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了老赵的声音:“喂,我有三件事和你说,两件关于咱们球队的,一件关于你的。你先听哪个?”我想都没想:“咱们队的。”“曾成转会了,接替他的是年轻门将曾俊铭。然后又免费加盟了一个后卫,李云龙。还有一件是下周球队要去西班牙拉练。至于最后一件,就是那天的事,我发现你从小就是成绩就比别人好,但是这个优势不是白来的,你得比别人更加努力。也比别人更加劳累。更何况你还是个以事业为重的人。那么这些条件会使你有一个想法,这种想法就是你希望找到一个成熟稳重的另一半。而成熟稳重的女性太少了,但罗敷偏偏就是一个。对你喜欢的人的感觉确实存在,但不是你那样。所以你只是没找到对的人而已。”听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好,谢谢你,老赵。让那个曾俊铭去训练基地,我要练练他。”

  在安顿好徐槿萱和老黄之后,我就开车去训练基地了。其实我这次叫他来就是想试试他的能力,不行的话还得再买门将。我去训练基地从来不开车,因为我家离那里不是很远。我向来都是骑着我的自行车去的。今天也不例外。我骑了不过十分钟就到了,看到曾俊铭正在那儿等我呢。这曾俊铭长得眉清目秀,很是俊俏,想必早已成家了。毕竟好男人很少啊!我带着他到了球场上,我决定就从任意球上面下手。我先是用了5成实力,我实力的5成对于国内门将来说就已经是百分百的进球了。我站到球前,一脚弧线球直飞死角,但他反应奇快,扑了出去。我又用九成实力,这九成便是皮尔洛贝克汉姆之类任意球大师的十成。不过这曾俊铭可谓是自有足球以来最好的门将,练罚十球,一球没进。最后,我该用全部实力了。果然,曾俊铭还是抵挡不住这么厉害的射门,球进了。不过我对他还是特别满意,他能力很强,想必日后恒大的失球率要直线下降了啊!

  我骑着折叠小毛驴走着回家的路上,忽然发现前面貌似有情况。定睛一看,我勒个去,这是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啊!只见三五个壮汉正围着一个女人。那女人露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咦?那不是罗敷吗?她尼玛也有今天?哼,让那群人上了她也好!

  于是,我去帮她了。我真是个傻子,这心总是狠不下来。我冲上前去:“你们要干什么?”其中一个光头大汉,向前走了两步,想必他就是那几个人中的老大了。“小子,我们的事你别管,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二话不说就和那群人干了起来,我是学过跆拳道的,技术相当了得。

  光头大汉一拳向我打来,我后退一步,抬起右脚狠狠向他踹去。这货疼得死去活来的。那群人一看大哥倒下了,都向我围过来。我三两下将他们解决了,忽然感觉脑后一疼,两眼一黑倒下了。我的智商天生就比别人高。在我晕倒之前发现所有人都被我打趴下了,所以不存在背后偷袭的情况。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是罗敷,这是一场戏,目的就是把我引来。我的心又碎了。但是他是怎么知道我要路过这里的呢?现在是联赛间歇期啊!

  酷rB匠U网Z唯一正{版(|,a,其他都{是盗版o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贫僧正被绑在椅子上,身处飞起的工厂之中。面前站着罗敷和几个大汉,贫僧看到她那贱样就想上去抽她。亏劳资喜欢了你那么多年,贱人!都得死!

  罗敷还是用那副丑恶的嘴脸说:“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当初我牺牲自己让你帮我一场球,你不愿意,非得把你绑着来才高兴,是吧!”我怒了:“!真tm傻!”她一听我这么骂,说:“给我打!”于是贫僧被打了一顿。她说:“我给你看一个人,保证让你很吃惊!”我哈哈大笑:“不用给我看了,是李佳缘吧!”她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当年你测出自己的智商是110当然时候,你为了证明你比我强就让我也去测,结果是113,而这个三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也注定你比我差!你和李佳缘的关系一直很不错,或者说是狼狈为奸。当时荣国和我说了他要结婚的事,我着实吃了一惊,我奇怪为什么她会忽然答应荣国呢?首先真爱是不可能了,因为赵启航那里看到李佳缘和一个男人很亲蜜的待在一起。如果是因为钱的话,我派去的老黄不会失败。所以只有,一个解释:你要让他在和你们的比赛中一直踢假球,而李佳缘的好处便是金钱。”罗敷脸色煞白,不过在几秒钟后又恢复过来,说:“那又怎样,你不是照样被我带到这里来了吗?现在你是跑不了的,我说过,和我做敌人的人都得死。”

  “我都说了我比你智商高,你还以为能如愿以偿地杀了我吗?”“不可能,你派出的黄日恺和赵启航都被我识破了。和李佳缘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我找来的群众演员,而且你会用赵启航来跟踪我,我就不会再跟踪他吗?所以你根本没有打败我!而且你的计谋我都识破了。你去训练基地的事就是跟踪赵启航的人听到的。”我面不改色的说:“如果我说这些都是我故意给你发现的呢?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靠跟踪和金钱而赢了你。所以,一切都是我预料好的,包括你用反跟踪和群众演员的事。”她颤抖了,我接着说:“忘了告诉你,那个群众演员是我表弟,是我派他来给你当演员的。而且,赵启航那个电话也是我让他故意被你们听到的。目的就是让你们坠入陷阱。”她呆住了,许久她才回过神来:“薛跋啊薛跋,我真是小看你了!都说人对自己喜欢的人会很放心,所以无论他喜欢的人做什么事都不会发觉,但你居然能够免疫,果然不是常人!”我哈哈大笑,即是笑他的不自量力,又是在自嘲。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把自己当仇人的人。“不是我免疫,而是我早就不喜欢你了。老赵,带着警察叔叔出来吧!”看着她被警察带走,心里有股说不出的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