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我可不是那些大妈,我不信这一套,你也不要想着从我身上讹钱,我就是一个穷学生,屁钱都没有。”我听了黄半仙的话,还没等他继续说下去,就堵住了他的话,开什么玩笑,看到我脖子上有淤青就说是尸斑?还真以为我的智商是二百五这么容易被骗钱啊?

  我没等他继续说下去,就直接走了,暗叫晦气,娘希匹,大清早的出门就被人说撞鬼了,还是一个八字先生,真是晦气,我走在路上连呸了几口,把晦气吐掉。

  我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八九点了,熟悉的走到了自己的班级,这时候班上已经来了不少同学,我直接找班主任交了学费,交了学费,今天留在学校其实就没什么事儿了,报名这天是不用上课的,明天才正式上课,不过两个月没见面,同学们聚在一起也聊得开心……不对,应该是抄作业抄得“开心”。

  我看教室里一堆人在借作业抄,看着这些忙着抄作业的同学,我心里不由一阵得意,还是哥厉害,一个月前我就借了好哥们的暑假作业抄完了,正想着,我就看到我的好哥们来了,我的好哥们叫陈伟,戴着个眼镜,看上去挺斯文的一个人,不过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骗了,不要以为他是什么小清新,这丫其实重口的很,是一个痴迷变态血腥恐怖电影和鬼故事的斯文禽兽。

  看到我的好哥们,我热情的走上去给了他一个拥抱,不过他看到我后,我看他的反应却好像是被吓了一跳,然后看到我脖子上的淤青他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昨天摔了一跤,他说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果然是我的兄弟,一眼就看穿了我有心事。

  对于好哥们自然没什么好欺瞒的,我说等你交了学费,我再告诉你,昨天开始遇到的那些怪事其实我也想找个人说,一个人藏在心里总有些压抑,把那些事说出来说不定心里就一下豁然开朗了。

  等陈伟交了学费后,我跟陈伟在操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然后陈伟便迫不及待的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我便把昨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当然首先是从魅儿讲起,从认识魅儿,到昨天约魅儿出来,到进爱丽丝酒店,还有在爱丽丝酒店上厕所发生的怪事以及被警察查房跳楼逃跑等等,这些事都一咕噜的讲给了陈伟听。

  我一口气把这些事讲完后,果然感觉心里一下舒坦了很多,心情也没那么压抑了,但是听完我的讲述后,陈伟的眉头却深深皱了起来。

  “你是说你昨晚进了爱丽丝酒店还去了爱丽丝酒店二楼的洗手间上厕所,然后厕所突然停电又马上来了电后,等来电后你发现旁边本该开着的卫生间门忽然关上了?然后你还对着那个卫生间门问了话?”陈伟眉头紧皱的看着我。

  “是啊。”我点头:“怎么,难道有问题吗?”

  “我的好兄弟啊,你难道不知道关于爱丽丝酒店的传说?”陈伟一下站了起来看着我,我一脸迷惑的摇头问他:“什么传说?”

  陈伟叹了口气,然后跟我讲起了关于爱丽丝酒店的事,他说爱丽丝酒店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三十年前,爱丽丝酒店营业的第一年,有个女房客也是在二楼洗手间上厕所,但是进了洗手间后,那个女房客却再没有出来过,等人们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女房客已经死在了厕所,而且样子很惨,衣不蔽体,下体都在流血,人们推测那个女人应该是正蹲在上厕所的时候被杀的,至于是何人所为,被谁所杀,至今都还是谜案,没人知道。

  那个女人惨死在爱丽丝酒店二楼洗手间后,从此就缠上了爱丽丝酒店,阴魂不散,那个女人化成了怨魂,一直徘徊于厕所不散,虽然爱丽丝酒店后来重修过一遍,但那个女人的怨魂并没有离开,她的怨魂依旧徘徊在二楼洗手间,不管是男厕所还是女厕所,只要有人去了二楼洗手间,如果突然遇到了灯光熄灭,然后旁边的洗手间门忽然关上了的话,千万不要说话,因为一旦说了话,你就会被她盯上。

  “我擦,你不要吓我?”我听了陈伟的讲述,后背一阵发凉。

  “我没事吓你做什么。”陈伟的表情很认真:“对了,你住的是二楼几号房?”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又接着问我。

  “201号房。”

  听了我的回答,陈伟的表情更加凝重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那个女人以前也是住的201号房。”

  “不会吧!”我一下站了起来,感觉一阵毛骨悚然:“这是不是你现编的鬼故事故意唬我?”我不相信的看着他,我知道这家伙很喜欢看故事,所以以前他就有事没事的编些鬼故事来唬我。

  “我骗你做什么,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一些老一辈的人,那些老一辈的人很多都知道这事儿,这事儿我就是听我爸讲的。”陈伟拍着胸脯保证不是自己编的:“兄弟,你这几天最好还是注意一点,小心为妙。”

  “这些鬼故事都是别人编出来的,怎么可能是真的?”虽然我心里有些发毛,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我坚信这些不可能是真的,什么鬼啊幽灵什么的,其实就是目前科学无法解释的一些现象,只有迷信的人才会说的神乎其神:“好了,不说这些了,你知道我是无神论者,你跟我讲这些,我是不会上当的。”

  “兄弟,我说的可都是真事儿,你这几天真的要注意一下。”

  “那好,你说的如果是真事儿,那这三十年,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去二楼洗手间被盯上了吧?那你知道有哪些人因为这事儿死了吗?”我问陈伟。

  “这个我倒没听我爸提过。”陈伟摇头。

  “那不就是了。”我笑着说:“好了好了,我们去找家网吧一起开黑,别说这些了。”陈伟讲的鬼故事听得我心里毛毛的,找陈伟去撸,其实也是想缓解一下自己的心理压力。

  我跟陈伟去网吧一撸就撸了一天,撸了个天昏地暗,连中午都是在网吧吃的饭,到下午五点多才回家,本以为撸了一天,就会把那些烦心事忘掉,但是一出网吧,跟陈伟分别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又想起了陈伟给我讲的关于爱丽丝酒店的事,早知道我就不跟陈伟说了,搞得我现在都有些害怕回家了,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晚上一个人,想想还真有些可怕,我越想越觉得恐惧,虽然陈伟当时给我讲爱丽丝酒店的事的时候我不相信,但是这到了晚上一个人在家,总归会有些害怕。

  最!新6章节上酷匠¤网Z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