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酷Pv匠网正F版NZ首发《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男子,雷厉风行。有着一种和别人不一样的特殊气势,王者风范显露无遗。好像是草原上的狮王,站立高处俯视天下。一看就知道这个家伙不是盏省油的灯。眼神里面的杀气好像时刻都在警惕着周围随时都会出现的危机。“小姐,我们公子请你过去一趟!”一个穿着简单西装,戴着墨镜的贴身保镖朝着韩晓丽走来,略显恭谨的说道。身体微斜,保持着一个弧度,但是那笔直的躯干却没有一丝丝的走形。韩晓丽脸一沉,显得有些僵硬难堪。不过她很快就挤出了一丝笑意,朝着陆天伸过纤纤玉手一把抓住了陆天正在端着酒杯的手。“你……”陆天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刚想说些什么,韩晓丽就用自己的红唇堵住了陆天的嘴。没有想到本来就是帮胖子捧捧他表姐的场,这下倒好,还有了一场不错的艳遇。香唇包裹着陆天的唇,女人的香津在陆天的嘴里滋生蔓延着。“你也看见了,我有男朋友了!对他我没兴趣,让他走吧,以后别再来烦我!”标枪一般立着的男子朝着陆天看了一眼,面无表情。韩晓丽话都说成这样了,可是看他这样子好像没有半点想要离开的意思。“韩小姐,请您过去一趟!”男子更加恭敬的说道。尽管是恭敬的话,但是陆天却听着有些不太舒服。人家都把话挑明了,还死乞白赖的在这儿请请请的。现在想来,估计韩晓丽是想拿自己做挡箭牌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个古来有之。韩晓丽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是一等一的,条件也不错。估计这Z国之内想要追求她的人可以排几条街。韩晓丽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消失,早已经没有了和陆天谈笑风生时候的亲切可人。她有些暴躁的端起酒杯,将杯中的红酒朝着来人脸上狠狠的泼去:“你算老几?敢这么跟我说话!我这儿庙小,容不得你们这些大佛,不送!”陆天愣在一边,默默不语。没想到韩晓丽的脾气还挺火爆,不过陆天喜欢,这样的女人直来直去,没有那么做作。“我们走!”身后领头的那个男人接了个电话之后便带着其余的人迅速的离开了包厢。这样的举动似乎才让陆天意识到自己此前的判断很有可能是错误的。这个领头的男人可能也只是一个保镖,只是他的等级要高一些而已。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些顶尖高手后面的幕后人物到底是谁,想到这些陆天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了一丝凉意。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似乎在掩饰着什么。这家高端的私人会所外停着十来辆豪华的黑色轿车。清一色的大奔,中间一辆迈巴赫加长车和一部林肯加长车。就光是这个车队行走在马路上也绝对是一条亮丽的风景线。“少爷,我们的任务失败了,韩小姐不肯来,而且,她说……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领头的那个保镖低着头,不敢直视从车内走出来的一位穿着讲究的公子哥。红三代之中的佼佼者,三军总政的公子陈浩宇。飘逸的长发,和军队的形象显然有些不着边际,深邃而有神的眼睛,笔挺如刀锋一样的鼻子,俊俏的脸蛋张扬着青春的活力洒脱。在A市这个地界儿,怕是只有韩晓丽这样的不爱鸟他。不过,他就是喜欢她的这股子倔劲儿。男人的血管里流动的都是征服的热血,越是有挑战性的事件出现就越想要把它拿下。“喔?是么?有男朋友了?!哈哈……我就知道她会这样。行了,猎鹰,我不怪你,打仗你们行,对付女人,你们……”陈浩宇一边说着一边左右摇晃着自己的左手食指在胸前晃悠了几下,然后邪恶的笑着钻进了车里。“去查一下那个所谓的男朋友。”“是!”猎鹰恭敬的应答着。车队缓缓的开动,而后迅速的消失在了私人商务会所前。……从军队退下来本想找所学校继续学业,顺便泡个妞啥的,这辈子也算是什么都有过,也不遗憾了。可惜,因为几年前的一件轰动Z国顶尖学府的殴打副校长事件被退学。闲在家里这么久,偶尔去小姨的夜场客串几把少爷,生活也算是滋润无比。没有想到的是,这样随心所欲的小日子,竟然会因为这一顿莫名其妙的午餐,而陷入了一个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态势的巨大的漩涡。光是那几个保镖就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了,那个没有露面的幕后之人,怕是更加的恐怖。陆天不知道他这一脚踩进去,接下来面对的将会是怎样的骇人听闻和惊天动地。日后的一切又将会有什么样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相比起陆天,韩晓丽倒显得自然的多。今天要不是陆天在场,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看着陆天一脸无辜和错愕,韩晓丽忍不住笑出了声:“怎么?怕了?”“怕?!让我陆天害怕的人,怕是还没有从娘胎里爬出来呢!”尽管陆天嘴上不肯服软,但是心里却早就直打怵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担心着这几个保镖幕后的那个家伙会以怎样的方式报复自己。不欢的场面,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再纠结这些。韩晓丽倒是对陆天开始比较感兴趣了。要是换作别人就刚才这阵势早就吓的尿裤子了。韩晓丽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越来越感兴趣了,甚至还有那么点喜欢。她饶有兴趣的看着陆天,嫣然一笑,欲言又止。“你是怎么认识他的?”“谁?”“当然是能够雇佣退役的中央警备团当保镖的人!”韩晓丽没有想到陆天眼光居然这么的毒,竟然一下子就能够看出这些人的来路。此前也曾从陆天小姨陆玉娇那边听说过一些关于陆天的往事。据说这个家伙也当过几年兵,而且还是什么特殊番号的军种,难道……重新打量了一遍陆天,一米八几的块头,高大魁梧,面貌清秀端正,和刚才的那些人几乎都是一个标准的。“你……你该不会是……”“没错!几年前,我也曾在中央警备团服役过!”陆天知道韩晓丽已经猜出了自己的身份。还好这周围没有别人,见韩晓丽和小姨是朋友,刚才又一起共了一会患难,也就不藏着掖着了。韩晓丽惊讶的看着陆天,尽管陆天和他们的身高什么的都差不离,但是明显要比他们年轻很多,而且皮肤也比较白皙和那些混迹军营的老鸟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区别。风吹日晒的,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当兵的人,都有那么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黝黑的皮肤。“喔?你也是里面出来的?看不出来啊!哈哈。没想到今天竟然有幸认识了一个中央警备团的,不错不错。小弟弟,要不要在姐姐面前露两手?”话说的多了,也就没有了此前刚认识那会儿的疏远之感。陆天挑了几下眉毛,略带轻佻的说道:“得了,今儿个没空。不是谁都把自己扒光了给别人看的。真正有实力的,往往都是那些你忽略和轻视的人。”韩晓丽正准备说些什么,突然陆天的电话响了,他接了个电话就朝着包厢外走去。只留下了韩晓丽一个人独自的傻笑着,默默的看着陆天渐行渐远的背影。……“喂,天哥,这儿呢!”刚出包间不久,就看见胖子许涛在拼命的摇晃着他那足有几十斤重的猪蹄子。陆天挂断电话,径直走到了许涛的跟前。人是从包间内出来了,但是陆天的心还在包间内。那韩晓丽就是比自己大了几岁,不过那身材,那漫长的事业线,还有……“天哥,刚才你去哪儿了,我还以为你掉茅坑里了,正准备组织大伙儿用粪勺去捞你上来呢!”许涛一边说着,一边咧着嘴哈哈大笑了起来。“去,去,去……前面带路去!”陆天和韩晓丽正准备进一步发展,就被这死胖子的一通电话给搅黄了。心里正憋着气呢,哪里还有什么好话应对?胖子也不多言,头前带路。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楼上的一个豪华包间内,一推门,陆天惊呆了,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正在……“混蛋!你谁啊?!”里面的男人强忍着羞耻,破口大骂,里面的女子吓的都不敢朝外面看,连忙拉扯着衣服往自己身上隐秘处遮盖。“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陆天尴尬的陪笑着说道,然后见男子拿着一只皮鞋朝着自己飞了过来,连忙‘啪’的一下带上了房门。“胖……子……”陆天龇着牙,握着拳头,好像要爆扁一顿许胖子的样子。胖子知道自己理亏,连忙解释道:“天哥,不好意思,我看错了。纯粹是意外,意外……”许涛这小子把6号包间和9号包间给搞混了。无论是私人会所还是其他的一些地方,包间除了大小之外,几乎是没有太大差别的。这一点陆天非常的清楚,毕竟小姨的帝豪商务会所也是如此。这些都是其次,陆天意外的是这样正二八经的地儿居然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看样子这A市这样的皮肉产业还真够发达的,简直是无孔不入。陆天也没多想,跟在许胖子的后面从6号包间走了几步路就到了9号包间,一进门就闻到满屋子的烟酒味儿,整个屋子云山雾罩的。我靠,这哪像是一群学生啊,简直就是……陆天心想自己在学校那儿还不是烟酒均沾?学校学习压力大,过分约束,而高中又恰恰是叛逆期最最巅峰的时候,各种测试会考,完了就动不动整个班联排名然后就是家长会……压力山大,都是一帮可怜的娃。陆天看着这些个用烟酒暂时麻醉自己神经,让自己短暂的得到精神释放的男男女女,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几年前。“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我哥们儿腾个座!”许涛的表姐过生日宴请了班上所有的同学,整个包间到处都是人。陆天看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空位置。许涛倒是机灵,看陆天头来回的摇晃着脑袋,好像在找什么。不等陆天开口,他便朝着人群叫嚷了起来。细细想来许胖子的表姐杨芸炎也够奢侈的,居然在这么高档的地方订了这么大的一个包间,而且还叫了这么些人。别的不说,光是这包间内现在的这些个酒水还有点心怕是要个十大几万。用比较时髦的话来说,这叫排场。有钱就什么都不是个事儿。许涛家算是够有钱的了,看他对表姐点头哈腰的,跟个小跟班一样,估计他表姐的家境比许胖子还要夸张。杨芸炎今天穿了件粉色的超短裙,配了条米黄色的长筒丝袜,上身穿了件白色的短袖。朦胧间似乎还能看出Bra的颜色。陆天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小丫头片子长的不错,也挺时尚,看来许涛这小子还真没骗自己。“小涛,这就是你说的死党?随便坐吧!”杨芸炎的眼神没多逗留在陆天的身上,只是出于客气的打了声招呼,然后便去招呼其他的同学了。许胖子也像个脱了缰的野马一样一下子扎进了女生堆里,天花乱坠的也不知道扯些什么东西。只知道他刚一出场说了几句,就逗得那些女生哈哈大笑起来。而后他那不安分的双手,便乘机勾勾搭搭了起来。陆天这儿除了许胖子,其他的人几乎都不太熟悉,毕竟从学校出来这么久了。听着他们叽叽喳喳的,唱歌的唱歌,聊天的聊天,陆天头都有些大了。一个人喝着闷酒,无聊的心里直发堵。这个许胖子,说好了把自己表姐介绍给自己的,结果把自己给撂下了,直接泡妞去了。陆天看着喜形于色的许涛,无奈的苦笑着。这儿还真够乱的,陆天的每一根神经都被这些噪音骚扰着,紧绷着,就好似那快要断裂的琴弦。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近乎谋杀一样的吵闹声,陆天拿了瓶红酒,便朝着门外走去。“呦,这是怎么了?玩儿的不开心?”刚一出门,就看见了韩晓丽这娘儿们正扭着那如同水蛇一般的细腰朝着自己缓缓走来。陆天拧开了酒瓶咕嘟一下大喝了一口:“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想我了?”“是啊!怎么样?要我陪陪你么?”韩晓丽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很惹火的朝着陆天狠狠的抛了几个眉眼。一边说着,还一边朝着陆天靠近着,在他的耳边吹着阵阵暖风。陆天也不客气,一把搂住了韩晓丽的水蛇腰:“怎么?要来真的?”哪有人有便宜不占的?韩晓丽自己送上门来,陆天哪里肯放过。正说着,手就开始慢慢的不规矩的游走在韩晓丽的腰间。“去!”韩晓丽轻轻的推开了陆天,脸有些微微的发红。不过是和这小子开个玩笑,没想到这小子还真不害臊,居然得寸进尺。不过刚才为什么被他一摸,自己竟然会有心跳的感觉……韩晓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些急促,这么些年,自己总以为对于异性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很奇怪,自己从一开始看见陆天就没有那种讨厌的感觉。陆天细细的瞅着这个美娇娘,虽然比自己大了几岁,但是这样的年龄比起还在学校的那帮学生妹,多了几分女人特有的知性和成熟。特别是像韩晓丽这样的职场精英女性,感觉特别的具有诱惑力。刚才陆天被挑逗的恨不得一下子剥光了就……“你过来一下,我找你有点事情谈谈!”刚才的心跳和脸红还没有缓过劲儿来,韩晓丽努力的平复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生怕陆天看出些什么端倪,再有些个什么误会。“该不会是想和我那个吧,哈哈。好,走着!~”陆天正说着,又头一仰,拿着个酒瓶咕嘟咕嘟的大喝了几口。本来到这儿来是陪许胖子帮他表姐杨芸炎过生日的,可是谁都不认识,也没什么节目安排,就只能一个人喝闷酒了。好在现在身边还有个大美女,正好扯扯蛋,占点小便宜什么的。韩晓丽恶狠狠的瞪了陆天一眼。好歹也是A市一号响当当的人物,竟然被一个黄毛小子这般调戏着。“能有点正形不?我找你真的有事儿!”看韩晓丽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陆天放下了酒瓶愣了一下,收拾了一脸的淫荡,一本正经的问道:“什么事儿?不会又被哪个口香糖给粘了要拿我去做挡箭牌吧?这事儿我还真帮不了你,你要是伤心难过,借你半个肩,倒是一点问题没有。实在不行,我整个人都借你也成,发泄出来就好了,别憋着!”做挡箭牌充当临时男朋友这儿陆天可不太乐意做。不但占不了什么便宜,还莫名其妙的帮自己填了堵,埋下祸根。就此前那位红三代,后面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儿发生呢,要再来个什么高官,富商家的公子,那以后还真别想再在A市混了。民不跟官斗。贫不与富斗。这社会有社会的规则,陆天也算是在社会上混了两年,这其间的道理还是懂的。“哈哈!想什么呢?不是那事儿,是你小姨有事情交待,让我找你谈谈!”韩晓丽看见陆天这样子有些忍俊不禁。想起了此前陆天帮自己摆脱追求时候的表现,跟个木头嘎达似的,想想就想笑。韩晓丽都不想提这碴儿,可他自己却偏偏又提起了。小姨交待的?陆天这才想到老头子在自己临出门的时候说过小姨让自己过去她那儿一趟。估计是见陆天一直没去,正好儿韩晓丽又和小姨通了电话,说自己在她这儿,所以就干脆让韩晓丽捎个话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JaSon丶说:

为了我的新读者今天加俩更,后面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