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我看着魅儿,想起她冰冷的肌肤,和她认识的经过,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尤其是在这种敏感的时间点,魅儿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没有任何征兆,想不让我乱想都不可能,如果魅儿真的就是那个女鬼,现在突然找上我,不会是真的来要我命的吧?我该怎么办?

  我的大脑瞬间像变成了一台超级计算机一样,飞速运转,各种各样的想法都冒了出来?马上逃跑?似乎有些不大现实,她现在都现身盯上我了,我还怎么逃?或者跟她谈感情?开房一日百日恩?不过我好像还没跟做呀,虽然摸了摸了,看也看了,但就差最后一道防线,正要准备干正事的时候,警察就来了,跟她谈感情有希望吗?再或者跪下求饶?倒是可以一试,不过这样做的话是不是太软蛋了?不过命都快保不住了,还管什么软不软蛋的,性命最重要,实在不行的话,看来也就只有这么做了。

  “你怎么了?”似乎是瞧出了我的不对劲,魅儿好奇的对我问道:“晓晓,我看你脸色好像有些不对啊。”

  “额……没事没事。”我一个激灵,瞬间恢复了清醒,连忙摇头掩饰心中的惊慌,现在可不能露馅让她看出来,我强自让自己保持镇定,既然魅儿还没有暴露本来面目,那我现在也不能拆穿她,如果现在拆穿的话,我估计马上就要死翘翘了,我现在的目的就是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了。

  其实想想如果魅儿真的是那个女鬼的话,我心里恐怕还没有之前恐惧和害怕,毕竟我跟魅儿有过接触,不管怎么说跟魅儿也在网上聊了二十几天,算是半个熟人,而且还摸过她看过她就差上她了,关系也还算亲密,比起我面对未知的女鬼,恐惧总后减少一些。

  不管怎么说,至少魅儿现在看起来像个人样,而且还这么好看,所以我还能保持镇定,大脑还能不停地想法子该怎么解决危机,人嘛,就是这样,在面对熟人和陌生人的时候,感觉肯定完全不一样,就算变成了鬼,道理也是一样的。

  “怎么,人家在楼下站了这么久,晓晓就不打算邀请人家上去坐坐吗?”魅儿没有缠着问我怎么回事,而是忽然语气一转,对着我轻轻一笑,让我带她上楼,那笑容我总觉得有些诡异。

  我擦,露馅了吧?我站在这里怎么就知道楼上是我家?我没有对她透露过半点关于我家的信息,但是她却能语气笃定的说出我的家,这让我更加相信,魅儿就是那个女鬼,如果不是那个女鬼的话,怎么可能知道是我家?

  还让我邀请她上我家坐坐,我去,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这下我该怎么办?难道真让她去我家里,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类,我巴不得她来我家,反正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有美女来家里,说不准还能做点H的事情,但是现在的情况是魅儿极有可能就是缠上我的那个女鬼,让女鬼去家里做客,家里还只有我一个人,这可不是什么香艳的事情,说不定我前脚一进屋,她后脚就变回原形让我一命呜呼了。

  a最I8新章节%上酷h匠|网2#

  但是她都这么说了,难道还能拒绝她,不让她上去?这似乎更不可能!

  “怎么?难道不欢迎我上去?”魅儿见我不回答,又接着对我轻轻笑着问道。

  “没……没有的事儿,有这么个漂亮的美女进我家里坐,我高兴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不欢迎。”我连忙笑着说,形势逼人,果然根本没有办法拒绝,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只祈求不要刚进房间,魅儿就变回原形要我性命,那样的话,我铁定完蛋。

  我心中忐忑的带着魅儿上了楼,楼道里黑漆漆的,我住的这栋楼是一个老式楼房,楼梯里的电灯都坏了,晚上楼里的居民都是只能摸着黑上楼,楼道也有些旧,而且异常安静,似乎连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见,往日我半夜的时候一个人回来走在这个黑漆漆的旧楼道都有些害怕,现在身后更是跟着一个女鬼,我几乎每走一步,心都要颤一下,每走一步都会忍不住偷偷往后瞥一下,毕竟后面跟着的可是女鬼啊,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就变回原形在楼道里把我咔嚓了?

  想想大半夜的跟一个女鬼在漆黑的旧楼道里行走,这也是够刺激的,心惊胆战真的是吓死人!

  “小小,你们家住在几楼啊,怎么走了这么多楼都还没到。”走在我背后的魅儿忽然开口问我。

  她这突然开口,我登时被吓出一身冷汗,我擦,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哦不对,鬼吓人也会吓死人的好不?本来我现在就是心神紧绷,全身绷紧,这突然开口,着实是把我吓了一跳。

  “我家在六楼,马上就到了。”我长呼一口气,回答说。

  最后我还是带着魅儿到了六楼,我站在门前,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然后插进钥匙孔打开了门:“到了。”我对她说,看着漆黑一片寂静无声的客厅,我的心跳都加速了,魅儿就站在我的身后,我此时甚至都不敢转头看她,我真的怕我一转身就看见她变回原形要我的命。

  “那啥,进来吧。”虽然很害怕,不过我还是厚着脸皮先进了屋,打开了灯,然后对着屋外的魅儿伸手请她进来。

  魅儿进了屋,在客厅好奇的打量了了一圈,然后目光有些奇异的看着我:“晓晓,你的家里是不是养了狗啊?”

  我听她的话有些奇怪,在客厅里扫了一眼,这才发现客厅里还是乱糟糟的一团,都没有收拾,沙发上还有我的内裤袜子,我脸色登时一红,虽然我脸皮向来比较厚,但是这种情况,是个男人恐怕都会忍不住脸红。

  “没有,平时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懒散惯了,所以都没来得及收拾。”我红着脸解释道,我擦,不对呀,我跟个女鬼解释什么,我在心里已经认定了魅儿就是那个女鬼、。

  “等等,先别动。”魅儿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她看着我的脖子:“晓晓,你的脖子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