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看e正版{章*节上酷匠hF网P

  关于贾梦雪的离开有着各种版本,不过最确切的说法是,她的父亲为了不让陆天这样的小混混扰乱她的前程,所以带着她离开了A市,去别的地方谋学去了。自此以后,陆天就整天浑浑噩噩,醉生梦死。为贾梦雪的不辞而别而气愤不已。“你……你到……到底想怎么样?”王雪的声音有些微颤,整个身子都在拼命的晃动着。惊慌,恐惧,竟然意外的让她达到了欲望的巅峰。眼前这个有些邪里邪气的男人,竟然让她有了各种YY的念头。“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你个变态狂!”王雪尽管对陆天还是有些意思,但是她很清楚欺骗了男人被揭穿的后果。况且,现在她还被陆天这样捆绑着。要是陆天真是个变态狂,把她给XXOO了,再把真实的场景给录制下来,往网络上一传,那这辈子可是毁了。现在这年月,什么事情都有。前一阵子,王雪还听说,自己的某个女同学为了挣钱,和网友见面,结果开房被人给偷了肾。开房引发的后果很多,王雪挣扎着,生怕自己也有什么事。本来就是为了联合几个同学敲诈点小钱,不想线没搞到,却把自己给陷进来了。看着陆天那双发亮的眼睛色迷迷的盯着自己,目不转睛的样子,王雪心中更加的焦虑彷徨起来。面貌假善,虚有其表的人多的是。随便一抓就是一箩筐。难道他真的要……不!不可以!王雪内心极度煎熬。她开始有些后悔了。“求你……求你不要……”王雪神色变得异常的慌张,甚至不惜哀求起了陆天。害人不成,终害己。偷鸡不成蚀把米。王雪顿时后悔不已。陆天站起身来,在王雪的身边转悠了好几圈啧啧称赞道:“不错,不错。这身段,这小腰。皮肤白皙,光亮透滑。尤其是这傲人的双峰高耸无比,看这样子,得有……”陆天突然停顿了下来,朝着自己摊开的手掌看了半天。“别摸,求你!别……”王雪以为陆天要用那双宽厚的大手朝着她那对酥胸摸去,一再的哀求着。“标准的D罩杯,看样子应该手感不错!没想到姓胡的那小子还挺有福气。”陆天似有回味的说道。“陆大哥,我错了。我不该骗你……更不该伙同同伴来敲诈你……我错了,求你放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看着陆天底下已经高耸的某物,在陆天来回踱步的时候朝着自己频频点头,王雪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忙向陆天告饶。“洗心革面?!”陆天蹲了下来朝着王雪好一番凝视。“说!这是第几次了?这里的隔音效果听说不错。如果你不说实话,应该知道后果!……嘿嘿……”陆天的嘴角露出了些许异常邪恶的笑容。“第……第一……不!是……是第五次!”王雪刚想蒙混过关,可是又怕陆天察觉到什么,干脆说了实话,省得这邪恶的家伙又想出什么其他的怪招对付自己。陆天一手托着王雪的下巴,另一只手不规矩的在她的身体上游走着,肆无忌惮。在他看来,这样的女人,即便是立刻给她几下也应该。就这么放了她,估计以后还得出去骗人,倒不如一次性给她下点猛料,让她长点记性,以后不再到处以色相骗人钱财。“才干五次,就这一次失手了。不错,前四次都是别人玩栽了,好的很。看来你的身体还算干净,洗洗还能凑合着用。正好我一个人挺寂寞的,要不然你就留下来陪陪我。我好久没有玩过女人了,让我填满你怎么样?哈哈!”陆天从自己的案例分析,王雪他们估计就是寻找一般的普通年轻车主下手。借着男人本性里面透露出来的那股子色,从中谋求暴利。王雪还年轻,而且很漂亮。不能眼看着这么一个绝色美女就在这条道上走到黑。索性一次性给把她给治服贴了,省得以后再栽在别的什么坏人手里,那样就糟了。王雪见陆天要动真格,整个人都在剧烈的抗拒扭动着。沙发椅和地面摩擦着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音。“别这样……我……我其实……其实不干净。我和很多男人睡过。而且……而且我还有梅毒,还有乳房肿块,子宫肌瘤……”王雪情急之下,竟然说出了好几个电视广告里面常说起的几个女人的常有的妇科疾病。“哇,没看出来啊!”陆天在心里暗暗偷笑。没有想到这小丫头片子嘴还挺溜,居然一下子说出了这么多的新鲜词儿。“我可是个小处男,我最怕性病什么的了。以后我还得泡妞呢,这性病可不能有!”陆天故意在嘴里嘀咕着。心想要好好逗逗王雪这小丫头片子。“大哥,我是真有性病。医生都说我以后可能不能生育了。让我最好赶紧去做子宫切除手术。大哥,求你行行好,高抬贵手,把我给放了吧!”“放了?”陆天在她胸前的紫葡萄上轻轻的一弹,顺手摸了一把。顿时使得王雪浑身如同过电一般一颤,惊呼出声。“长夜漫漫,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总要做点什么才好,不然太无聊了。得变些花样出来,也好缓和一下气氛!”陆天这话一说出来,王雪的脑子里就突然闪现而过,曾经在宿舍里面几个女生躲一个被窝里面偷看的那些H片中泼油,滴蜡,再加小鞭子抽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这些当然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黄瓜,胡萝卜还有震动棒,贪吃蛇之类的东西。即便是换了灌肠之类的怕是也受不了……“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只要你答应放了我,我答应给你一笔钱!真的,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不敢了!”女人的胸是身体中一个比较隐晦的部位。平常除了自己,从来没有过任何人摸过自己的双峰。没有想到陆天居然这么的肆无忌惮。王雪又气又恼,可是却又无计可施。自己被捆绑在沙发椅上,根本无法动弹。房间的隔音效果这么好,即便是喊破了天也不会有什么作用。王雪突然有了一种山穷水尽的感觉,简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陆天在王雪的酥胸上狠狠的又摸了几把,而后眼睛盯着王雪看了半天,笑盈盈的说道:“你看我是那种一身铜臭的人么?拿你的钱?那和绑匪有什么两样?回头把你放了,警察叔叔再把我抓进去蹲几天这多不划算!”“刚才你男朋友胡勇来找过你,可惜,我告诉他你去找男网友去了。他竟然信了!哈哈……”陆天似乎很得意。在为自己导演的这一出精彩的闹剧暗自窃喜着。“你……你好卑鄙!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无耻!”王雪知道自己不管怎么哀求他,他都不会轻易的放掉自己的。索性骂个痛快算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呢。“卑鄙?!有你们卑鄙么?不好好读书,尽动这些歪脑筋!你们以为只要是个女人,有点姿色,两腿一张,就有钱来了么?亏你还是个学生,我真替你不值!”“你!……”王雪有些气急败坏。可是又没有什么话好回击的。面带羞愧的低下了头。陆天缓缓的站了起来,朝着王雪说道:“好好想想,怎么让我满意。只要你今天让我开心了,我就当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不然,我不仅要让你男朋友做绿毛龟,我还要将你的不雅视频和照片发到网上去,你应该知道这个的后果!”不雅视频?!照片?!王雪视线在这个套房内搜索着,终于在一处比较隐蔽的拐角处发现了一个正对着自己打开的DV机。这段视频和图片也是传到了网上,别说是会被学校辞退,就是以后到了社会上怕是对以后的工作还有找老公,甚至是一辈子都有着重大的影响。自己的家人,亲人怕是都要受到不同程度的牵连。想到这一系列的严重后果,王雪开始有些后怕。她悔不当初,没有想到自己以为最最简单的生财之道,居然变成了扼住自己喉咙让自己无法喘息的一双巨手。“你……你竟然!……”王雪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被自己的眼睛亲自证实之后,她整个人一下子崩溃了这么些年来。在Z国出现过无数的不雅照在网络疯传的事件。而每一个事件几乎都是一股狂热的潮流,人们争相传播,街头巷尾,连老头老太太都拿它当饭后的谈资和笑料。兽兽门,海天盛宴,H国女星开房照外流,艳照门,换妻视频泄露……诸如此类的事件,曾经一连串的在Z国上演。王雪也曾经在浏览网页的时候看见过。虽然这些照片后期都被处理过,有些露的点都被加上了马赛克,但是无论视频还是照片上面的人物的脸还是非常的清楚的。想想都觉得可怕。王雪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不得不服软:“大哥,只要你把照片和视频给我,我……我愿意跟你……跟你……”王雪吞吞吐吐的,脸红的像是烧红了的铁块。一阵灼热,自上而下,心一阵狂乱的跳动着,她的呼吸有些异常的急促。虽然行骗过几次,但是她却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关系。行骗几次得手,早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怯懦,但是被陆天这样一通羞辱,想到自己为了要拿回被DV拍下的视频和照片不得不和陆天发生关系……想想这些,王雪不仅一阵潮红,幽谷内清泉肆意盈溢着,一发不可收拾。“呵!”陆天冷笑了一声。“我对你没什么兴趣,我是不会和一个破鞋发生任何关系的!所以你别多想了,不好意思,我对你不感冒!”王雪没好气的冷笑了一下。她美貌过人,年轻貌美,别的不说,就是别人的男人看见她那36D的傲人双峰都会忍不住流下口水。却不想眼前这个男人居然说自己是个破鞋,还说对自己没有兴趣。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打击!在不择不扣的侮辱一个完美女性存在的价值。她自负美貌,以为每个男人都会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却不想今天送上门,竟然还遭人唾弃。被人误会成破鞋,却又没法解释,心中羞愤异常,却又无可奈何。“咦,这颗红色血石不错!”陆天刚才就看见了王雪胸前挂着这一块血红色的东西。本以为是玉石,仔细一看却又少了些玉石的灵气。看样子也就是块并不太值钱的小石头,和普通的装饰品没有什么两样。不过看上去倒挺别致,拿了就当是个纪念也不错,好歹也是这丫头随身佩带的。“喂,这个是……是我……”“嗯?!……”陆天拿起了DV机在自己的手中摇摆着。“好吧,既然你喜欢,那……那就……”王雪有些不太情愿的说道。陆天拿着那块红色的血石就往自己的脖子上戴,然后还不住的朝着王雪看着,好像是在炫耀着自己的战利品一样。时间就这么一分分的过去,王雪只知道后来陆天洗了个澡,帮自己把捆着自己的碎布绳子松了松,而后扔了件段飞的衬衫给自己。而后面的事情就有些浑然不知了。“吱……”一阵手机震动的铃声将王雪给吵醒了。她睁开了自己惺忪的睡眼,环顾四周,发现周围居然没有了陆天的影子,而自己的身上已经穿好了衣裤。王雪失魂落魄的一屁股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早就不在那个椅子上了,自己的身体不仅没有光着,而且还穿着陆天的衬衫。“他走了……”王雪独自一人默默的念叨着。房间被收拾的很整齐,王雪身上的东西一样没少,而且床边上还有几百块钱和一张字条。“谢谢你的血石,以后好好的,我走了,后会有期!”王雪瞬间泪水就顺着面颊流了下来,心中不知道怎么就一酸。自己这次算是栽了,不仅一毛钱没有骗到,反而被别人给看光光了,而且还被光着身子用碎布条绑在椅子上,还用DV……对了!DV呢?!王雪一下子乱了分寸,慌乱而焦虑的在整个房间搜寻着。……清晨的阳光晒在人身上,让人有些精神疲乏。陆天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许涛早早的就到了蔷薇快捷酒店门口来接陆天,本以为这小子一定还躺在205房内松软的大床上做着春梦,却不想,他独自一人正倚在酒店的一处墙角打着哈欠。“呦,天哥。您老人家这是演哪一出啊?这么一大早,你不在自己房间呆着,穿着个背心和大裤衩出来瞎溜达什么啊?别到时候后头再影响了市容,把人家女孩子都给吓跑了!”许涛好久没有见过陆天这怂样了。记得第一次看见陆天这个样子还是在很久以前了,是因为一个深爱的女孩的离开,那个女孩的名字叫贾梦雪。“别废话,把车开过来,我们赶紧走吧!”陆天扔下了自己的车,便往胖子的奥迪A6里面钻。到底是价钱不一样,就是坐在车子里面的感觉都大不相同。看着陆天一副没有休息好的样子,许涛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踩着油门便朝着杨芸炎生日聚会的指定地点星辉私人会所而去。一路上许涛都没有停滞,所以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此时的陆天已经很随便快速的套上了胖子为自己准备的行头。昨夜玩的有些大发了,来的匆忙,也没来的及好好打理一番。不过转念一想,不过是胖子的表姐,以前虽然见过,不过也没多大交情。要不是胖子一再盛情邀请,陆天还真不太愿意凑这个热闹。这是一家装修豪华的法国私人高档会所。许涛带着陆天下车很快就到了星辉高档会所的门口。“对不起,本会所不招待衣冠不整的客人。”衣冠不整?!陆天朝着已经走过去的胖子,然后对着拦自己下来的服务员说道:“那么那个胖子怎么过去了?我衣冠不整了么?”一身的世界顶级名牌,紫红色的衬衫半露在西装外面,里面穿的背心还若隐若现,最可气的是西装的裤子天安门都是开着的,拉链没拉,幸好里面是穿了个大裤衩子,不然估计那小弟弟都得出来兜兜风了。脚下还是快捷酒店内的木屐,走的匆忙,居然连鞋子都忘记换了。“对不起先生,本店有规定,衣冠不整的恕不招待!”陆天无奈的看着胖子的背影,嘴里暗暗骂着,该死的胖子存心看老子笑话,居然都不帮老子挡一下,还一个劲的朝前走。陆天无奈的放下裤脚,将裤子纽扣解开,然后将自己的衬衫塞进了西装裤子里面,接着还当着女服务员的面,将自己的裤子拉链好一通拉扯。女服务员一阵脸红,哪还顾得上他脚下的木屐,连忙说道:“先生请进!”陆天将头一扬,潇洒的将双手插在了裤兜里,然后吹着口哨晃晃悠悠的朝着里面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JaSon丶说:

  多谢大家支持,还是那句话,每日三更,每五十撸撸,多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