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神秘护花使命

  陆天围着韩晓丽转了好几个圈儿,愣是没看出来。这丫头片子,虽然又换上了职业女性的服装,看上去显得成熟了些,但是应该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怎么就和自己的小姨这么熟呢?韩晓丽看陆天一直围着自己转,也不说话,以为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哪儿不对劲了呢,或者是自己装扮出了问题?总觉得怪怪的,神色显得有些不太自然。“小色鬼,在看什么呢?”当陆天转到自己的跟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漫长的事业线看的时候,韩晓丽终于忍不住了。没想到这小子看上去年纪不大,色心不小。在A市还没有几个人敢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不过陆天的这份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她倒是非常的欣赏。男人嘛,不光是要有强健的体魄,更要有强大的内心,这样才更加具备吸引力。“嘿嘿,我在看什么,难道丽姐不知道么?”陆天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韩晓丽有些轻浮的挑了几下眉梢。被一个男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壕沟,韩晓丽还是头一回觉得脸红。这小子倒也坦白,至少不像有些虚伪的家伙,敢做不敢承认。韩晓丽双手叉着腰白了陆天一眼,然后没有好气的朝着陆天说道:“你到底还想不想听了?你小姨交待的,你就这么不上心?”小姨和老爷子都是一手把自己拉扯大的人。陆天原本是个孤儿,后来被老爷子在十岁左右领回了家,认做了亲儿子,还入了族谱。据说小姨也是老爷子领回来的,因为和老爷子年纪相差十来岁,做女儿有些不大合适,所以干脆整了个平辈儿,认了干妹妹。十八岁那年陆天就被老爷子送进了部队。因为老爷子的特殊身份,上头特招陆天成为了接替老爷子成为国家重点培养的苗子。在军队历时五年,经过了无数次的艰苦训练和实战演习,终于让一个乖巧可爱的小男孩成为了一个高大伟岸的男子汉。不愧是姐妹,就这架势都和小姨这么像,不过韩晓丽生气发嗲的样子还挺好看的。或许蜕下了伪装在外表的坚强和面具,每个人都是可爱的吧。“成,成,成!我想听还不行么?”陆天强忍着笑意,连连答应。“跟我来!”韩晓丽撩下一句话,便扭头朝着前方走去。……“赶紧脱!”“快脱,还等什么呢?……”“磨蹭个什么劲呢?说你呢!……”星辉私人会所的底层地下室内舞池中央,一个脱衣女郎正在围着一根钢管大跳脱衣舞。舞池的四周到处弥漫着古巴雪茄和xo的浓烈酒味。十几个身穿华丽西装,脖子和手腕上挂着金光闪闪的粗金链子的三十出头的人正对着舞池中央的跳脱衣舞的女郎放肆的催促叫骂着。眼花缭乱的灯红酒绿,渲染着奢靡之风,将地下酒吧笼罩上了一层妖娆艳丽之气。那个身上脱的只剩下最后一条内裤的脱衣女郎,在众人的怂恿催促下,只得面带微笑的将这个黑色镂空的小内裤蜕去,拿在头顶来回的旋转着,对着注视着自己的这些男人们一阵浪叫。柳叶腰,瓜子脸,长腿,美翘臀,深v,童颜巨乳,在这眩目迷离的闪光灯下,脱衣女郎的精彩表演将男人们的兴致一下子推到了最高点。“嗷唔!……”“宝贝儿,哥哥有点抗不住了!”“哈哈……”到处肆意着暧昧,美女与野兽的游戏好像在蠢蠢欲动着,陆天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高档法国私人会所地下竟然也会有这么俗气的脱衣舞表演。看来这样的产业真的是在A市生根发芽了,哪儿都是一样的。“看什么看?当心眼珠子掉出来!别惹事儿,快过来!”当兵的都有些正义感和疾恶如仇。陆天年轻气盛,虽然也见过不少的市面,但是韩晓丽还是怕他给自己惹事儿。正儿八经的生意带来的收益很小,而这样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几乎在A市到处都有。韩晓丽这儿算是低调的了,不少的商务会所,酒店,酒吧,美容院甚至是赌场都有这样的特殊服务。吹拉弹唱,一应俱全。只有你猜不到的,没有你得不到的。有钱,什么都好商量。小姨就是帝豪商务会所的老板娘,陆天对于这些怎么会不知道?他只是有些奇怪,这些舞池摇曳着的男男女女他们到底缺少些什么,又在寻找些什么。是填补寂寞还是寻求刺激?……星辉私人会所的地下酒吧拐角处一个僻静的包厢内,一个身着豹纹黑丝的时尚女郎将红唇靠近了酒杯,然后轻轻的晃悠了几下,头一仰,干尽了杯中酒。成熟稳重,高挑性感。这就是A市夜场撑起了半边天的女老板陆玉娇。出来混的没有几个不知道她火玫瑰的名号。她就像是一簇火光,可以瞬间点燃每一个男人心中的那个小宇宙,让人彻底的沸腾。“小姨?!”陆天愣住了。没想到竟然小姨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而且还穿的这么少。“快进去,还愣着干什么?”陆天还没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被韩晓丽在后面推搡着进了包间。“啪!”突然门被重重的关了起来,而且门被瞬间反锁了起来。陆天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装饰特别豪华之外,这个包间内还比别的地方多了一个真皮的老板椅和一个红木的办公桌以及一套办公用品,还有几个真皮沙发,其他什么都没有。包厢弥漫着些许女士香烟的清凉味儿,外面吵杂的声音根本就一点儿也听不到。这儿的隔音效果不错,只是氛围有些不大对劲。陆天在努力的想着自己最近有没有干了什么事儿惹小姨不开心了,看这架势觉得怪怪的。“陆天,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穿着光鲜,手举红酒杯的贵妇端坐在老板椅上轻轻的晃动着杯中已经斟满的红酒,还时不时的将自己的鼻子放在酒杯的杯口上细嗅着。“46年的LAFER有没有兴趣来点?”贵妇突然转移了话题将酒杯递给了少年。少年接过酒杯微微的含了一口在嘴里,细细的品味着。红酒在舌尖山慢慢的划过,从苦涩渐渐的变成了清香和甘甜。“人生就像是这红酒,有苦有甜,但是不管是哪种人生,都属于自己。至于你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没有人可以阻止你。就像外面的那些客人他们出了钱,那他们做什么在我这儿都是合法的,而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对得起他们的消费如此而已。”贵妇从少年的手中夺过酒杯一口干掉了杯中的红酒,然后继续说道:“要强,要比任何人都强,那个时候你才有资格去评价一件事情的对错!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历史都是由胜利者在书写!你现在的不服气证明不了什么,只能证明你的懦弱和无能!”胜利者?变强?!“哼!”陆天冷笑了一声。心中不断的质问着自己,难道现在的我还不够强么?嗯?!不对!在我这儿?!这里明明……韩晓丽走到陆天的跟前笑盈盈的说道:“星辉私人会所大部分的股权都是你小姨的,我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所以你现在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了?哈哈!”看着还愣神没有理清头绪的陆天,韩晓丽如实相告。帝豪商务会所是小姨的产业没错,但是韩晓丽的这家法国私人会所居然有小姨百分之七十的股权,这一点陆天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小姨告诉自己这些到底是为什么?最近老头子也怪怪的,对自己特别的关心,一个劲儿的催自己去读书,然后就是和这个比和那个比的。陆天总觉得老头子和小姨在隐瞒着自己什么事儿。“小姨,你费这么大功夫把我叫来,该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道理这么简单吧?”陆天知道小姨在A市举手投足都能够震彻半边天,夜场是个比较赚钱的行当。这十几年来,陆天见证了小姨的辉煌和腾飞。但是一个女人家,支撑起这么庞大的产业,确实有些力不从心。时代在进步,各行各业都在加紧步伐攀登新的高峰。竞争的激烈,加剧了商业的明争暗斗,虽然陆天没有接触过生意,但是也没少听老头子说起。别的不说,就光是老头子的那个小的汽修厂还一天到晚有人收保护费,然后各种找茬儿呢。要不是老头子拦着,估计陆天早就和那帮孙子干上了。陆天话刚说完,小姨的神色就显得有些难看。陆天以为自己说错话了,朝着韩晓丽看了好几眼,希望从她那儿得到些什么有用的讯息。看了半天,韩晓丽都没显露出什么特殊的神色。陆天挤眉弄眼的,韩晓丽强忍笑意,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不让陆天察觉自己脸上的变化。小姨很少在自己面前各种装。平日里见小姨都是大大咧咧的,这种场合这种氛围还真是够压抑的。“你家老头子和你都说了么?”正当陆天各种冥想之际,小姨突然一句冷不丁的话扑面而来。“说什么?”陆天仔细的回想老爷子在自己出发来这里之前和自己说过的话,除了耍无赖说要自己重新去上学,要不就把自己给直接叉了之外,就没再说什么别的了。对了,好像还交待了句到小姨那儿去趟。也不知道小姨这脑袋里卖的什么药。到她那儿上班不给个管事的做做,竟然让自己做少爷,也就是俗称的鸭子。陪着寂寞的富婆喝酒唱K耍花枪。陆天整理了下思绪,难不成老头子和小姨都商量好了要逼自己去上学?这两年不知道怎么的,小姨竟然和老头子穿上一条裤子了,老是合伙整自己。陆天没少吃亏。估计这次老爷子怕自己火候不够,所以又委托小姨给自己上上政治课。小姨面带微笑在房间内走了几步,突然一个回身,放下酒杯,有些妩媚的靠在办公桌上。修长白皙的大腿,让人欲火大动。淡定,淡定!……罪过,罪过……陆天努力的平复着那颗骚动的心。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小姨,怎么自己这么不争气呢?居然在这个时候有感觉了。小姨只是微微一笑。韩晓丽的目光顿时被陆天给吸引住了。没想到这个小男人,不仅是身躯魁梧有力,就连……韩晓丽顿时觉得自己的脸一阵灼热,两边的面颊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第一眼看到陆天总觉得这家伙除了轻浮之外没有什么优点,后来接触下来,特别是陆天说起自己以前在中央警备团干过,还有刚才在走廊被陆天孔武有力的大手一下子揽在了怀里,那充满雄性的伟岸和宽厚坚实的肌肉。到现在还让韩晓丽有些春心荡漾。“呦,丽姐,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这脸红的跟个蹶着的猴儿屁股似的。幸亏这不是在马路上,要不,别人还以为是亮红灯了呢!这么大一个红灯,非得堵车堵死不可!”陆天故意转移话题,想让自己尽快的放松下来。不然站起来,就只能是拱着背,怪别扭的。面前要是只有韩晓丽一个人也就算了,大不了提枪硬上,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可是这跟前还有自己小姨呢,陆天就不大好意思放肆了。“滚!你才猴屁股呢,你们全家都……”韩晓丽刚想说点什么,一看陆玉娇便嘟囔着个嘴没敢说下去。“我们全家都什么啊……哈哈……”陆天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差点没把韩晓丽给气死。心想我小姨在这儿呢,你难道敢说我们全家都猴屁股?陆玉娇是看着陆天长大的。跟老头子一个德行,从小被老头子和自己宠坏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没皮没脸。老头子的功夫差不多被这小子给学去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活脱脱一个小陆宏星。这次韩晓丽算是栽他手里了,陆玉娇心想再不救场,估计韩晓丽非得当场送医院急救不可。“闹差不多了吧?”见小姨一本正经的,陆天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拿来吧!~”“什么?”陆天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不知道小姨跟自己要什么东西。浑身上下除了几百块钱,还有车钥匙,一个破手机,其他什么都没有了。“车钥匙,钱,还有手机!”“啊?!这……”陆天没想到小姨竟然对自己身上的东西这么的熟悉,就跟是她自个儿的一样,如数家珍。平日里惹小姨或者老头子生气发火,一般都这待遇。可是细想之下,近来也没犯啥事儿,连经常被自己摸屁股揩油的村里的超市小妹都很久不见了。“我……”“我什么我?拿来!”韩晓丽见风使舵,正好给自己找到了个机会压压这小子的锐气。狠狠的从陆天的手里把陆天所有的家当都给拿走了。陆天没好气的朝着韩晓丽白了一眼,这丫头还真没看出来竟然是个落井下石的主儿,还他妈记仇。韩晓丽看着陆天生气的样子,觉得自己一下子心里舒坦了不少。总算是一比一扯平了。“呃……”韩晓丽一改端庄高贵之气,朝着陆天淘气的吐着舌头。“咳,咳……”陆玉娇干咳了两声。“喏,这个拿着,以后就用这个手机联系就成!”正说着,一部全新的最新版苹果5S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一下子突然整的陆天不知道算是怎么回事儿。这算是给个巴掌然后再给粒糖么?女人的心思还真没法猜,忽冷忽热的让陆天一下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用破手机和几百块钱换了部最新款的苹果5s还是值当的。就是车钥匙没了,以后还怎么泡妞?陆天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车钥匙,又不好直接开口要。韩晓丽看陆天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上接过来的这串钥匙。“要么?来拿啊!”韩晓丽知道陆玉娇的话陆天不敢不听所以故意给陆天难堪。这小蹄子,今天就给你点面子,以后再让你连本带利都还回来。陆天心中各种纠结,也不知道小姨这到底是在鼓捣什么玩意儿。也不痛快点,这一点一点的跟杀猪似的,半死不活的,让人难受。见陆天这小子有些沉不住气了,陆玉娇也不藏着掖着了。反正老头子已经把这活儿给接下来了,自己不过就是替老头子传个话儿,按照老头子的说法就是小天比较听你的话,你好好哄哄就没事儿了。“我就不瞒你了。老头子给你接了个活儿,让你去保护一个人!”‘轰!’陆玉娇这话一说出来,陆天就觉得头顶一阵乌云盖顶。保护人?这他妈都什么玩意儿。老头子可是越来越奇葩了,一个汽修厂小老板,非得把人家保安公司的活儿给接了,这可真是……

  更新ez最快@上#E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JaSon丶 说:

  今天最后一更,明天三更,记得撸撸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