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停下,周思雨立即跑到我面前,担心的问道:“顾飞,不上课你去哪?”我看了一眼周思雨,在这一刻我确实看见了她眼中的关心,不过现在的我不需要关心,“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家了,你回去上课吧,别在跟着我了。”

  说完后我又继续向前走,而周思雨还打算跟着我,不过被我不爽的吼了一句别他妈再跟着我了。然后她才停住脚步。

  我不管门卫的阻拦,走出了校门,来到一座不知名的池塘,在这一刻终于没有人了。我一下子浑身松软,跪在地上痛哭了起来,不是因为身上有多疼痛,而是心里疼!疼爆了!我不就是想上个学好好读书随便泡个漂亮的妹子吗?但是为什么这么难,为什么要一而在的欺负我?难道我真的那么好欺负吗?难道连个女人都能随意的踩我脸吗???告诉我,是不是这样??

  想到我爸的儿子在学校被人这样无情的欺负,尊严被人无情的践踏,我自己都觉得心疼。不行!我是来自山村的一个男人,我他妈不是孬种让人想捏就捏,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一定!

  回到家后,李慧上班,周思雨在学校,没人!我在浴室里洗了将近四十分钟的冷水澡,试图洗掉何聪跟何梦晴那个贱人带给我的耻辱。可是不管这么洗,我的脑海里始终都有一个念头,报复!报复他们,让他们知道我顾飞不是好惹的,我要让他们跪在我面前,最后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跪舔。有了这个念头后,我心里突然舒坦了许多。

  等我从浴室出来后,正好是周思雨放学回到家,而我此时是刚洗完澡,身子只穿了条五分短裤,身上也赤裸着,被何聪他们打的伤痕一展无余。本来我以为周思雨一个女孩见我没穿衣服会害羞的,可是她没有!她只是关心的向我问道:“顾飞,你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院?”

  我看得出来周思雨对我的关心是来自于真心的,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周思雨这么关心我了?难道是因为同情,还是感谢?我不懂,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懂吧。我勉强露出个笑容,“我没事了,只是身上有点痛而已,这点小伤不用去医院的。”

  最后又是周思雨帮我擦药了,只不过这次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当我趴在沙发她帮我擦药的时候,她的手指或者身体的某个部位难免不会触碰到我。这身体疼痛的情况下,这个感觉加上她身上淡淡的向往,居然让我有了反应,好在是趴在沙发上,不然被周思雨发现那可就丢脸了。

  擦完药后,周思雨叫我坐好,语气深长的跟我说,“顾飞,这件事过了就算了吧,以后别在招惹他们了,何聪你是斗不过人家的。”

  听到周思雨的话,我看了她一眼,心里想着我顾飞做下的决定就从未更改过,出了让他们付出代价就不会让他们好过。不过我没必要跟周思雨一个女孩子说这个,我只是苦笑道:“我知道,他是高二界的老大嘛,只是!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也跟你没关系了。”说完我站了起来,向我的房间走了回去。

  在房间里我看着镜子里面的那张俊俏的脸,黝黑的皮肤,我狠狠的一巴掌扇到自己的脸上。啪!脸上立即出现了红彤的掌印,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狠声道,“顾飞,记住,没有人可以欺负你,谁要欺负你,请你把他打趴,然后告诉他,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恶的,你不是一个孬种,告诉世人,农村人没有孬种!”

  第二天,走在学校的路上,看着缓缓升起的太阳,我露出了一个微笑,高二老大吗?去死!

  Y酷K-匠网永kb久jT免.费o看小说

  回到学校后,很多同学都把目光聚集到了我的身上,我知道他们为什么看着我,无非就是昨天我被打了。不过我并不在意,直接走到了我的座位上,何梦晴那贱货还是以一种轻视的目光看着我,像是看一个失败者一样。而我并没有理会她的目光,只是盯着她的大腿想着,你个贱货,总有一天会被玩翻。

  在昨晚睡觉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了报复何聪他们的具体想法。在上课的时候,我比平时多看了汪东几眼,心里打定主意后,我决定下课后就去找汪东谈谈。

  等下课后,班里热闹玩耍了起来,而我直接向汪东走去,直走到汪东的座位面前,“汪东,能出来一下吗?我有点事想跟你说说。”

  虽然我们是同班的同学,但是我们还是第一次说话。汪东抬起头看着我,疑惑的问道:“顾飞?怎么了?你找我干吗?”

  “当然是找你有事!”我回了一句,然后就走出了教室。而汪东皱着眉头想了想,最终还是出了教室,其实他更是好奇我找他到底干吗。

  站在学校的花园里,汪东嘴里叼着一根草,向我说道:“顾飞,现在可以说了吧,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我看了一眼汪东,顿时觉得他很有混子的气质,一副我无所谓的样子。我向他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想问问你,你还记得你被何聪打吗?”

  听到我的话,汪东的表情一愣,随机有点生气的说道:“顾飞,你什么意思?嘲笑我吗?你昨天还不是被他们打了,而且!你被打得更惨!”

  我笑了一声,意识到了汪东的不高兴。说你别误会,我叫你来不是比我们谁被打得更惨的,我只是想确定一件事,你被何聪打难道你甘心?你服吗?你宁愿一直被他欺负吗?

  汪东听到我的话,深思的皱了皱眉头,看向我问道:“什么意思?”

  我收起脸上的笑容,说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不甘心就被他们这样欺负了而已,我只是想证明我是一个男人而已,而只有收拾了何聪,才能证明你我是真正的男人,怎么样?敢吗?”

  汪东听到我的话后,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向我问道:“天啊,你在说什么啊?你确定你了解何聪吗?你确定你要跟他作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