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境?我什么处境?”我跟魅儿放开了谈后,我心里反倒没那么恐惧了,魅儿刚才一时口快,似乎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这时候她故意提醒我这个,我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晓晓,我虽然临时改变主意不准备杀你了,但是我可没说我会就这么放过你。”魅儿忽然伸出红红的小舌头,有些妖娆的舔了舔嘴唇。

  我脖子一缩,这尼玛怎么好像一秒变dang妇了?她要准备对我做什么?不会想在这里把我强上了吧?

  A$更新A最¤J快上=k酷匠,3网

  “你准备做什么?”我抱着脖子,弱弱的问道。

  “不要做出这么恶心的模样。”魅儿嫌弃的瞥了我一眼:“放心,我不会吃了你,我只是想吸你的血而已。”魅儿像只饥渴的母豹子,妖艳的舔了舔舌头。

  “什……什么?”我差点没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你,你要吸我的血?”我结结巴巴的问她,我被吓得连说话都结巴了。

  “不错,你放心,不会很疼的,也不会吸你太多血,顶多两三百毫升而已。”魅儿妖艳的笑着。

  “两……三百毫升血?”我登时被吓得一哆嗦,腿都吓软了:“你……你这当是喝水呢?还顶多两三百毫升而已。”

  “呵呵……晓晓,我这可不是在跟你商量,你是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反正你的血被我承保了。”魅儿不在意的笑着说。

  “你为什么要吸血?你不会是吸血鬼吧?”我猛然想到了什么。

  “吸血鬼?”魅儿听到我的话,好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娇笑连连,我看她眼泪好像都要笑出来了:“晓晓,你是少女漫看多了吧,你以为这是在看少女漫啊,我可不是什么吸血鬼。”

  “这根少女漫有什么关系?重点是电视和小说好不,我看你才喜欢看少女漫还差不多。”我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而且连鬼都有了,就算出现吸血鬼,我也不觉得稀奇。”

  “这可不是在讲冷笑话。”魅儿突然板起脸:“我可不是再跟你开玩笑,我是现在就要吸你的血。”魅儿话还未落,我忽然感觉一阵香风袭来,魅儿瞬间趴在了我身上,她胸前的两个大馒头抵在我的胸膛,那柔软的触感,差点没让我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shen吟。

  这不是要吸我血,是要吸我的精吧!

  不过还没等我来得及享受这柔软的触感,魅儿的嘴忽然靠到了我的脖子上,然后我感觉我的脖子被咬了。

  “啊!”我瞬间从天堂跌落地狱,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我感觉到魅儿的牙齿咬破了我脖子上的肉,我的血液正在往外流。

  我没想到魅儿居然真的是要吸我的血,而且说吸就吸,都没给我准备的时间,那一瞬间我差点被吓得晕了过去,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有一天忽然有个人咬破了你的脖子,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真的是很惊悚,特别是咬破你的脖子还有吸你血的感觉,是那么强烈,我的脖子上可没有打麻醉药啊!

  这种事情以前只在看电视的时候看见过,我今晚上真TM是什么事都遇上了,我TM的感觉都像在做梦一样,真的一点也不真实,但是脖子上传来的强烈痛感,却在时刻提醒着我,这不是在做梦,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幸好我想起魅儿前面说过的话,只是吸两三百毫升血,不然我还真得被魅儿这突然的举动给吓死。

  没过一会儿,魅儿的嘴就从我的脖子上移开了,紧接着我感觉身体一松,魅儿香软的娇躯离开了我身体,她重新坐回了沙发上,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角残留的血迹,舔完后她还砸吧砸吧了嘴:“怎么感觉味道怪怪的?”

  我没有理会魅儿,因为我感觉我的头晕晕的,平白无故丢了两三百毫升血,身体肯定会感到不适,我头晕眼花的站了起来,走到厕所照了一下镜子,我看到脖子上留下了两排清晰地牙印,牙印上面还残留着血迹,不过说来也奇怪,明明没有涂止血药,我脖子上的牙印也那么清晰,但就是没有血液流出来。

  按理说如果咬破了脖子,血液肯定会源源不断的往外流,不过今晚我遇见的事,都已经不能用科学来解释了,现在我脖子上的情况,也明显不能用科学去衡量了。

  “晓晓,你的血液好难喝。”我正在厕所里照镜子的时候,魅儿砸吧砸吧着嘴走了过来,她还伸着她的小舌头在嘴边舔,虽然这模样看着很俏皮,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可爱,反而一阵恶寒,她舔得可是我的血液啊!

  “那可真是抱歉了,没让你喝到好喝的血。”我一脸无语,这他妹的叫啥事儿,喝了我的血还要走过来说一句我的血很难喝,我心头瞬间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这跟你平常不洁的行为有关。”魅儿接着说道:“你是不是经常做那事?”

  “哪事儿?”我迷惑的看着她。

  “就是那事儿啊,你们男人经常做的那事儿啊!”

  “不懂。”我一脸天真的摇头,其实魅儿说那事儿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在说什么了,不过我就是不承认!其实我也是故意报复她,我看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好不好意思说出来。

  “就是你不是经常看着A片撸!”魅儿生气的说:“真是的,非要我说出来,人家偶尔也想矜持一下嘛。”

  我没想到魅儿居然真的说了出来,她真说出来的时候,我反而有些尴尬了,被一个女人指着脸问你是不是经常看A片撸?试想一下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你怎么知道?”我挠着头,干咳了一声:“这个……你也知道,男人在这个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我身边又没有妹纸,就只能看片解渴了。”

  “难怪你的血不好喝,阳气不足。”魅儿瞪了我一眼:“从现在开始,以后禁止你撸,我可不想以后一直喝你这么难喝的血。”魅儿指着我,以命令的口吻对我说。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大脑一时没转过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