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话音刚落没多久,门口就被推开,然后我就看见周思雨走了进来。看到周思雨的样子,我的鼻血差点喷出来,妈的!周思雨就穿了一件简露的睡衣就出来了,这睡衣把可以露的都露了出来,该盖住的也都盖住了。

  更;新X最~_快B上)1酷。=匠网

  那白花花的嫩腿和还有上升空间的高峰直刺激我的线上激素,我在心里暗骂,“妈的,欺负我现在受伤以为我没反应是吧。”

  我强压住内心的邪火,盯着周思雨的高峰说道:“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找我干吗?”

  周思雨也发现了我的眼睛直盯她的高峰看,脸色一红,同时心里也有一丝的高兴,她认为她足以吸引我。不过她还是掩住内心的羞涩,瞪着我骂道:“你个色狼看什么呢,正经点好吗?”

  “我靠,明明是你大半夜穿成这样来找我好吗,我是男人难免会多看两眼呀。”我不服的争辩道。

  “就你屁话多!”周思雨瞪了我一眼,紧接着坐到了我的床边。

  我心里猛的一跳,拉了拉被子,“思雨,你要干吗,我现在受伤呢,你要是想的话等我伤好了再来好吗?”

  周思雨一愣,举起手掌就想打我,不过想到我身上有伤又把手停了下来,向我骂道:“你净瞎想什么呢,谁要跟你那个呀。”

  我松了手中的被子,向她问道:“那你找我干吗?”

  周思雨收起了刚才开玩笑的样子,看着我认真的说道:“顾飞,你以后不要再跟何聪他们作对了,也不要跟林杰他们一起玩了,你会变坏的,你好好的读书不好吗?”

  闻言我愣了一下,脸色立即变得暗淡了下来,我看着周思雨,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是担心我,但是这可能吗?我向周思雨说道:“怎么思雨,难道我现在有什么不好吗?还是你不喜欢我?”

  周思雨听我这么说,顿时语塞,“顾飞,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我这是为了你好,你在这样下去对你不好,你会变坏的,你跟林杰他们不一样,你爸妈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的,你要是变坏了,那他们怎么办?”

  听完周思雨的话我又是一愣,没想到周思雨还能说出这么深奥的话来。不过当即我苦笑道:“思雨,你不要这样说我,我当然知道我是我爸妈的全部,但是你知道吗?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一定不会,为什么一定要读好书才能有出路,你说我会变坏,可是你看到我变了吗,我要是不跟着林杰他们,难道你要我像以前那样天天被人欺负吗?要被人瞧不起吗?你知道被人瞧不起听别人热讽冷嘲有多难受吗,不!你根本不懂,别忘了你曾经不也是瞧不起我吗?所以说,这个社会要想赢得别人的尊重,那就必须比别人强。”

  周思雨听完我的话,突然眼睛红了起来,她认为我还在怪她曾经看不起我,可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随便你吧!”周思雨说了这句话后,就捂着脸从我床上站了起来,站起来的时候,我还看到她的一滴泪水滴在我的床上。

  直到门口响起砰的一声,我才回过神了,周思雨刚才是不是哭了?她哭了好像,是不是自己说得有点过分了,唉!算了,睡觉。。

  周思雨回到她的房间后,立即就趴到床上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后,她生气的拿起床上的一只大狗熊,生气的拍着它,嘴里还骂着,“死顾飞,臭顾飞,老娘现在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这么说我,竟然还怪我当初那样对你,我不是跟你道过歉了吗,哼,老娘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了中午,起床后并没有人在家了,看来李慧也上班了,而周思雨也在学校,不过幸好李慧还留了饭菜给我,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小飞,阿姨要去上班了,要是你饿了就把饭菜热一下,晚上阿姨再回来做饭给你吃。”

  我笑着把字条看完,心里暖暖的,感觉李慧真的是对自己太好了,就好像是自己的亲阿姨一样,待自己就像亲人一样,不过我没想到,多年后我们还真的是一家人。

  吃过饭后,我感觉睡了一觉,伤口好多了,没有昨天那么疼了,不过动作太大的时候也还是发痛。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我想了想还是给林杰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几声传出了林杰的声音,“是阿飞呀?”因为我用的是家里的电话,所以林杰也不敢确定是我。

  我应了一声,“是我,你在哪呢?没去学校吧?”林杰回着说现在这个样子这么回学校,说他正在家里呢。

  “那你出来吧,把汪东阿晨他们也叫出来,在家里闷死了。”我向林杰说道,林杰应了一声后,就挂了电话。

  后来我又在家里待了半个多小时后,林杰又打电话了过来,说已经叫上了汪东他们,现在出来吧。

  挂了电话后,我收拾了一下行头,虽然受伤了,但还是得保持我这帅哥的风范不是。

  走出了家,向约好的地点走去,走了二十分钟,才来到闹区,而我们也是约在了这里,很快就见到林杰刘远胜他们四人。

  “飞哥!”他们向我招手招呼道。

  我笑了一声走过去,后来我们在街边一家奶茶店坐了下来,喝着爽口的奶茶,我看见他们身上跟我一样,都绑着纱布,不由说道:“兄弟们,真不好意思,都是我害了你们,被砍先不说,还害你们进警局了。”

  “哈哈...”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汪东说道:“飞哥说的是什么话,我们不是兄弟吗?兄弟用来做什么?不就是用难同当吗?”

  “哈哈,汪东这话我喜欢听。”刘远胜大笑了一声,拿起奶茶杯跟汪东碰了起来,妈的!这两以为是酒呢。

  林杰拿出一根烟点上,看着我说,“是呀,阿飞,何必说这种话呢。”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暖,笑了声,“好了,既然是兄弟那我也不说这些了,只是我们还是得想个办法来对付大鸡他们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摧花王子说:

  这两天发现撸撸都不这么涨了,大家给点力呀,每天点一下书页面的撸撸,就算是对王子的支持了,没点追书的朋友也记得追一下噢,写书不容易,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希望大家可以喜欢就支持一下呗,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