话销售这种不需要任何门槛,就能胜任地工作。做过这行的人都知道,工资不稳定,可最高的时候我一个月也就只有三四千。

  刚开始陈莉还能鼓励我加油,可是后来鼓励渐渐变成质问,质问变成争吵,最后变成如今的局面。

  我不怨恨她物质,不恼她如此势利,归根究底只是自己无能罢了。

  “陈莉”我喊住了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怔怔地注视着她的背影。

  她纤弱的身体愣了几秒,然后默默地转身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接着便从我身边拎着行李出门,全程再无一句话。

  不知道此刻心中的感觉用什么来形容,是痛苦中夹杂着麻木,还是无奈中夹杂着不舍。我锁上门静静的跟着她,想看着她慢慢走出我的世界,走出我的脑海。

  “BMW”一个我做梦都买不起的车子料峭的停在那里,等到陈莉走过去,一个胖到如同球一般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体贴的为她打开车门。她开心地踮起脚尖在胖子脸上亲了下,就钻进了车。

  我知道她发现了我一直跟在她后面,所以才会如此刺激我。可是你伤我的还不够吗?

  嗡嗡!

  %酷^!匠、网{首g(发P#

  汽车绝尘而去,只留下心碎无痕的我站在原地。一时间感觉胸口像是堵着什么,再不释放出来就要死去一样。

  擦了擦眼边的泪水,走到方便打的的路段,拦了辆车,想去江边散散心。可这么件小事却也不容易。

  “小兄弟,都快凌晨十二点了,去江边不大好吧”司机师傅不情愿地说道。其实我知道,他是想在市中心这段做生意,毕竟C市夜生活正开始,打的地生意也跟着红火。最后在我许诺三倍车费的情况下,终于坐上了这辆车。

  司机师傅看起来四十出头,头发像是鸟巢般顶在头上,甚是滑稽。以前常听人说的哥地姐是世界上最八卦的生物,原本不相信,不过现在信了。

  “小兄弟,怎么不开心?”

  “是不是因为女人?”

  “我跟你说这女人啊”

  我没有理会鸟巢的哥如同话痨般地发问,而是靠在窗子口看着外面。

  外面灯红酒绿,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纸迷金醉,沉迷在销魂的午夜里。不知道陈莉会不会在那个胖子身下婉转承欢,曲意逢迎呢。思绪如柳,一时却不知道摇摆到哪里去了。

  “到了,我说你这小兄弟怎么不说话,我跟你说”鸟巢的哥不停抱怨着,仿似不理他是多大地错事。

  我赶紧付完钱,快步地离开了。心情不好的时候,真心烦这些话痨。

  八月的江风吹的人凉爽无比,风中夹带着点点水珠打到人身上凉飕飕地。猛吸一口气,竟是江水的味道。远处江面上升腾着一抹雾气,在夜空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神秘靓丽。

  我跨坐在护栏上,冲着远处嘶吼,发泄着心中得不快。反正没有人会在这个时间点来江边,周围除了蛙叫,还有不知名的虫儿叫,就只剩下远离我几百米处连接C市和Z市得跨江大桥上,传出地汽车声音,因此我毫无忌惮。

  吼了许久,连喉咙都嘶哑了。我便停了下来,聆听着大自然传来的纯美之音。可是听了一会儿感觉有点不对劲,好像有个女人在喊救命。寻着声音方向望去,在薄雾的笼罩下,有个黑影在江里不断涌动着。

  “还好我从小到大是在水里泡大的,不然还真没办法救人”我双手捂在最前,哈了哈气,然后在用手往暴露在外的肌肤上擦了几下,就迅速地跳进江里。虽说做好了准备,但没想到江水那么凉。

  咝,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看了看貌似距离那个黑影还有百十米不到地距离,深吸一口气用力地向目标游过去。江水不断地灌进我的嘴里耳朵里,牙齿冻的上下哆嗦。

  近了!近了!

  眼瞧那个黑影慢慢映成了一个女人,只是看不清容颜。可能是浸在水里太久的缘故,女人明显体力不止,开始往水里沉下去。

  我猛吸一口气,钻进水里,抱住她的腰将她头部顶出水面,让她能够呼吸。出于想活命的本能,她伸出手把我的头用力地往水里推。

  靠,突然的变故让我措手不及,一下子呛进喉咙不少水。我急忙控制住她地手,然后钻出水面,也不管她能不能听到,“你不想活别害我,你要是想活就别乱动。”

  真是火大,救人差点没把自己救没了,所以言语中颇有不忿。

  女人似是听懂了,任由我拖动着身体。还好这女人比较轻盈,如果换个重点的,可能连带着我一块石沉大江。

  真是费了吃奶的力气将她拖到江边,感觉累到不行,而且很困。但是理智告诉我绝对不能睡着,否则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

  啪!我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脸上火辣辣地疼痛让我清醒不少。看了看地上的女人闭着眼睛,呼吸弱有似无,怕是快不行了。身上冰凉的,可能冻僵了。

  救人救到底,运用大学学会的心脏按压法和人工呼吸,让她能够吐掉腹中的积水和呼吸。摩擦她地身体,让她麻木的身子能够温热起来。

  如此往返许久,女人终于伴随着咳嗽醒了过来。我一屁股坐了下来,累得我身上不知道是汗还是水。

  看着女人大口大口呼吸,才发现女人的身材非常好。被水浸湿地白色衬衫紧紧贴在肌肤上,玲珑的曲线一览无余,胸前的饱满随着呼吸起伏着,乌黑的秀发贴在脸上,让人看不清容貌。底下一条黑色包臀裙配合着黑色丝袜将修长的美腿包裹起来。

  猛吞了下口水,暗怪自己刚才那么正经,面对如此曼妙的身材竟然没有占便宜。唉!亏了啊。

  突然女人挣扎着用手撑地想要坐起来,只是身体还没有恢复,几次用力都没有成功。我赶紧过去将她扶在了怀里。才碰到她身体明显感觉到一颤,不过她没拒绝,我也乐得其所。

  “救,救,救人”女人声音柔柔弱弱,颤颤巍巍,尽管不大,我却刚好能听到。

  “还有人在水里?”我问道。这么长时间还有救吗,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在水里,到底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想着,却只说了这一句。

  “快,快去”女孩在我怀里扭捏起来,好像自己还有能力去救水中之人。几缕头发从脸颊滑落,露出了她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精致完美的小脸上挂着一对柳叶眉,漂亮的大眼睛中满含乞求地意愿。秀挺的琼鼻下,朱唇紧闭。

  我不禁呆了呆,“可你一个人在这里会有危险的”。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一个漂亮女人凌晨独自在江边,如果遇到几个见色心起的家伙,跑都没有希望。

  可女人似乎很执着,见我好像不乐意便扭动着想坐起来。不过这样以来,饱满的胸部就蹭在我手臂上。本来美人在怀就有点心猿意马,现在到好身上开始火热起来,底下也起了反映。

  “好吧,我在去看看”果然抵不过美女的哀求,将她放在栏杆旁,让她不至于倒下去。又回到水里,只是这时候地水要更加的冰凉。可江面空空如也,那还有第二个人啊。身体的热量急剧下降,我发现自己好像没有能力游回江边。眼皮越来越重,就像压上了重重的大山般快睁不开了。

  “要死了吗”脑海中浮现了这个念头,就挥散不去,如附骨之蛆。可笑,为了个女人,陪上自己的命。也罢,毕竟救了个人,也算是功德一件。我死了,陈莉会难过吗。我放弃了抵抗,带着无尽地杂念慢慢向水中沉去。

  意识开始涣散,模模糊糊听见有人说话,却不知道是谁。

  “臭小子,救了你是你的福气。不过接下来你做我的试验体,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有福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脑海中听到这句话,便觉得手上一痒又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躺在医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