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烦躁的洗了把冷水脸,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抬头照镜子,湿漉漉的脸,乱蓬蓬的头发,更糟糕的是,我发现自己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显然是因为一夜没睡好,脸色似乎也有些苍白,看上去很是憔悴,整个人看上去都仿佛长着一张欠揍的衰脸,我去,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才一个晚上,我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摸着自己的脸,这还是我吗?我都差点认不出自己了。

  看“正版章*节上酷*s匠#,网《i

  虽然我长得不算帅,但我平常还是很精神的,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看上去就一副霉运样,有句话说得好,男人不帅,就要阳光,不然的话,怎么讨女孩子欢心?

  不过当我视线再往下移的时候,我再次被吓了一跳,因为我看见,我右边的脖子,居然有一丝瘀青,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昨天跳楼摔到了脖子,可是不可能,要是昨晚真的摔到了脖子,我当时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吧。这时,我不由想起了我昨晚做的噩梦,那个掐着我脖子披头散发叫着还我命来的女人,我摸了摸右边脖子的淤青……应该……不会吧?

  一定不可能,我连忙摇摇头,甩开我脑海那有些荒诞的想法,怎么可能,那只是做梦而已,只是……我又想起昨晚在酒店发生的怪事,那个出现在雪花电视里面的披头散发的女人,和我噩梦中的那个女人,同样惨白的脸,同样是穿着丧服一样的白衣,同样是血丝密布的眼睛,她们的影像渐渐重合……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啊啊……”正当我想得入神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不知道这个时候谁会打电话给我,我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我的手机接电话也不要话费,所以就算是陌生号码,我一般也会接。

  点了接听后,我问了一句喂,请问你是?但是我等了好几秒,电话里面都没有人回答,我疑惑的把手机拿到眼前看了下屏幕,手机并没有挂啊,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所以我再次重复的问了一声,但是电话里面还是没有回音。

  这不坑爹吗?打电话过来不说话,难道是那边信号太差了?我准备再问一次,再没有人回答的话,我就挂了,不过这次我才刚问完,手机就响起了嘟嘟的声音,我一看手机屏幕,居然是对方先挂了,我去,难道是有人故意打电话过来恶作剧?

  大清早的就玩恶作剧,不是闲的蛋疼吗?我有些郁闷的把手机放回了裤包,然后开始刷牙,我一个人在家,一般早餐都没在家里吃,都是随便去外面买点东西,要不然就是干脆不吃早餐,刷完牙其实我就可以直接去学校了,不过现在才七点多,反正是报名,去这么早也没什么意思,于是我又打开了电脑。

  打开电脑后的第一件事还是登扣扣,昨晚给魅儿发了消息过去,也没等到她回复我就睡了,现在上QQ看看,也不知道她回复了,不过等我上QQ后,发现魅儿的扣扣还是灰色的,也没有回复我昨晚的消息。

  也不知道魅儿是故意不回复我,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可能我跟魅儿以后也没什么机会见面了吧,我也没多想,对于我来说,魅儿就是我人生中匆匆的过客而已,就是网上聊的一个妹纸,只是难得这么极品感觉有些可惜。

  大约等了十分钟也没见魅儿的头像亮起来后,我也就放弃了,直接关了电脑,开始去学校报名,我当时以为自己跟魅儿缘尽于此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现在想想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天真。

  我离开家后直接朝着学校走了去,我家距离学校并不远,走路的话也就只需要十几分钟就能到,所以我没有住校,属于走读生,我就读的学校是江城一中,一中是江城的重点中学,每次跟亲戚朋友还有以前的初中小学同学说起自己读的高中,感觉倍有面子,毕竟我好歹也是重点中学的学生,虽然我的成绩在一中一直都是属于垫底。

  其实我以前在初中的成绩还是不错的,怎么着也还算是学校的尖子生,初中的我那时候还很纯洁,不知道上网,不知道看片,不知道把妹,不知道撸管……一门心思都扎在了学习上,所以才能考上重点高中,但是上了高中买了电脑后,我就开始变得不纯洁了,从此学会了看片,开始了把妹,知道了撸管……成绩也因此一落千丈,回首高中前两年的生活,我的生涯一片无悔,想起高一那年对着苍姐姐第一次学会了撸,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我去学校的路上会经过一座天桥,一大早,天桥下面就已经聚集了一群中年大妈,音响放着你是我的小苹果,一群中年大妈拿着一把扇子扭啊扭就在那里扭啊扭的,不得不说,这些大妈的精力真是比我们这些年轻人都还要好!天桥下面除了跳广场舞的大妈,还有一些老头老太太就是聚在一起喝茶,还有卖衣服裤子的,这座天桥是江城有名的中老年聚集地,所以在这种地方,一般都不会少算八字的先生。

  天桥下面有几个摆摊算八字的,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太,就是戴着墨镜的盲人,不得不说这些算命先生也挺会找地方做生意的,像这种聚集着大量无所事事的中老年人的地方,这些大妈老头老太太一般都很迷信,所以我平常路过这里的时候,都能经常能看到有人找他们算命,说明这几个八字先生的生意很是不错。

  不过我向来不是信这些东西的,作为生在新世纪,走在春风里的现代青年,怎么会信这些迷信的玩意儿?就算要信,我也是信春哥。只是我没想到,今天我路过天桥的时候,我不找他们,竟然还有一个八字先生主动找上了我。

  这个八字先生穿着一身黄衣布衫,戴着一个墨镜,看来应该是一个盲人,只是……他妹的盲人怎么看到我还把我拦住的?果然又是一个骗子,我自动把他划入了骗子行列,我看他的摊位上还挂着一个黄帆布,上面写着“算无遗漏黄半仙”七个大字,我顿时一阵无语,这尼玛你以为你是在演电视还是在拍武侠片啊?这都啥年代了,搞这东西还有人信吗?哦对,我忘了,还有那么老头老太太容易被忽悠。

  不过我可不是那些老头老太太,可没那么容易被忽悠,这什么劳什子黄半仙拦住我,我倒想看看他要说什么。

  “这位小兄弟,你这脖子上是什么?”黄半仙拦住我后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脖子。

  “淤青吧,我昨晚不小心摔了一跤,所以脖子上有了淤青。”我摸了摸脖子说道,只是心里暗暗腹诽,丫戴着个墨镜装盲人,居然还能看到我脖子上的情况,也装的太不专业了吧。

  “淤青?小兄弟,恕我直言,你这恐怕是尸斑。”黄半仙说这句话的时候面相严肃,他表情有些凝重的对我说:“小兄弟,你撞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