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然深吸了一口气,尽力让忐忑的心情平静下来,“准备好了。”

  “我会尽力减缓你的痛苦,但这个过程依旧会无比艰难,”女子面色严肃起来,认真地说道,“席地而坐,运转剑气。”

  陌然点了点头,既然已经决定开始,自然不会再想退缩。就地坐了下来,闭上双眼,金黄的剑气有序运转,一层淡淡的金黄色浮现在周身。

  女子右手一指,彼岸花便缓缓飘到了陌然头顶正上方。

  “开始了。”女子颇为认真地说道,随后右手结印,对着彼岸花又是一弹。旋即彼岸花光芒大作,血红色的光芒如瀑布般倾泄而下,将陌然尽数包裹其中。

  陌然见到血红流光落下,下一刻难以言语的巨大压力降临,一股极为狂暴的力量进入陌然的身体,双眼一黑,险些晕了过去。陌然不敢犹豫,连忙充分调动体内的剑气,这才勉强支撑住身体。感到双眼无力睁开,陌然索性闭着眼睛,专心抵御着狂暴的力量。

  “这只是刚刚开始,彼岸花的消融毁灭之力会逐渐加强,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女子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听着让陌然安定了几分。

  不过,陌然之后才真正意识到女子所说这番话的含义。

  彼岸花的力量不仅十分狂暴,每过几十分钟就会增强数倍,这才不过几个小时,陌然的身体已经接近崩溃。

  感受到完全无法掌控的狂暴之力在体内和体外流转,陌然拼命运转剑气想要抵挡,八分剑气也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不过在彼岸花的作用下却让陌然有几分以卵击石的感觉。

  狂暴之力已将陌然体内的剑气消耗殆尽,近乎毁灭的力量开始在陌然体内肆意攻击,陌然想要防守,却有心无力,只能靠着坚强的意志忍受着痛苦而不让自己晕过去。

  片刻后。

  女子双手负于身后,任由着彼岸花自行作用,狂暴的力量流转在陌然四周,只是淡淡看着陌然,见到后者已经晕厥,“坚持到现在的话,勉强可以吧。”

  如果陌然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很吃惊,因为那让自己感到温暖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女子早已换成了另一副表情。

  女子皱了皱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后右手一挥,一道青色流光划过。

  下一刻,青色的流光穿过彼岸花的散发的力量,直接覆盖在陌然身上,细细一看,竟是将大部分狂暴之力抵挡在外。

  “该进行下一步了。”女子自言自语道,随后心念一动,小巧的彼岸花竟是缓缓展开,虽然只是完整彼岸花的一部分,但外表看去这依旧是一朵完整的小花,只不过略小而已。

  小花共有五瓣,其中一瓣缓缓亮了起来,血红的光芒竟是呈几何倍数增长起来,其中竟然夹杂着隐隐的蓝色。

  “剩下的就看你的造化了。”女子看着陌然轻声呢喃了一句,随后转过身去,摇了摇头,便消失在原地。

  此刻的陌然早就隔绝了外面的感知,在狂暴之力的作用下被折磨得几乎晕厥,就在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温和柔润的力量朝自己涌来,可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另一股更加恐怖的力量朝自己袭来。

  与之前的狂暴不同,这一次的力量让陌然觉得恐慌,那是一种极为血腥的了力量,与之前身体所承受的极端痛苦不同,这一次的力量让陌然在心理上感到恐慌和绝望。

  如同一片狂风暴雨席卷了神识,陌然已经失去了一切感知,唯有在恐慌与血腥之中不断挣扎。

  …

  百花阁内,不少弟子正在辛勤修炼,灵藏之事对于偌大的百花阁来说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数天之后众人都回归了宗门的正常生活。

  柳心雨独自坐在一边,罕见地没有修炼,只是一个人看着远方,原本动人的眼神却是显得无神。

  那个家伙已经消失一个月了,柳心雨想。

  可是,他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走了呢?难道是自己那阵子对他太冷漠了,他生气了?还是那天师父找他说了什么?

  一个一个的疑问在柳心雨脑海里闪过,一个月来,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她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了,可是答案并没有因为次数增多而出现。

  一个月前把陌然叫去师父房间,不久后师父就安排大家回百花阁,柳心雨有心问了几次陌然的下落,若水长老却是淡淡地说对方已经先行离去了。柳心雨想要再问,但若水却不给她机会,不是将她支走就是去办别的事情。

  自从那次匆匆一面之后,柳心雨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陌然了,也许,他真的只是回去了吧。

  至于龙门擂,不知为何,几大宗门又突然宣布取消之前的决定,只是随便派了个代表去挑点人算是完事。

  而柳心雨本来还想借去完成自己在龙门擂的比赛打听一下陌然的下落,却突然被师父严厉拒绝,虽然柳心雨并不在意这个比赛,但是对于若水长老的举动仍然感到奇怪。

  无奈之下想朝宗门派出的代表打听一下龙门擂决赛的情况,最后还是晓悦软磨硬泡得来的消息,说是陌然根本没有出现。

  对于若水长老和宗门的奇怪举动,柳心雨总觉得也许和陌然有什么关系,但是凭她的情况根本得不到答案。

  这个惹人厌的家伙,下次遇到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柳心雨这么想到。

  …

  “那些家伙怎么样了?”略微昏暗的房间里,她依旧同往常一样,紧紧包裹在一身黑衣和披风中。

  “除了上次灵藏之事偷袭心雨之外,最近似乎没有什么动静。”身旁的若水长老答道。

  更*新@c最,h快N上酷}匠网

  似乎预料到了一般,她毫无波动地点了点头,“灵藏之事,看来他们已经察觉到了什么。现在这么安静,是不想惊扰我们,怕被我们抓到尾巴。”

  若水长老眉头皱了皱,“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

  “当然要做,不仅要做,还要做得让他们心服口服。”她轻声说道,语气没有丝毫波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