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里响起了一阵阵呜咽的风声,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正值九月份,虽然要到七点多天才会黑下来,但这时候天边的太阳早已经落下了山头,而这个厕所本来就不向阳,加上太阳落下了山坡,没有阳光的照射,厕所显得非常阴暗。

  加之我跟地中海现在是躲在狭窄的单人洗手间里,关上门就更加黑暗了,比外面的环境不知道暗了多少,听着这时不时响起的呜咽风声,真的有些渗人。

  那阴风本来不算冷,但吹在身上,我连背脊都感受到了森森的凉意,厕所没有响起脚步声,几乎可以肯定,十有八九是周强来了。

  只有鬼是用飘的,所以不会发出什么声响,怎么周强这么快就来了?那什么张三疯难道已经领便当了?还有地中海不是说周强没有发现他进厕所吗?这倒好,白白把周强引了进来,真是坑啊,不过现在想那么多也没有用了,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了,相比于被女鬼索命的那一晚,我觉得现在的情形比那晚好多了。

  至少我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地中海站在旁边,身边有一个人陪着,总会让人多一点安全感,也不会让人那么害怕,就好像我看恐怖片一样,置身于阴森诡异的环境中时,只有一个人,我就会感到很害怕,但如果有两个人,我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还不算太糟糕,看了眼旁边的地中海,我的心情就安定了不少,至少身边还有地中海陪着,情况还不算太糟糕。

  目前最要紧的还是应该想想,该怎么才能摆脱眼下的困境,经过上次的经验,我至少知道了一点,鬼不是无敌的,他们也有忌讳,就好像西方吸血鬼一样,就怕蒜头和十字架。

  而魅儿也跟我说过,阴阳相隔,鬼魂本不应该存在于阳世,人死后,就只有了尸气阴气,所以这些阴间的鬼东西都很怕阳气,只要一个人气血旺阳气足,就算是鬼也不敢轻易近身,因为会被阳气灼烧,所以人没必要怕鬼,人是活在阳世的,是阳世的主人,而鬼只是不属于阳世的物种,作为阳间的主人,又何必怕那些鬼东西?

  要怕也是鬼怕我们人才对!没错,不用怕,魅儿说过,人遇到鬼要是害怕的话,就会让自身的阳气减弱,导致心气虚弱,这样就会给鬼可趁之机。

  想起魅儿说的话,再看了旁边的地中海一眼,我心里的胆气顿时一下提了上来,忽然之间,就感觉没有那么害怕了。

  怕什么?不就是个鬼吗?要是敢来惹老子,分分钟灭了他。

  想到这些,我顿时心中大定,同时我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裤包,黄半仙给我的那张黄符就放在这个裤包里面,自从感受到黄半仙给我的黄符的威力后,这张黄符我就一直戴在身上,而且我今天来学校,要做的事本来就跟灵异鬼事有关,就更加要把黄符带在身上了。

  摸了摸裤包里的黄符,我就更加不感到害怕了,不管怎么样,我至少还有黄符护身。

  我又扭头看向地中海:“王老师,不用怕,我们找个机会冲出去。”

  “冲出去,怎么冲出去?”地中海听到我的话,显然愣了一下,相比于我的淡定,地中海明显害怕多了,我见他额头都冒出了冷汗,一脸胆战心惊的模样,再没有了平日里的半分威严,我看见他全身都在发抖,脸色发白,双腿打颤,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要多窝囊有多窝囊,在这种情况下,他也顾不得他做老师的形象,或者说,他的这种反应都可能不受他的身体控制。

  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好鄙视的,因为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也没比地中海好到哪里去,我想任何一个普通人撞鬼了,都会感到恐惧,感到害怕。

  “不用怕,等会儿我打开门,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要看,只管往外面冲,现在我们已经被周强发现了,还躲在这里也不是个法子。”我压低了声音说。

  “好,我听你的。”地中海暗暗吞了口吐沫,他虽然很害怕,但显然也意识到一直待在这里不是个办法。

  “准备。”我压低了声音。

  地中海两边脸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他目光紧紧盯着我的动作,喉咙在不停的咽口水。

  我这时候其实也不轻松,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其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人类的速度终究有限,人跑起来跑得赢鬼吗?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而且周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虽然我跟地中海是躲在厕所里的,但既然已经被周强发现了,那我们的躲就没什么意义了,我们早已在周强的眼皮底下,置身于明处。

  但是周强到现在都还没现身,他明明发现了我们,却不现身,只要他不现身,我跟地中海都是肉眼凡胎,根本就不可能看见他,所以要跑的话,能不能跑得过,这是个未知数。

  但如果不跑,那就是在这里坐以待毙,周强要是在厕所里对我们下手的话,到时候就更难逃跑了,所以趁着周强还没现身,现在正是逃跑的最佳时机。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念着,不要紧张,不要害怕,一鼓作气,全力冲出去!再怎么样,我现在也不是一个人,有个人陪着,就更加不用怕什么鬼了。

  紧张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后,我伸出手握在了门柄上,都准备开门冲出去的时候,却突生异变!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的手握在门柄上,然后我扭头看向地中海,眼神示意他一起冲出去,可是却没料到,地中海却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瞬间扑到了我身上,同时咧嘴一笑,显得格外阴森,他紧紧掐住了我的脖子:“你想往哪跑?”他的声音透着一股阴森,还有些尖锐,充满了森森的寒意,这绝对不是地中海的声音!

  )酷}`匠网“h首Wk发e3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