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我在网上聊了一个妹纸,具体来说,我跟那个妹纸是在贴吧认识的,放暑假,我正无聊,所以没事就喜欢上帝吧刷帖,我特别喜欢看帝吧的直播贴,什么屌丝逆袭女神,屌丝推倒老师,屌丝上了姐姐妹妹,被欺负的屌丝成为黑道老大之类的励志故事,因为像我这种屌丝,看这些屌丝逆袭的故事,特别有代入感。

  大约二十天前吧,我正在帝吧追一个把精华倒进女同桌喝的营养快线里面的直播贴,那时候我看的津津有味,不停的刷楼主快更新,不更新没小JJ之类的回复,正巧,那时候我看到有个女马甲号也在刷回复,那个马甲的头像是一个清纯靓丽的妹纸,用网络打分标准来看,妥妥的九分女啊,我一下就被吸引了,虽然我知道那只是一个头像,屏幕后面的人说不定就是一个抠脚大汉或者土肥圆,但是看着那美丽的头像,我还是忍不住意动。

  我在现实生活中是个屌丝,在学校有漂亮的妹纸也不敢追,所以我会经常幻想在网上遇到艳遇,看到那个让我心动的女神级头像,于是让我没忍住回了句:你也喜欢看这个直播啊。本来我对她的回复没报多大希望,一般这种情况,其实没几个人会回复,但是没想到,没到一分钟对方就回了我:是啊。

  我当时心里一喜,既然对方回复了,那说明还有可能继续聊下去,于是我以我们追更的直播贴为切入点,跟她聊了几句直播贴的剧情,她似乎还是第一次看这种直播贴,在这种新手面前,我顿时产生了一种前辈高人的优越感,我很装逼的以资深读者的经验回复她:妹纸啊,后面剧情肯定是屌丝逆袭混黑道,玩女同桌,最后成为一代校园霸主甚至成为黑道老大的故事,其实这些东西我自己都能写出来了。

  哇,你也能写啊?好厉害。妹纸好像真的相信了我的话,她很是惊讶的回复了我,我仿佛能看到屏幕背后她眼冒星星的样子。

  于是我乘机回复她:当然,妹纸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加我QQ,我们深入交流一下啊。

  我回复之后,对方过了四五分钟都没回复,我心里一沉,对方该不会是发现了我的不轨目的,还是我太直接了?所以被吓跑了吧?

  正当我有些沮丧的时候,没想到妹纸忽然回了我,她回了句:好啊,你QQ是多少,我加你。

  我心里一喜,看来是我多虑了,这个妹纸还是挺好骗的嘛,然后我把QQ给了她,没过一会儿,我就看到我的QQ弹出了一个验证消息。

  我点开一看:妹妹好痒请求添加您为好友。我看见她的头像是一个裹着黑丝,配合着她的QQ名,我的那直接硬了起来,卧槽,没看出来啊,这丫还挺SAO的,不过这样正合我意,让我这颗躁动的心更加蠢蠢欲动起来,本来我找她聊天,就没抱着什么纯洁的心思。

  我不禁忍不住YY,老天看我饥渴了这么久,难道真的是天降艳福给我了?

  我点了同意,然后直接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你哪里痒啊?

  然后她回复了我一句:我那里痒。

  卧槽,这简直是在赤果果的诱我啊,跟着屏幕我好像都闻到了对方的一股SAO味,

  这也太直接了吧,我甚至想对方不会是网上招嫖的小姐吧?

  那要不要哥哥帮你看一看啊?我还在这句话后面配了一个坏笑的表情。

  她很快就回了句:好啊。

  这让我更加燥热了起来,我不禁咽了咽口水,迅速打下一排字:你可以把你的那里拍几张照片发给我,哥哥我可是学过医的,正好可以帮你看看你那里为什么痒。

  不过这次对方却没有立即回复我,而且头像很快就黯淡了下去,我心里有些纳闷,难道是我太直接了,把妹纸吓跑了?刚才的回复确实太黄太暴力了,虽然看对方也是很开放的人,不过才刚聊天,就要她拍那里的照片发给我看,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后悔,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这么开放的妹纸,要是就这么被吓跑了,多可惜!

  帅哥真的是学医的吗?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对方的头像又亮了起来。

  我一看对方的回复,心里一喜,暗道有戏,我连忙回复:对啊,而且我还是学妇科的,你那里痒,可能是得了什么炎症,但是我没看见你那里的情况,也只是猜测,所以才让你拍几张那里的照片发给我看看,我才能确定,记得一定要拍清晰点。我说的煞有介事,好像我真的是学医的一样,反正在网上吹牛又不上税,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好,你等等。她很快回了句,还在后面加了个害羞的表情。

  切,又不是什么良家妇女,装什么纯!

  大约过了几分钟,对方居然真的发了几张照片过来,我点开一看,卧槽,我眼睛都差点鼓了出来,这尺度太大了,我之前看她这么开放,还以为她是一个网上招嫖的小姐,不知道已经被那啥了多少次,恐怕早成了黑木耳,可是看这照片,还是很嫩啊,又嫩又红,就好像处女的那个,难道她还是一个处女?

  帅哥看出来我那里有什么病了吗?她发了句消息过来问我。

  我回复说:没病啊,你的那里这么粉嫩,也不像有什么炎症,怎么会痒呢。

  kW更“…新最快上C酷ir匠%网6~

  她回复我说:人家也不知道啊,我的那里就是经常痒,而且每次痒都要出好多水呢。

  卧槽,我差点连鼻血都喷出来了,这不是痒,是在发SAO吧!

  我立马回复:那要不要哥哥帮你挠一挠?我还在这句话后面配了个坏笑的表情。

  好啊,帅哥在哪里?她马上回复了我。

  妹纸果然够直接,我喜欢!不过转念一想,我跟这个女网友的发展似乎太简单了点,这才聊几句,似乎就已经到能约出来炮的程度了,如果我刚好加了一个小姐,那至少还能打上一炮,可是,万一对方只是一个闲得无聊的抠脚大汉故意来玩我的,那不就坑爹了?想想我竟然对着一个抠脚大汉了,那实在够恶心的。

  虽然她刚才发了她那里的私密照过来,可是鬼知道她是不是从岛国大片或者国产自拍里面截的图。

  不行,现在的首要任务应该是鉴定对方的性别,所以我回了句:打字聊天不方便,我们语音聊吧。

  我还不敢要求跟对方视频聊天,就算不是抠脚大汉,万一长得太丑,那不是直接打碎了我的幻想吗?

  对方没有拒绝,直接点了语音聊天,经过鉴定,我心里终于安心下来,这百分百是一个妹纸,不是闲得无聊的抠脚大汉故意来玩我,而且她的声音还很好听,糯糯的甜甜的,说一句话就好像在发嗲一样,听得我骨头都酥了。

  就冲这声音,也绝对值得来一炮啊,就算长得丑,也没事,反正关了灯,都是一样的,一个女人三个洞,给草就是十分,不给就是负分。

  后来我跟她互相说了地址,我有些遗憾,我们之间隔了好几座城市,看来今天是干不了了,真他奶奶的吊人胃口,都把老子弄了,没办法,只能先对着她刚发给我的照片撸一发泄泻火了,不过所幸还在一个省内,至少比千里约炮的成功率高很多。

  我跟她聊了一阵后,我问她这几天可不可以出来见个面,她说不行,要等二十天左右才能出来。

  我很纳闷,为什么要等二十天?不过她没有解释,就说要等二十天,我只好安慰自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二十天就二十天吧!

  于是乎,我就又跟她聊了二十天,我跟她认识的那一天是农历七月十五,二十天后,到了八月二十九号,周五的时候,我问她明天可以出来见个面了吗?刚好二十天。

  她同意了,她说她明天就过来找我。

  我心里暗喜,这妹纸还挺善解人意的嘛,要是让我过去的话,我还要多花路费,她直接过来,直接省了我一笔开销,嗯,这妹纸不错不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落木说:

  请大家点追书和撸撸,支持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