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黄半仙肯定是有真本事的高人,从他给我的那道黄符就可以看出来,我从他那里花十块钱买的黄符,就真的对爱丽丝酒店那个女鬼产生了作用,如果找到他本人帮忙,岂不是更厉害?不过魅儿也不是那个女鬼能比的,万一找到黄半仙,打不过魅儿,我就要遭殃了,所以这件事还是要谨慎对待,不能轻举妄动,毕竟事关我的生命。

  一个不慎,我恐怕就要玩完了。

  “对了,你们刚才说经历灵异事件,难道你们真的经历过灵异事件?”听完陈伟和刘文宇的叮嘱,我忽然抬头对他俩问道。

  “没错没错。”一听到我的问话,刘文宇马上就来了精神,他抬头张望了一眼四周,然后把头凑到我身边,神神秘秘的说:“我告诉你,我八岁那年见到了鬼,我在我们老家的池塘,见到了一个鬼影子,那个鬼影子还在池塘里面划水!”

  “额……你是不是看错了,你怎么知道那是鬼影,万一是人影子,或者是有人在池塘水下潜泳呢?”我无语的说。

  “不会看错的,我八岁的时候又不是近视眼,怎么会看错!”刘玉文拍着胸膛,信誓旦旦的说:“从那以后,我就相信世界上有鬼存在!”

  这家伙果然是个逗比,就在池塘看到一个影子就说是鬼影子?这丫该怀疑的不应该是自己的眼睛,而是自己的智商,其实很多人小时候都会把一些东西看成妖怪幽灵什么的,比方说下午或者清早视线不透明的时候,你就可能把一棵大树看成张牙舞爪的鬼,结果等走近一看,才发现是自己吓自己。

  跟我这两天经历的事比起来,刘文宇的事简直就是小儿科,我在想,我要是把我撞鬼的事说出来告诉他们,他们恐怕都还会不相信,虽然这两人都相信鬼神之说,但比起我的亲身经历,还是差了很多。

  我正打算问陈伟的时候,上课铃忽然响了,没办法,我们仨立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节课是英语课,我英语基础太差了,上英语课的时候就跟听鸟语一样,基本听不懂,以往上英语课的时候,我不是玩手机就是睡觉,不过上节课刚调了座位,坐到这个传说中被诅咒的座位,我屁股都还没坐热,现在也没啥心思玩手机或者睡觉。

  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课桌,想看看这个被诅咒的座位的课桌跟其他座位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不过我转念一想,如果被诅咒的座位真的是从十年前那起死人事件开始,都过了十年,十年前的课桌到现在应该早就换了。

  这个课桌看上去虽然不新,但怎么着也不像有十个年头的样子,既然不是十年前死的那个人的课桌,看了也没啥意义。

  于是索性还是睡觉吧,我把英语课本竖在了桌上,用英语书挡住,然后一头趴在了桌上,打盹睡觉。

  这两天我几乎都没睡过好觉,昨天心神恍惚,白天在教室的时候都睡不着,我这两天睡的觉估计也就几个小时,两只眼睛有很厚的黑眼圈,我趴在桌子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有人撞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擦了擦嘴巴的口水,每次趴在桌子上睡觉,我的嘴巴都会流出口水,也不知道为啥,我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发现是我的同桌用手推了一下我的肩膀。

  忘了介绍,我的新同桌,是个女生,名字叫林可可,林可可其实长得不赖,看上去挺清纯的一个姑娘,不过我在班上跟她关系一般,她在班上成绩中等,我感觉她是一个比较高傲的女生,因为在班上跟她关系好的男生几乎没有,她不像其他女生,能跟男生也打成一片,我在班上很少看见她跟男生说话,也不知道是不屑还是不愿跟男生交流,所以我跟她就是最普通的同学关系,老实说,我曾经怀疑过她不是百合。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她正不断朝我使眼色,我抬头一看,吓得我浑身一个激灵,那个老chu女居然正往我这边走来!

  老chu女是我们班英语老师的外号,我们的英语老师是个中年女人,由于她脾气大,动不动就骂人,罚抄作业,而且整天板着一张老脸,所以我们班的同学,都在私下里叫她没人要的老chu女,我英语成绩差,这个英语老师绝对有一半功劳,看着英语老师整天板着一张长满雀斑的脸,我就没啥心情听课。

  我多想有一个美女英语老师能教我们,要是美女英语老师,我学英语铁定卖力啊。

  英语老师本来一般都是站在讲台上课,她一般连讲台都很少下,就算走下讲台也只是在前排走走,基本不会走到后面来,所以我坐在后排,才能放心大胆的睡觉,但是没想到,今天这个老chu女,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居然舍得往后排走了。

  我瞬间清醒了过来,有些感激的看了眼林可可,我倒是没想到,这个我曾怀疑是不是百合女跟我没什么交情的林可可,居然会主动帮我,着实让我有些感动,难道是我长得太帅,把百合女都征服了?我不由擦了擦嘴边刚才还没擦干净的口水,一边YY。

  “王晓晓,你刚才是不是在睡觉?”老chu女板着她那张惹人嫌的雀斑脸,表情不善的看着我。

  酷HG匠$网正N版首ox发I

  “没有啊老师,我一直都在专心听课,老师你讲得这么好,我怎么舍得睡觉。”我暗暗抹了一把冷汗,这个老chu女不会是在讲台上看见我睡觉才走下来的吧?真是太险了,幸好有林可可把我弄醒了,我现在既然已经醒了,自然不会承认刚才睡觉,反正丫没现场逮住我,我就是不承认,你能咋滴?

  当然,我否认的时候也适当的拍了一下老chu女的马屁,因为这个老chu女从高一就开始教我们,我太了解她的个性了,就喜欢听别人说她好话,这就是说话的艺术,让她听的舒服了,也就不会找我麻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