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祖辈世代也都是农村人,虽然我在农村长大,但是我跟别的农村孩子不一样,我从小就特别的聪明机灵,因为我喜欢趴在隔壁家的围墙上偷看邻居家的姐姐们洗澡。

  本来我对男女之事没有什么概念的,但是直到有一次晚上我跟村子里的伙伴们玩耍完独自走到回家的路上,经过我一个玩伴二娃家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事,因为农村那个时候还比较落后,房子是烧砖房,房间的窗口没有玻璃,只是放了一块残缺的木板放在窗口挡风。当我一个人经过二娃家窗口时,我发现里面房间灯亮着,我一时兴起透过木板的间隙看了进去。

  妈呀!看向房间里面的时候,我看见了二娃他爸妈两人躺在床上运动着,因为木板的间隙不是很宽,传出二娃他妈妈的喘气声,说什么快点,受不了了!

  我当然知道他们在干什么,看得我反应非常强烈的,后来我记得我的鼻血还流了下来,我还以为是上火了,害我几天都不吃辣条了。可老天真是太爱我了,这种事总是能让我碰上,在我十三岁那年,我记得是非常的清楚,而且这次看见的比上次二娃他爸妈的可热血多了。

  因为小时候贪玩,夏天的晚上的时候田里会有青蛙,我拿出电瓶灯去点青蛙,可你们知道我看到了啥,我又看见村里人在那啥了,而且那是在田边的玉米地里看见的,那是我村里一个叫大牛的青年哥,我记得他没结婚呢,可是他抱着那个滚在玉米地的女人却是我们村里一个外出打工青年的老婆。

  当我的电瓶灯照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滚在玉米地里闹得正欢呢,很清楚的记得,裤子脱了,衣服没脱。他们被我发现的时候,跟我一个反应,都被吓了一跳。后来他们两人急忙穿好衣服,跑到我身边,那个大牛哥给了身上一百块钱我,让我别把这件事情往外说。一百块钱对一个农村孩子来说,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所以我很开心的就答应了他们。

  直到我到镇里上了中学后,我开始清楚的了解到男女之事,而且我也开始有了一个男人应有的欲望,而且欲望比同学们都要强。中学老师多,其中不缺乏有女老师,还有漂亮的女同学,在学校上课的时候,漂亮一点的女老师和女同学,都是我臆想的对象,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清楚的知道,我是一头狼。

  后来开始有一天,我在镇里有一个同学,周末放假的时候我去他家里玩,他拉着我去到他的房间,拿出一张碟片放进DVD,后来电视里就出现两个岛国明星在家中的客厅那啥的画面,当时我很兴奋,没错,那碟片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岛国爱情片,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学会了撸管。

  我人生中的转折点来了,初中三年过得很快,我的成绩很好,当中学毕业后我已经满十八岁了,考上了城市的高中,你们不要奇怪,农村的孩子上学会晚一点。

  因为要是我去城里上学,那就意味着我要离开家了,在陌生的城市里要一个人生活了,钱对于我父母来说不是问题,他们一直希望我能好好读书,将来能走出农村,能有出息,不要像他们一样一辈子只能在农村里种田耕地,所以我考上了重点高中,哪怕是借钱,他们也会供我读的,只是他们担心我一个人到了城市里怎么生活,住在哪里?

  后来也不知道我爸怎么办到的,他是说之前他们在城里打工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在城里住,让我以后到了城里上学去跟她住,我爸已经托人家照顾我了。就这样,在临近学校开学的时候,我揣着老爸辛苦借来的七千块学费和生活费坐上了开往城里的火车。

  第一次离开家门,看着老爸老妈发红的眼圈,历经生活的身影,他们站在列车站台冲我不舍的挥手。那一刻我心里很难受,不舍的回头看着他们向火车走去,眼圈红红的,不过我强忍着不在父母面前流出泪来,我只跟他们说了一句,“爸妈,你们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我会好好的努力读书的。”

  直到上了火车,找到我的座位坐下后,我才望着车窗泪水滑落了下来。坐了一个下午的火车,我才到达南中市,提着两大包的行李包,像个土包子似的东张西望走出了火车站,到了火车站出入口,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号码,我走到路边的公共电话打了起来,电话很快就打通了,当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声音的时候我懵了,我之前并不知道老爸的这个朋友是个女的。直到电话再次传来声音,我才回过神来,我问道:“喂,你好,我是顾飞,顾大山的儿子,请问你是李慧吗?”

  “噢,我是!原来是顾飞呀,你爸已经跟我打过电话了,他已经跟我说了你的事情,你是不是已经到南中了,阿姨去接你。”电话传来李慧热情的声音。

  我说是的,现在我就在南中的火车站出门。李慧说叫我别去哪,在那里等着,她马上出来接我。挂了李慧的电话,我坐在旁边的一个椅子上,静静的等着。同时看着灯红酒绿的高楼大厦,我心里想着,我顾飞的新生活要开始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等了没多久,突然一辆小汽车停在了我的前方,然后有一个将近四十岁的女人走下汽车,女人穿着一条黑色的裙子,她的皮肤很白,虽然看得出来也有了一定的年龄,但是我看过岛国爱情电影,我觉得她就像那里面的人妻一样,不像我隔壁家的王大婶,那皮肤又黄又粗糙,就在我习惯性想她的时候,我没想到她竟然向我走来了。

  我心里一惊,她该不会就是电话里那个李慧吧,天啊!看来是有钱人啊,还开着小车。看来我没想错,她确实是李慧,她走到我的面前,向我笑道:“你就是顾飞吧?”

  听她说出我的名字,我知道她就是李慧了,我急忙站了起来,礼貌的回道:“李阿姨好,我就是顾飞,麻烦你了。”

  李慧听到我的话,笑了起来,说我真有礼貌,然后就帮着我提着行李向她的汽车走去。刚从农村出来,大的世面没见过,农村人的那份质朴我还是有的,虽然我也很狼。

  坐在车里跟李慧一路聊着,车子开到一个小区楼下,然后李慧就带着我提着行李到了她家,当李慧打开她的家门请我进去后,我发现她的家里很大,有四间房间,一个宽敞的客厅,应有尽有,家里很明亮,各种灯都在开着。第一次来到这么干净高级的房子,一直生活在农村的我一下子不习惯了。

  李慧看得出来我有点拘束,她笑着向我说不要客气,就像是到了自己家里一样。说完李慧突然大喊了一声,“思雨,快点出来了,家里来客人了。”

  %n酷,匠zh网永,久,免费、“看Z;小(说

  听到李慧的声音,我一惊!难道这家里还有人,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按理说李慧这个年纪应该结婚了。没一会,一个房间门被打开,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少女走了出去,看到这个少女我的脑子瞬间一激灵,漂亮!

  女孩看模样年纪跟我差不多大,皮肤看上去很水嫩,瓜子脸标志的五官,身材也是苗条,不过女人该有的,她的都完全发育了,看到她我心里有股小激动。她向我们慢慢的走来,到了李慧面前说道:“妈,怎么了,人家正忙着呢。”

  李慧瞪了一眼女孩,然后向我介绍道:“小飞,这是我女儿,周思雨!”说着又向女孩说,“思雨,这是顾飞,以后顾飞在这里上学,他就住在我们家了,你们可要好好的相处。”

  作为客人,我收起了心里对周思雨的臆想,礼貌的跟她打招呼,“你好思雨,不好意思,以后要打扰了。”周冬雨的态度让我有点尴尬,我这么热情她却冷谈的对着我嗯了一声,然后说冷谈的说了一声你好。

  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点瞧不起的意味,我脑子很激灵,把她的反应都看在眼里。我想或许他是看不起我是农村人吧,再加上我这一身乡下人的标准装扮,她一个城市大小姐看不起我也是正常的,作为一个农村人,我的心胸还是很宽广的,对于周思雨的冷谈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打过招呼后,周思雨又回到她的房间了,而李慧则带着我来到另一个房间,说我以后就住这房间了,她让我收拾好行李,然后她出去做饭,收拾完就可以吃饭了。

  我们三个人坐在客厅里一起吃了饭,通过跟李慧的聊天我对这个家庭也有一些了解,原来李慧是离过婚的,法院把周思雨判给了李慧,还说周思雨的爸爸因为她是个女孩,很少关心周思雨的。我已经看得出来周思雨的脾气不好了,不过转念一想,她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我也就能理解了。

  整个吃饭的过程周思雨都没有跟我说上几句话,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装13,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虽然我理解她是单亲家庭,不过我开始对她的这种性格有点反感了,让我意外是她竟然是跟我同年的,而且她也是跟我一样,即将要读高中,要命的是她居然要跟我读一个学校,这意味着我即将要跟这个性格高傲的大小姐做校友了。

  晚上我躺在陌生的房间里,一时间还真的睡不着,可能是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不习惯导致的失眠吧。最后我看了看床边的时间,现在都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这时我感觉有了尿意,我急忙起来上了厕所。外面客厅夜灯还亮着,我走到了厕所。

  嘘嘘出来后,我关掉了厕所灯,等回到客厅的时候我走得很轻,我怕影响到李慧跟周思雨休息。这时我注意到周思雨的房间已经熄灯静悄悄的了,看来她已经休息了。只是李慧所在的房间居然灯还在亮着,我不自觉的愣了一下,可就在这时,我听见了李慧房间里隐约的传出了动静。

  这似乎是那种声,但是距离太远,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只是隐约的听到好像是那种声。这让我脑子一震,同时我又以为我是出现了幻听,可是又隐隐约约的传了几声。最终我没忍住好奇向李慧的房间走去。

  我走得很轻,来到李慧的房间门停下,我立即静下心来仔细的听着。这一下我可听清楚了,原来我不是出现了幻听,确实是李慧从房间里发出的声音,而且这声音把我体内的邪火瞬间点燃了,这声音很像我看过的岛国电影里面,那些女主角发出的声音。

  在我体内热血躁动的同时,我又觉得自己很无耻,妈的这可是李阿姨啊,我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的偷看她呢?虽然内心有一点挣扎,不过当再次听到房间里李慧发出的细微声音,我还是忍不住向门口看去。

  这种小圆球在李慧家所有门都是装有的,可以透过它面前的看清里面的状况。卧槽!透过圆球我看到了一副让我热血沸腾的画面,这个小圆球正好可以看见房间深处的一张床,而此时我看见李慧穿着一件暴露的吊带睡衣躺在床上微微的摇动着,重要的是我看见她一只手拿着什么东西在她的裙子里面玩着,另一只手也在摸着她自己的身体,我听到细微的喘气声就是她躺在床上发出的。

  我已经是一个十八岁大的男人了,对男女之事也是了解了不少,我知道李慧她这是在自卫。这让我很震惊,没想到李慧这么一个随和的女人,竟然会做这样的事。不过当我转念一想有又明白了,俗话说女人三十到四十岁之间如虎,李慧离婚多年,又没有再嫁,难免会有需要。只是这种事为什么又让我遇到了?

  看着李慧在床上浪浪的样子,我的有了强烈的反应,体内躁动了起来。真的,脑子发热我甚至有这样的一股念头,我想推门进去问问李慧需要帮忙吗。不过我还是不敢,毕竟我刚认识她,而已我得叫她阿姨呢。

  我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的继续看着摇动的李慧,她的喘气声就像是勾魂曲一样吸引着我。这时我感觉到了鼻子一阵发热,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我一摸,顿时手掌有鲜红的血,我靠!我郁闷的暗骂一声,急忙离开回到我的房间,我知道我不能再看下去了,不然我怕我会憋死。

  不过在房间里,我始终不能平静下来,最终我还是不要脸的想象着刚才李慧的样子撸了一发,它才肯罢休。

  在李慧家里住了几天,她对我很好,对我嘘寒问暖的,知道要开学了还特地买了几身新衣服给我。这么好的一个漂亮阿姨,要不是那晚我看见她在房间里自我安慰,我都不知道她还有这么疯狂的一面,每次我看到她的时候,都会想到她那晚在房间里的那幕,这让我每次都对李慧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周思雨还是那副大小姐的样子,通过这几天的接触我发现她好像不喜欢我似的,不跟我说话,一跟我说话的时候都是一副鄙夷的神情,嘲笑我是土包子,乡巴佬。这让我对她暗暗可惜,这么漂亮的妹子,脾气咋这么差呢,本来看你那么漂亮,我还对你有点想法的,现在,我恨不得离开周思雨远一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