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正√…版&章节‘上2l酷匠网

  2013年某个阳光明媚的一天,早晨是一天之中阳光最最明媚的时刻,陆天慵懒的半倚在自己的沙发床上不停的按着遥控切换着频道。模特大赛,成人频道,疯狂选秀……丫的,非得这么多精彩的节目都挤兑在一起,看个电视都不能够安心,汗。陆天一边无奈的叹息着,一边朝着自己手中已经捏的有些褪色的遥控器看了几眼。“陆天,我说你小子这都几点了,你还赖床上。你倒是每天逍遥自在,你老爹我可是愁死了!”坐在陆天正对面茶几上,一个老头儿正在大发脾气,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瞬间茶杯里的水激荡起了无数涟漪。茶杯里的水洒的到处都是,弄的满屋子都是。陆天朝着老头子看了一眼,错愕了一下。而后眼睛又盯着荧屏上正在穿着泳装在T台上走着猫步的模特。都说女人有更年期,很多科学证明男人也是如此。到了老头子的这个年龄,有点不顺心的事儿,发点小火,闹点小别扭就跟家常便饭一样,时间久了,陆天也就不以为然了。“小天,我早就让你好好学习,你偏不听。你看看你现在,一天到晚吃喝拉撒都在家里,高中还没念完就被学校给退学了。在家也不出去找个事情做,天天这样浑浑恶恶的,你老爹我天天都不敢出门。现在就连你最不顶事的小叔都在我面前撂蹶子了,气死我了!”陆天知道,老爷子肯定是在外面又被人言语上羞辱了。老爷子这辈子虽然没挣什么大钱,好歹也积累下了个不大不小的汽车维修厂。每天也有个千把块的稳定收入。大小也是个老板,所以受点气就有些心里不舒坦。人嘛,谁还不要点面子?被老爷子点名批评,这可是少有,估计今天被气的不轻。“又怎么了?小叔怎么你了?”看老爷子这么不高兴,陆天无奈的问道。陆天不问还好,一问老爷子心里更窝火了。“去年你大伯家的儿子考了个三流大学在A市最好的五星级酒店摆了个五十来桌。今年你小叔家的女儿又考上了啥重点大学,直接摆了个一百来桌。学,直接摆了个一百来桌。”陆天朝着老头子瞥了一眼。不就是多摆了几十桌么,至于么?哪知老头子瞬间脸色大变,就差眼泪下来了:“饭局都快结束了,你小叔拉着你堂姐直接站我面前,问我你家小天啥时候上大学啊?”“我当时被气的……明知道你已经被学校退学了还……”老爷子顿时伤心不已。“最可气的是,他居然在我耳朵边上说我基因不行,一个劲儿的说他的基因好。不行,你赶紧给我想个办法再进去读书,非得给我考个像样的大学不可!”再去上学?这可是要了老命了。陆天很久不去学校了。离开了学校才发现原来生活是如此美好,世界是如此缤纷。这一下子老头子又要让自己去学校,还真有些难以接受。“您老行行好,放过我吧。念书这个事儿我真不在行。”陆天连忙告饶。学校说白了就是一个小的社会的缩影。社会上有的,学校里都有。陆天有些厌倦了。老爷子在这边上吵吵闹闹的,刚折腾出点激情又一下子被扑灭了。陆天关了电视,伸了几个懒腰,然后缓缓的站起来走到老爷子跟前说道:“要不,我去弄雅培的函授读读算了,也算是给您老挣点面子回来,这样总成了吧?”“函授?你可算了吧!老子的钱也不是偷来抢来的,读那玩意儿我还不如把钱扔水里呢,还能听到两声响呢!你小子能有点出息不?尽给你老子丢人!”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张纸条。陆天一看遗嘱俩字顿时有些懵了。擦,这老爷子还真是奇葩。居然对自己玩阴招。字数较长,陆天就看了几个关键的字眼,什么协议,什么不然自杀以谢天下……碰到这么一个奇葩老爷子,陆天还真是没法招架。“得,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我这二十三四的年纪再去读高中,到时候找不到媳妇儿您可别怨我!”陆天话刚出口就被老爷子给招架回来了:“找不到媳妇儿我直接就把你给叉了。”陆天看着老爷子手中摇晃着的族谱一阵无语。“吱……吱……”一阵急促的震动声将这一切尴尬都给打破了。“喂,我说天哥你是不是又岛国片看多了,梦里见多了美女了吧,居然这么久都不出来!说好的一起去帮我表姐杨芸炎买生日礼物的,怎么到现在都还不出来?!”别人说这话,陆天肯定是一阵破口大骂,可是这是自己的死党胖子许涛。每当自己犯错之后老爷子和小姨商议好集体断了自己供给的时候,都是靠自己哥们儿才得以生存。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三者占其一者,那关系自然非同一般。“你再等等,我稍后就来!”陆天说完就急匆匆的挂掉了电话。生怕那胖子再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被老爷子听见。杨芸炎,圣谕学院的校花级人物。这次她的生日宴会宴请了原高二1班所有的同学。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陆天答应胖子许涛要给他的表妹撑个场面,所以便早早的应下了这事儿。出入高档的私人会所总得购置些礼物,添置几件像样的衣服,这样才显得自己比较绅士,这也就是胖子提前给他打电话的缘由,两人商定稍后一起去市中心购置些礼品衣物。高中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时节。它孕育了爱情的种子,让一切的美好从人的心底慢慢的滋生蔓延开来。陆天的生长环境有异于常人,而且以前受过感情上的创伤,所以对于感情有着各种纠结和令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泛滥。“怎么了?”老爷子已经出了电话里面的声音是陆天死党许涛的声音,故意诈诈陆天。“谁的电话?是不是女朋友?”老爷子看陆天的神色有些慌张,其实他已经听到了电话里面提到的那个女孩的名字:杨芸炎。老爷子最近可是够怪的,对自己各种关心,一下子让陆天不知道如何应对。“是我一个死党的表姐生日了。她叫杨芸炎。我和我死党许涛商量着给她准备份礼物呢!”陆天知道老爷子肯定是听到了什么,干脆全说出来得了,省得自己在这里这么心虚。“喔,那你赶紧去吧,省得你兄弟等急了,迟到可不好。对了,完事儿到你小姨那儿去趟,她说有事找你!”老爷子话音刚落,陆天早就钻进了去年过生日的时候小姨送给自己的k5里面了。这车开起来就是爽,白色清爽优雅,时尚靓丽。车走在路上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车内的摇滚音乐被陆天开到了最大,想着就快要见到胖子用各种美好的词汇形容的美女姐姐,心中的那份激动和兴奋还有些油然而生,让他的神经紧绷。“嘎!……”这是要找死的节奏么?!居然挡在我车子的面前!陆天车开的很快,但是一个急刹车还是把车停了下来,还好,车停的及时,没有伤着人。“你好!帅哥!能载我一程么?我有急事儿,在这儿打不到车!”陆天本来心底里窝着一肚子的火,正准备破口大骂一番。一抬头却看见一个身材高挑,长相妖娆,皮肤白皙的极品美少女,穿着乳白色的卡通图纹T恤衫,一弯下腰,那胸口挤出来的某条沟槽若隐若现。下身穿着粉红色的短裙配了条性感的黑丝袜,正一脸憨笑的看着他。“好吧,上来吧!”陆天总觉得这女孩有些面熟。总觉得在哪儿见过,可能天下的美女都是一样的吧,所以这样的熟悉的感觉非常强烈。最近看了本风骚的小说《和嫂子同居的日子》简直无法抗拒。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这似乎已经成了这本书最大的亮点。自从看了这书之后,陆天觉得自己最近桃花运有些泛滥,不禁有些沾沾自喜。他的眼睛不时的朝着女孩的胸口位置偷瞄着。“艳遇”这两个字的念头还没有完全消失,陆天四下张望着,这个地方乃是A市相对豪华的地方。车来车往的,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过去了好几辆的士。打不到车?难道是所有的的士都客满了么?今天该不会又是双十一,所有的单身男女都去开房约会了?那今天快捷酒店和连锁酒店内的房间又要爆棚了。不对!怎么总觉得有些怪怪的。这么繁华的地段,A市这个时间段可是客流的低峰期,怎么会打不到的呢?美女好像看出了陆天脸上显现出来的疑虑,笑道:“不好意思,我出门比较急,身上没带多少钱,所以……”尽管她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陆天已经领会了,原来就是一个蹭车的。身上没多少钱打的,估计是要去的地方太远了后面还有很多要花钱的地方,所以能省就省了。“你的人情,我会还给你的!真的……”美女见陆天没有说话,便补充了一句。还?这有什么的,小事儿而已。反正许涛那小子已经等了那么久了,干脆让他再多等会儿好了。说不定他还能多吃两笼小笼包,这对他而言可是件好事儿。于是陆天便微微一笑,没有再言语。沉默了一分钟后,美女又问道:“你要去什么地方?”“市中心,商业街。”“你是说步行街那边的商业街吧?”“哎呀!太巧了。我正好也要去那儿!现在正好高中毕业放暑假,我和同学商量好了去商业街玩玩儿。那里繁华的很,大小商铺就有千百家,估计都逛完得要个三两天!”陆天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道:“难道你也是……”美女笑道:“嗯,我也要去那儿。我们正好顺路。不过我得玩上三两天,所以今天会住在商业街的蔷薇快捷酒店里。没想到误打误撞的居然碰到了个顺道的,呵呵。你叫啥?”“陆天,你呢?”“我叫王雪,圣谕学院高中部的,现在毕业了,要进入大学部的准大一生。”互相介绍完了之后,两个人的话突然之间变得多了起来。弄了半天原来是校友。难怪陆天看见王雪的时候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是一个学校的。尽管相差一个年级,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应该在某个地方有过那么一两次的不经意的擦肩而过或者回眸一笑也未可知。一路上两人相谈甚欢,相约明天待陆天参加完同学的生日宴会便一起去商业街购物玩耍。蔷薇快捷酒店!车很快就到达了王雪所说的地点。陆天将车停了下来。“到了,蔷薇快捷酒店!”王雪缓缓的从座位上挪开步子,推开车门,然后轻轻的关上。“电话已经给你留了,记得联系。”王雪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陆天抛了个媚眼。依依不舍的朝着酒店的门口走去。“呼……”陆天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本以为是一场艳遇,现在看来就是做了一回老好人。不过,刚才总算是认识了一下,而且她走的时候还在座椅上留下了名片,以后联系联系说不定还有戏。陆天一边看着名片一边朝着酒店门口看了看,王雪的号码早已经在不经意间被自己输入了联系人列表之中。戴眼镜的四眼田鸡?!这个时候陆天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原来人家妹子已经名花有主了。一个长相秀气,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当陆天目光投来之时,正接过王雪手中的行李,两人相互簇拥着朝着酒店内走去。“快捷酒店!我去……”陆天顿时心中一阵不爽,将王雪留下来的名片瞬间撕成了碎片抛出了窗外。快捷酒店是干嘛的,只要是个正常人都知道。况且还是一对如此暧昧的单身男女。陆天可不是傻帽儿,这点儿事情他还是能够懂的。“吱……”正在此时,手机的震动声又响起了。“喂,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我挂了。我这儿正忙着呢!”陆天的心情显然还没有平复,根本就没有看电话是谁打来的就一通没好气的话。“天哥,是我啊!你到哪儿了?我看你这么久没来,就自己去买了礼物了。顺便也帮你带了件。衣服哥们也给你买了,都是顶级的世界名牌。时间不早了,我看我们都别回去了,我在蔷薇酒店二楼贵宾房给你订了个单间儿,你拿着你的身份证去总台,他们会告诉你房间号的!”“那你小子呢?!你在哪儿呢?”“天哥,我今儿个就不陪你了,我和我几个姐们儿还有点事要办,不说了啊,挂了!……”陆天还没有来得及多说什么,就听见电话的那头响起了“嘟嘟”的声音。“重色轻友的家伙!”也不知道今天出门是不是没有看黄历。先是自作多情,完了还没有缓过劲儿来,又被自己死党给爽约了。“臭小子,我咒你硬不起来,你个坑货!”陆天还是觉得不解气,又把许胖子给狠狠的诅咒了一番。他才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停好车位,下车进入了蔷薇快捷酒店的大堂。“先生,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么?您是一位还是两位?”陆天刚进门,就听见了大堂服务员小姐上前亲切的询问着。“没看见么?就我一个人。”陆天心中各种不爽。许胖子你真够可以,就算是给我找个地儿歇脚也不至于找这么个地方吧?快捷酒店是干嘛的?不就是情侣开房间的地方么。你给我找这么个地方而且还让我耍单,这不是成心要开老子玩笑么?女服务员见陆天穿的跟个土帽儿一样。满脸的胡子碴儿,就脸还算俊俏,其他的还真没有瞧出什么好儿。“就您一个?好吧。那么您是钟点还是包夜呢?如果是包夜,您又单身的话,我可以向您推荐我们店里的特殊服务。不用九九八,也不用六百八十八只要五百九十九。一夜温存,终生难忘!”“不用,谢谢。”陆天没有想到,这快捷酒店居然也有特殊服务这个行业了。看来,A市的特殊服务行业做的挺全面啊,摊子摊的挺大,渗透力挺强,各行各业都能整啊,无孔不入。而且这尼玛,听着怎么这么像电视里购物频道的台词儿啊?这词儿算是无敌了是么?怎么套用都可以……强大!切,穷光蛋。没钱还学人家住酒店。穿这身破衣服,还开k5,指不定在哪个租车店租的呢。服务员小姐朝着陆天的背影白了几眼,嘴里默默的念叨着。“我朋友说已经在这儿帮我订了房间,这是我身份证!”陆天走到大厅柜台,将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了前台小姐。来这儿的人不是带着女朋友来开房间的,就是背着老婆带着小三来寻求刺激的。在快捷酒店呆久了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都一个德行。“二楼,左拐,205号房。房卡,身份证,给!”前台小姐连正脸都没有瞧陆天一下,很机械的走着程序,将陆天的房卡和身份证从窗口递给了陆天。我去!这是干嘛?当老子是空气么?好歹我也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连个正眼都不给老子!陆天感觉今天自己有点走背。总觉得有点儿不顺。死胖子!都怪你,非得在这个破地方给老子订什么房间!心里不爽,陆天就将所有的不痛快都归咎到了自己的死党许涛的身上。心里暗暗盘算着明天怎么收拾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