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个等刘文宇说完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已经聚集了十几个同学,刚开始的时候,加上我在内,也就只有四五个同学,现在都围着十几个同学了,而且都围在一起听刘文宇讲故事,而且还都听得很入神的样子。

  我去,本来关于被诅咒的座位一说,班上知道的人并不多,我看除了刘文宇这种爱好八卦或者喜欢灵异的同学知道这件事,大多数同学都不知道,不过经过这一传播,我估计要不了多久,整个班上的同学都会知道了。

  接下来的事,告诉了我,我这次预估的很正确。

  在大概九点钟的时候,我看到陈伟走进了教室,我顿时激动的走上去捶了他一拳:“你这家伙跑哪儿去了,怎么现在才到教室?”想起刚来学校听到班上同学跳楼的事情,可真是担心死我了,我还真怕是陈伟出了事,幸好是我多虑了,陈伟没事就好。

  “我在外面逛了一圈,发生这么大的事,都在外面听同学议论呢。”陈伟回答说,然后他忽然惊奇的看了我一眼:“晓晓,不错啊,看你精神恢复了不少呀,看来应该是没事了吧。”陈伟看着我的样子惊讶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昨天还是一副死人衰样,整个人看上去都没什么精神,现在脸色红润,精神了很多啊,看来爱丽丝酒店的事对你已经没什么影响了吧。”陈伟笑着说道。

  “哦哦,原来你是说这个啊,没事了,当然没事了!”我笑着挠了挠头,爱丽丝酒店的女鬼确实不用担心了,不过我现在又被一个女鬼缠上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对了,你的脖子上是怎么回事?”陈伟又忽然指着我的脖子问道:“你的淤青还没消,怎么现在又多了一个创可贴了?”

  “没事,被刮伤了,所以贴了张创可贴。”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我总不能告诉陈伟我是被女鬼吸血了吧,虽然我跟陈伟是好哥们,但这些事还是不能说,这种跟阴间有些关的事情能不沾上关系还是最好不要沾上关系,不然很有可能会出事。

  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魅儿在我家住下来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也是没有办法,不然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让魅儿住下来的,谁会愿意让家里住一个女鬼呢不是?

  由于今天发生了周强跳楼的事情,今天一上午都没有上课,都是学生自由活动,到中午的时候,事情基本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中午的时候,学校发了一个广播,总之大概就是说,发生周强同学跳楼这种事,学校感到很痛心,然后就是说些书面话,无非就是让大家引以为戒,珍爱生命之类的事情,最后,学校宣布,虽然学校发生了周强同学的事情,但不会放假,今天下午照旧上课,请同学遵守纪律,不要乱跑。

  下午第一节课,本来不是班主任的课,不过由于班上发生了周强的事,所以第一节课并没有上,而是班主任到班上讲话。

  前面都是套话,无非就是做些总结,跟中午的时候学校广播讲的东西差不多,大约讲了半个小时左右,到要下课的最后十分钟,班主任说由于班上少了一个同学,教室最后多出来的那一个座位就不用了,要把最后挨着垃圾堆多出来的那个课桌搬走,重新调一下座位。

  听到班主任说要调座位的时候,我发现班上的同学,个个都是神情紧张,我一想,瞬间明白这些人都在紧张什么了,经过这一上午的传播,恐怕班上的同学都知道周强的位置是被诅咒的座位了吧,而且就算不知道被诅咒的座位,上午周强才跳楼,下午就要调座位,我看也不会有人愿意坐周强的位置,试想谁愿意坐一个死人坐过的位置?想想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吧。

  本来有同学说,上午周强才跳楼,下午就要调座位有些不妥,但是不管怎么说,班主任却一意孤行,说反正座位早晚都要调,周强同学也不会回来了,现在把座位调整了,以后也就不用调了。

  我觉得有些奇怪,总觉得班主任的做法急躁了点,哪有上午才跳楼,就算周强不会回来了,也不应该下午就调座位吧?不过班主任要调座位,就算同学们不乐意,也没办法,谁让班主任是一个班级的老大呢?

  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中年男人,地中海,个字不算高,一米六几的样子,还是教导处副主任,姓王,一般都叫王老师,或者就是叫王主任。

  班主任先是适当性的调整了一下其他座位,然后就到给周强的位置调座位的时候了,轮到周强的位置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顿时一个个屏息凝神,神情都充满了紧张。

  “王强,你去坐周强的那个位置吧。”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宣布道。

  我闻言顿时松了口气,还好不是我,我如今对这些事可是信得不得了,我是肯定不会愿意坐周强的位置的。

  “王老师,我是近视眼,而且我的眼镜坏了,坐在倒数第二排,看不清黑板啊。”坐在第三排的王强苦逼着脸站了起来。

  “这样啊,那好,王晓晓,你去坐那个位置吧。”我他妹的才刚庆幸完,就听到了班主任叫到了我。

  酷(#匠/网'3永1S久h免9费看VK小说&

  “王老师,这个……我也近视。”我顿时苦逼着脸站了起来,吞吞吐吐的说道。

  “你也近视?你不是也坐倒数第二排吗?以前怎么不见你说?”王老师板着脸说:“而且你成绩一直班上倒数几名,坐什么位置对你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我草,我要强烈控诉,地中海你这是差别待遇啊!差生怎么了?差生就不是人了吗?

  “王老师,那个座位有些邪门,我能不能不换。”我苦着脸说,我实在不想坐周强的那个座位。

  “王晓晓,你这高中三年都白念了吗?都什么时代了,还相信封建迷信,说出去都丢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