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看着魅儿疑惑的眼神,一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过了好几秒才发现她问的是我脖子上的淤青:“哦……那天跳楼的时候摔了一跤,第二天起来脖子上就有淤青了。”我随便回了句,脑子里却疑惑不已,我脖子上的淤青是尸斑,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了,而且我脖子上的尸斑就是那个女鬼给我弄的。

  如果魅儿就是那个女鬼的话,看到我脖子上的尸斑应该觉得很正常一点也不会感到意外才是,可是为什么魅儿却好像第一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一样?难道是我想错了,魅儿不是那个女鬼?可是巧合实在太多了,除了魅儿是女鬼这个原因,我实在想不通还有什么原因能解释得通?如果魅儿是那个女鬼,可为何看到我脖子上的尸斑还会这么惊讶?难道她是故意装出来骗我的?可是看魅儿刚才的表情,又不似装出来的。

  我想不通了,脑子里一片浆糊,越想越糊涂。

  “淤青?”魅儿轻轻一笑,表情略带一丝奇异:“刚才在楼下灯光昏暗还没注意,现在才发现晓晓你那天摔得可着实有些不轻松啊。”

  “可不是吗?我可是从二楼跳下去的啊,能轻松吗?”我叹着气回答说。

  “勇气可嘉!”魅儿对着我竖起了葱白的大拇指。

  我讪讪笑了笑,自然听得出魅儿这是在笑话我,不过我也没多说什么,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魅儿到底是不是那个女鬼,老实说,上楼的时候我想过各种各样的可能,甚至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我一进屋魅儿就变回原形,要我的性命,当时我忐忑紧张得跟什么一样,可我怎么也没想到,进了屋后魅儿居然会问我脖子上的情况,而且经过短暂的交谈,我感觉魅儿一点也不像女鬼,跟我有说有笑的,就像之前我们在酒店见面时那样,一点也没有变。

  如果魅儿就是那个女鬼的话,女鬼难道会这么好?我从网上看到的那个帖子上面讲的,爱丽丝酒店的那个女鬼可是很凶残的啊。

  而且我现在仔细回想了一下帖子讲的内容,发现跟我与魅儿的情况还是有很大出入的,比方说爱丽丝酒店的女鬼是在二楼洗手间上厕所突然遇上断电的时候,假如你说了话就会被女鬼盯上,可我跟魅儿是在网上认识的啊,而且都在网上聊了二十几天了;再者细细想想,魅儿的肌肤虽然冰凉苍白,但是经过我的手感鉴定,那是真的人的身体。毕竟魅儿都被我摸了,那屁股那x部,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肉感十足啊!

  如果是女鬼的话,会有这种肉感?而且我看电视小说里面的女鬼,不都是虚体吗?都是看得见摸不着,经过这一对比,我忽然发现魅儿完全不像女鬼啊!

  “魅儿,先坐吧。”我连忙把沙发上的内裤袜子收拾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魅儿笑了笑,让她先坐下来。

  魅儿倒没有嫌弃沙发上放过我的内裤袜子,她很是大方的坐了下来,黑丝长腿一撩,一只长腿很是随意的撘在了另一只大腿上,我看见她那浑圆的臀部顿时一收,显得更是紧绷富有弹性了。

  我暗暗咽了咽口水,这你妹真的是尤物,极品尤物啊!不过我很快就自抽了自己一嘴巴子,卧槽,王晓晓你丫还真是色yu包天不要命了,外面的猫叫声还不绝于耳,女鬼还不知道今晚什么时候来要我的性命,现在你居然还有闲心胡思乱想,你丫真的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禽兽啊!

  我狠狠的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通,这才清醒过来,什么TM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都是放屁,要是命都没了,还风流个屁,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

  “晓晓,你怎么了?”魅儿看着我突然抽自己一耳光,不由疑惑的看着我。

  “哦哦……没事,我打着玩,打着玩……嘿嘿……”我摸着后脑勺,讪讪笑着说。

  “没看出来你还有自虐倾向呀!”魅儿对我嬉笑道。

  酷{?匠u网Dr正i版"@首$发'

  “一般一般。”我尴尬的笑了笑,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跟她说,魅儿,我刚才只是看着你翘了下腿,就产生反应了!这要是说出来得多丢脸。

  “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为了转移话题,我急中生智,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想也没想的脱口便说了出来,还没来得及为我转移注意力的机智点赞,话才出口,我就恨不得立马狠狠抽我一大耳刮子,我草,这他妹的都是什么烂问题,魅儿都说跟我是巧遇,我问这种话,不是摆明戳穿她吗?

  她要真的是女鬼,听了我这话,要是不再伪装突然变回原形,我不就玩完了吗?

  “呵呵呵呵……晓晓真是慧眼如炬,晓晓既然直接问了,那我也就不用隐藏了。”我这话才刚落,魅儿的气势瞬间便发生了转变,她的大腿还是轻轻放在另一只大腿上,她的鲜艳欲滴的嘴唇还是挂着轻轻的微笑,但是气质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果说刚才的她给人的感觉是亲和如邻家小妹,此时则一下变成了冷艳如霜的冰山女神。

  “喵!”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声尖锐的猫叫声,格外的刺耳,虽然从我进小区后,猫叫声就没停过,但是刚才那一声猫叫,格外刺耳,如叫出血的婴孩,让人毛骨悚然。

  “滋……”也是这时,客厅大亮的灯瞬间熄灭,我家客厅的灯是吊灯,灯熄灭的时候,我感觉到那个吊灯好像摇摆了一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紧接着又是一阵寒风袭来,拍打着窗户簌簌作响,那陈旧的窗子传来一阵刺耳的好像两块生了锈的铁皮摩擦的声音,客厅上的吊钟也被吹得一阵摇晃。

  我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变化来得没有任何征兆,说变就变,吊灯说熄灭就熄灭,还有那股突然吹进来的寒风,这也太突然了,我没有任何准备,瞬间就置身于黑暗中,窗子拍打着墙壁的声音,寒风呼啸的声音,吊灯摇晃的声音,以及在各种声音中夹杂着的呜咽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落木说:

  看到有读者反应更新慢了的问题,真的是感动啊,之前一直以为没有读者来的,所以忙着在贴吧宣传,在网站就更新慢了,既然有读者开始催更了,从明天开始,每天保底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