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魅儿肯定不可能是走路去那几个山村的,虽然魅儿说的那几个山村与世隔绝,连公路都不通,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先坐车到镇上,然后再从镇上走路去魅儿说的山村,不管是多么偏僻的山村,也还是有乡镇这个连接渠道的,只是当魅儿说出镇名的时候,我居然都没听说过。

  当时我就一阵汗颜,感觉这么多年真是白活了,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十八年,居然还连有些地方的乡镇名字都不知道,想想我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啊。

  我跟魅儿坐车坐了大约两个小时,才到镇上,果然偏远啊,连到乡镇坐车都要两个小时,我觉得我的老家距离城市就够远的了,不过坐车也只是坐四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达,相比之下,这距离比我老家真是远一倍多,镇上都是些年代久远的老房子,镇上不大,我跟魅儿只是走了十几分钟就逛完了,总共也就十来个巷子,逛完整个镇,硬是没看到一座现代的楼房。

  都是老旧的瓦房,就是外面涂上一层白灰,用木料做墙,房子撑得很高,据说几十年前的大地主家就是这种房子,这些房子都是那个时候遗留下来的。

  不过整个镇上居然都没有一座现代化的楼房,从这个古老的镇上就可以看出,这个地方有多么偏远。

  在镇上买了点吃的后,我跟魅儿就踏上了前往西山村的路,西山村就是魅儿说的那几个有冥婚习俗的山村,西山村距离镇上最近,所以我们自然是最先走这个村。说是最近,但那也只是相对另几个山村而已,实际上还是很远,而且由于没有公路,都是小路,所以我们只能骑11号车——也就是走路了。

  这里群山绵延,由于魅儿也只是知道山村名字,加之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又没地图,所以一路上我们都是边走边问,虽说农村人很少,不过走在乡村的泥泞小道上,群山间的黄土地上,还是能够三三两两的看见一些干农活的农民。

  每当这个时候我们都会问一下西山村是不是往这边走,这乡村的路都是歪歪扭扭,所以必须得问清楚,要是走错了方向或者走岔了路,不是又要重走了?

  乡村的人大都朴素热情,我们问路的时候,也都会热情的给我们指路,有些能唠嗑的大叔大婶,看我们的穿着不像农村的,还会热情的跟我们家长里短,反正是东拉西扯,问我们从哪里来,去西山村做什么,问城市如何如何,还有问在城市呆惯了走乡村的路习不习惯之类的,总之相当热情,都搞得我们怪不好意思的。

  想要直接走吧,别人这么热情,回答了你的问题你就冷着脸直接走了,这感觉也太那啥了,所以一路上,因为这个还真是耽搁了不少时间。

  酷;S匠网x唯~一《)正…}版b,其他#都E%是h盗。7版

  这么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多小时,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都已经一点多了,在家里的时候,都已经吃了午饭了,可我们现在,别说饭了,连一口水都没沾。

  不过还好,我跟魅儿这次出来,知道要花不少时间,而且乡村吃东西多有不方便,所以我们都准备了不少干粮,带了不少吃的出来,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了。

  把包里的东西拿出来边走边吃,就当是吃中午饭了。

  “都走了一个多小时了,都没到西山村,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看着地面的泥泞小路,我不由摇头说道:“这里果然够偏僻的,现在都讲村村通公路,可是这里别说通公路了,连土路都没有,要有土路的话,至少还可以搭摩托车,也不用这么走了。”土路就是泥巴公路,是最原始的公路了,我们老家虽然也挺偏僻的,不过至少还有最土的泥巴路,可这里,连个泥巴路都没有,真是不知该说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从到城市生活后,我也有很多年没有到乡下走过了,走在田间小路上,看着周围的庄稼土地,还有长满路边的小草,呼吸着清新的新鲜空气,到有种别样的韵味,就好像一下回到了童年似的,我的童年就是在农村,所以我对农村有种特殊的感情,如今走在乡村小路上,真的很怀念。

  “魅儿,你在农村生活过吗?”我忽然问道。

  “没有。”魅儿的脸上似乎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不过她很快就果断的摇头。

  我虽然心里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追问,而是继续说道:“我啊,我的童年就是在农村,那时候父母在外面打工,我跟着爷爷,那时候跟我的小伙伴们真是各种调皮,掏鸟窝,偷鸡蛋,在小溪里面捞鱼,滚铁环,真的好怀念呢!”我望着蓝天,悠悠的说,不知不觉间,时间如白驹过隙,回忆起曾经的生活,记忆里的欢声笑语犹在昨日,可是想一想,那些年的小伙伴如今却基本没有联系了,物不再人也非,原来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别文艺了,还是想想还有多久才能到西山村吧,现在可都下午了。”魅儿扫了我一眼,打断了我的怀念。

  真没情趣!我心里暗暗道,难得我大发诗性文艺一把,居然就这么被扼杀了,我还以为魅儿会被我忧郁的身影迷住呢!真是没情趣呀没情趣!

  “这个应该问你吧。”我直接回道:“你可比我了解啊,我以前都没听说过西山村。”

  “你不是在农村生活过吗?那你估计一下照我们这么走下去,还要走多久才能到?”魅儿说道。

  “我是在农村生活过,可是我又不是在这里生活过,我怎么知道?而且你以为所有农村都是一样的啊?”我无语的看着魅儿。

  “那你在这里感叹什么?”魅儿瞥了我一眼淡淡说道。

  我擦,搞了这么久,原来魅儿这家伙是在揶揄我!我就是怀念一下乡村生活而已,也不知道怎么就好像踩到魅儿的尾巴了似的,怎么就跟我过不去了呢?

  “好吧,我错了。”我举双手投降。

  魅儿淡淡瞥了我一眼,没再说什么。

  我们继续走了一阵,渐渐地,我发现环境渐渐发生些了变化,我们之前走过的乡村小路,周围都是庄稼土地,可我们现在走过的路,周围的坟墓渐渐多了起来。

  我们走到了一个山坳里,两边是都是山,并不是陡峭的高山,是比较平矮的山坡,山上都被挖出了土地,不过种菜种庄稼的土地很少,很多土地里面都是坟墓,是用泥巴堆起的坟墓。

  在比较平坦的山坡地,还坐落着稀稀疏疏的瓦房,这里的环境,跟我们之前走过的乡村明显有些不同,坟墓多了,看上去也更加贫穷。

  “魅儿,这里是不是就是西山村了?”我停下了脚步,看着魅儿问道。

  “应该就是这里了。”魅儿扫了一眼两边山坡上的坟墓,点了点头,表情似乎多了一丝凝重:“接下来你要注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