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吃饭的点儿,这家私人会所非常的有名气,不少的情侣,白领丽人,都市精英都喜欢在这里吃饭,优雅的环境,别致的氛围,非常的有意境,非常适合男男女女在这里卿卿我我,你浓我浓。许胖子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看了半天没见人影。陆天不管三七二十一找了个空位置就坐了下来,反正今儿个有人请客,肚子饿了,昨天折腾了一夜,正好借此机会先填饱自己的五脏庙再说。“先生,请问您要点什么?”刚坐下来,陆天的屁股还没有捂热就看见一个非常年轻长相还不错的女服务员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来点蜗牛,再来只澳龙,然后再给我开瓶62年的红酒!”陆天知道法国蜗牛不错,但是光吃蜗牛估计填饱不了自己的肚子,干脆再来只澳龙,再弄点红酒,这样就再完美不过了。可能服务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直白的客人,一坐下来也不看菜单就直接一通点菜。一下子愣住了,有些没有回过神来。“……!先生,您是要怎么个吃法?”“可以怎么吃?”“蒸,炒,煎,烩,炸,烹……您到底选哪样?”女服务员看着陆天吊儿郎当的样子,有些不太适应。这样高雅的场所,这样客人可是不多见。但是这年头,好多有怪癖的富人,就喜欢与众不同,好凸现个人的魅力。所以女服务员又不敢多计较什么,怕砸了自己的饭碗。“那就每样给我来份儿吧,对了,刚才的62年的红酒不要了,给我来瓶46年的珍藏。拉菲,拉图,柏斯图……这些都行,随便来瓶就行!”陆天高调的点菜,引起了周围的人的围观。不屑的眼神,和各种窃笑鄙夷的比手划足,还不时的夹杂着一些嘲弄的声音:“这年头王八穿了新衣都能上台面,真是好笑。高档的私人会所我看都快成放牛场了。”“就是,就是,这服务员也太没脑子了。就这打扮,也敢给他上菜上酒,摆明了就是吃白食的,等下看他怎么付帐!”在Z国被誉为全国军队磨刀石的军中王牌神风突击队可不是白呆的,陆天的耳朵可是比什么都好使。尽管已经因为某些原因离开军队许久,但是他的这些天生的能力却没有退化。别说是这些小声的嘲弄之声,就是边上飞过一只苍蝇他都能知道是公是母。陆天打小就特别讨厌那些看不起人的人。他还特别喜欢耍猴一样的玩弄这些势利小人。“草!一群土老冒!白领了不起啊?!这是想看谁笑话呢?以为我付不起钱还是怎么的?大爷我是金领!”陆天故意重重的倚在椅子上,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还在用手抠着自己的脚底板,故意恶心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不一会儿陆天点的酒菜就上来了,六份不同制作方法的蜗牛和澳龙,还有一瓶46年的珍藏顶级红酒。看着眼前的刀叉,陆天有些不习惯。在部队这么些年,野外生存训练都已经让自己渐渐的习惯了直接用手抓了吃。他刷的一下将刀叉扔到了一边,腾的一下,刀叉不差分毫的稳稳的扎在了邻座的桌子中央。对方被吓的脸色发青,不敢再多言语一声。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是个狠角色。众人低头吃东西,默默不语。服务员也都被吓退了,还有不少客人匆匆的付了钱离开,生怕惹上什么是非。突然一阵浓烈的香水味飘来,这味道好似法国的香水品牌希思尼,小姨也比较喜欢用这样的香水。“帅哥,可以请我喝一杯么?”陆天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美女。高挑的身材,丰满的双峰,那事业线毫不掩饰的暴露在了陆天的面前。冷艳,高贵之中带着些许淡淡的妖娆,让人欲罢不能。这样女人往往最符合男人的胃口,让男人有有种想要征服的冲动。“有酒,有肉,有美女,夫复何求啊?哈哈!”站立一旁的服务员见状连忙毕恭毕敬的递上一副碗筷,帮双方斟上了酒,态度缓和恭敬了不少。美女将红酒放在了鼻子下面细嗅着,然后轻轻摇晃着,闭上眼睛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大大的烟熏,红红的嘴唇,面带桃色,那漫长的事业线让陆天忍不住生吞了一口唾沫。周围的人一阵讪笑,大多数的男性嫉妒羡慕恨的目光一下子像是聚光灯一样的落在了这个美女的身上。“嗯,不错!好酒!”女人微微的将头一扬,细细的偿了一小口。不过接下来这位美女的一番描述在场的所有的人都顿鄂了,差点没跌破眼镜。“帅哥,你可真是风格独特,我行我素啊!穿着今年Z国首位登上纽约时装周的设计师设计的服装CABBEEN,据说这个品牌的衣服还没有在市场上流通是这一季纽约时装周的新品。”“是么?”陆天淡定从容的用手抓了一块油炸的蜗牛肉就往自己的嘴里塞,然后又轻轻的喝了少许红酒。眼神里闪过了一丝不为人知的精光。美女陆天是见多了,不过这样见多识广的女人可是不多见。看这身穿着打扮应该不是什么普通的女人。陆天没有想到许胖子这小子还真肯下血本,居然给自己弄了这么一身行头,还偏说什么刚买的,怪不得穿上去总觉得有点儿味儿,估计八成是这小子在家里把他老爸的衣服随便拖了一件拿来了。女人很可怕,尤其是漂亮的女人。陆天经历了王雪的事情,不由的多了一个心眼。没事儿自己硬贴上来搭讪的,估计没憋什么好屁。自己虽然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倒也还不至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想来这女人一定是有什么企图“呦,你这“穆萨耶夫”红钻是哪儿来的?”女人的手不由的伸向了陆天的脖子上佩戴的从王雪那儿得来的血石。红钻石是彩钻之中最为稀有的品种,甚至是很多资深的从事珠宝行业的人都很少看见过。据说,这“穆萨耶夫”红钻只有澳大利亚的AEGYLEMINE才有少量的出产。世界上最大的一颗红色钻石是1960年在巴西被一位农民发现,这颗钻石名叫“穆萨耶夫”红钻。呈三角型,重5。11克拉。虽然这颗红钻石的重量不值一提,在钻石中并不算什么,但是它的价值却远远的超乎了它的重量。“CHRISTLE’S于1987年4月曾拍卖了一颗重0。95克拉的红钻,价值880。00美元,也就是说每克拉成交价在926。315美元。时间过了这么久,市价早已经翻了数十翻,再者说这样体型大,保存完整的红钻,估计得有数亿欧元!”“数亿欧元?!”“噗……”陆天没憋住,一下子把红酒都喷对面那女人的脸上去了。顿时那化的浓妆便花了。“你!……”女人气的唇角发白。这妆她可是足足化了半个小时,结果一下子被陆天给喷的花掉了。这个还不算,她身上刚买的意大利名牌服饰上也沾上了不少的被喷出来的红酒。旁边的服务员吓的不行,连忙颤抖着递上纸巾。“韩……韩总……给……”胡乱的接过纸巾,女人在自己的身上擦了几下,然后随意的挥挥手,那个女服务员便像得到了赦免一样的闪了。陆天下意识的觉察到了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是这家私人会所的老板。所以刚才的女服务员才会这么的害怕。这么高端的私人会所,别的不说,光是一天的酒水进帐估计都得几百万。怪不得这个女人眼睛这么毒,居然能看出自己身上穿的是什么品牌服饰,还知道是纽约时装周的新品。最重要的是,还说从王雪那儿随便得来的血石是难得一见的红钻石。“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陆天连连致歉。女人早已经没有了此前的和颜悦色,陆天这么一碰毁了她几万块钱的衣服这些都是小事儿。最重要的是竟然让她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变成了花脸猫,这个有些让她的面子挂不住。“真是个不成气候的草莽!也不知道你小姨是怎么教你的。等等,我去换套衣服补个妆,稍后再找你算账!”陆天瞬间石化,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女人三步并作两步,气呼呼的走了,高跟鞋在地面上发出了蹬蹬蹬的响声。“小姨?难道这妞认识我小姨?”陆天看那妞的年纪好像和小姨差不了多少。应该是朋友吧,总不至于是小姨派来盯哨的?这也太神通广大了吧?小姨今年三十岁,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和自己并肩走在街上,碰到哥们儿什么的,不等陆天多说,别人就直接问是不是新泡的马子。打小就不知道自己爹妈长什么样,陆天记事起就跟着小姨在老头的手下做事。那时候她刚出道还只是个歌女,没有想到短短数十年竟然在A市夜场拥有了半壁江山。因为其性如烈火,娇若玫瑰,故而被男人们戏称火玫瑰。听这女人说话的口气好像和小姨挺熟悉,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擦!这回丢人丢大发了!不过……这个王雪是什么来头,怎么会有这么一块价值连城的宝贝?看她当时把这东西给自己的时候好像挺不愿意的,难道是亲人留下的?如果王雪真的是富家女,很有钱也不至于会干那事儿,还被陆天识破好好羞辱了一番。看来她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这个血石是什么价值不菲的红钻。数亿欧元,这要是则合成RMB那得是多少钱啊?陆天不经咽了口吐沫,然后兴奋的仰起头,猛干了一杯红酒。“有钱人都这么高调么?以为自己很牛,其实就是一傻叉!最近网络上各种炫富,不是躺在钱堆里各种poss拍照,就是浑身挂满金条满大街晃悠,要不就是扯点什么有钱有身份有地位的干爹干妈来个合影搞什么派对……”“难说,我看那小子也不像有钱人,说不定就是个吃软饭的。又白又嫩的,我看他肯定是被几个富婆给包养了,你看他刚才吃惊的神情,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戴的那个是价值连城的红钻!数亿欧元,臭不要脸的鸭子”陆天无奈的摇头苦笑。这尼玛,猪脑子么?就是哥哥底下有根神棍也惹不来哪个富婆丢给自己数亿欧元啊!我去……有些事儿,摊上了就只能装聋作哑,多说无益。越解释反而越是显得心虚凌乱。陆天好歹也在A市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摸爬滚打了这么久,犯不着和这些个傻鸟废话,他面无表情的继续自顾自的吃喝着。没多一会儿,身后飘来了一阵淡淡的香气。很快,一个穿着粉色吊带衫和黄色紧身裤的时尚女郎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韩……韩……”没想到脱掉了华丽的盛装,穿上潮流服饰,竟然活脱脱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高耸的酥胸,尽管被外面的吊带衫遮挡着,但是那条长长的沟壑还是有些明显。紧身裤的交叉位置,女人的某处缺点被勾勒的非常诱惑,让陆天的某个长处有些悸动。“你就是陆天?臭小子,没想到居然长这么大了。喂,这样年份的红酒别浪费了,你当这是白开水呐?”“我叫韩晓丽,是你小姨的闺密,在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呵呵,所以,叫我丽姨吧。”韩晓丽换了套衣服,还重新补了下妆,此前的浓妆现在已经被素雅的淡妆所取代。一米七左右的高个儿,臀部和胸部曲线的完美融合,瞬间秒杀了会所内所有牲口。这酥胸,这翘臀,好像比起徐小菲和王雪都不会差。女人的成熟与妩媚的完美结合一下子在韩晓丽的身上得到了体现。“我看我还是叫你晓丽姐吧,叫你丽姨总觉得把你给叫老了,多不合适?”陆天一边说着,一边瞄着那条细长的事业线。心想,妹的,你吹呢?看样子也就比我大那么一丁点儿,小时候抱过我?我他妈还在梦里上过你呢!明摆着占我便宜!韩晓丽听陆天这么说,笑的嘴都合不拢,哪里还会拒绝。女人天生就爱美,被陆天这么一捧,都有些飘飘然了。“这儿的酒菜都是口水,我们换个地方吃。”韩晓丽话毕,便上来个几个服务员,把桌子上的酒菜都给撤了。刚才给陆天点菜的那个服务员心中不禁有些后怕。此前还想狠狠的敲打一番这个没事儿在这儿摆阔的臭小子,看他到时候付账没钱如何出丑。却没有想到竟然意外引起了老板的注意,看这样子,这小子和老板关系不错,应该是认识的。这样高端的私人会所,靠的就是酒水。本以为自己可以捞到不小的一笔好处,却不想这家伙竟然是老板的熟人,没被炒了鱿鱼已经是万幸,哪里还敢懈怠。没多一会儿酒菜就全部被撤下了。看着端坐在自己正对面的美女,陆天顿时觉得吃饭已经没有了胃口。都说秀色可餐,看来一点不假。在A市这样高端的私人会所不多,一般都是做的达官显贵的生意,所以这样的场合内消费是非常昂贵的,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普通的白领阶层也就是偶尔搞搞情调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内。酒过半旬,话也扯了不少。陆天在这个女人面前竟然一点修饰和伪装都没有,各种天方夜谭。“咯咯,前些日子,你小姨让我留意一下你,不想你这么快就自己送上门了!”韩晓丽一边说着,一边将酒杯端起轻轻的喝了一小口。“怎么样,我这里的菜还合你的胃口吧?”看着面前的菜差不多都被陆天这小子给扫光了,就差连盘子一起吞下去了。这狼吞虎咽的样子就像是许久没有吃过一样。“嗯,味道还不多,就是少了点儿!”“噗……”韩晓丽差点没笑喷出来。还好这里是包厢没什么人,不然的话又该被人笑话了。这是私人会所,和高档的酒店没有什么区别,菜都是要求精致美味,怎么可能会多?这又不是菜市场买菜,买一斤送二两。刚才问完这个问题韩晓丽就有些后悔,一个能够点菜点成这样的大奇葩,你问他这个简直就是对牛弹琴。“能帮我个忙么?”韩晓丽眼睛瞥了一眼门外,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不过还是举起酒杯对陆天嫣然一笑,好像在极力的掩饰着什么。陆天觉得身后传来阵阵寒气,好像敌意很浓。看韩晓丽这样子,也猜出了个十之八九。“行,不过这酒菜……”“我请客!”韩晓丽不等陆天说完就立刻接下了话茬。话音刚落一个西装笔挺的人推开了包间的房门缓缓走了进来。那男人一米八几的高个,强壮非常。一走过来带着一种特别的特质和气势。虽然只有短短十米不到的距离,但是那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骨子里潜在的凶悍还是暴露无疑。军人!这小子一定是个行伍出身的家伙!陆天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他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两个同样西装笔挺的家伙,虽然带着墨镜但还是不难看出那咄咄逼人的杀气。行伍出身,而且身边还有两个保镖,看这阵势,估计这家伙的级别和地位不小。这三个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估计一起上,陆天也不是对手。不过看韩晓丽刚才的态度,好像对这个家伙并没有什么好感。尽管不太清楚韩晓丽所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看这几个家伙的咄咄逼人的气势,让陆天想起了自己曾经服役过的一个Z国最最特殊的军事团体,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团体的特殊性质,只知道这个团体所保护的都是国家政要,一号首长。他们的被称之为中央警备团。在中央警备团服役的岁月和在军中之花Z国最高级别的特战旅团之中的神风突击队服役时光是陆天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因为一些事情,陆天被迫离开军营。在A市混迹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牛x的人物。

  o.看《。正"“版章3节:上酷%n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JaSon丶说:

  推荐洋溢的青春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