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点点头,魅儿这么坚持,我也只有认命一样的点头了,我转身,望了一眼大门里面漆黑一片的太平间,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眼一鼓,毅然走了进去,太平间,我来了!

  前脚才刚踏进太平间,我就感觉到一股阴森的凉意袭来,太平间比走廊还有黑,因为太平间是密闭的,连窗户都没有,而走廊虽然没有灯,但是医院外面其他高楼的灯光还有月光至少还可以透过窗户投射进走廊,而太平间却是连一丝灯光都没有,漆黑一片,我刚走进去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不过还好,人类的眼睛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没过一会儿,我的眼睛就渐渐适应了太平间的黑暗,渐渐地,我看见了一条条显眼的白布,这些纯白色的白布,在这黑暗的环境里,是最为显眼的。

  这些白布应该就是盖在死尸上的布,我朝靠近我身边的白布走过去一看,这白布下面果然盖着死尸,不过把整个人都盖完了,连脸都盖住了,如果要找今天那个女尸的话,这意味着我还要一个个把这些白布掀起来?如果不掀起来的话,就找不到女尸在哪儿。

  我扫了一眼这一排排的白布,嘴角一阵抽搐,粗略估计,这个太平间里至少有二三十具尸体,要我一个个把这些尸体上的白布掀起来,这可真是有些……但愿,我身边的这个就是那个女尸,这样的话,我就不用一个个去掀后面那些尸体的白布了。

  我右手颤抖的朝着我身边的白布伸了过去,分清头部后,慢慢的把盖在头上的白布掀了起来,同时心里默默念叨:老天在上,事出有因,我绝不是有意亵渎这些死者,莫怪莫怪啊!等出去后,我一定给你们每个人都念三十三遍经。

  p“看正版章_a节√上j\酷+匠“网Qr

  我右手颤颤巍巍的掀开了盖在头上的白布,然后朝死者的脸庞看去,顿时看到一个脸色苍白,两边颧骨深陷,眼眶深凹满头白发的老者,虽然闭着眼睛,可是那脸色异常发白,而且还传来一股腐烂的气味,那已经开始凹陷的脸庞,甚是恐怖,吓得我右手一抖,瞬间把白布盖了回去。

  呼!我长长出了一口气,虽然一路走来我也经历过不少恐怖的场面了,可是刚才那情况,猝不及防下还真有些吓人。

  第一个不是,意味着我要开始掀第二个了,每掀开一个死尸的白布时,我心里都会重复之前的那句话,同时每次伸手去掀白布的时候,都是对我心里的巨大考验,每次我去掀白布的时候,我就会浮想联翩,大脑一下就会联想到很多事,比方说要是尸体忽然诈尸抱住我的手了该怎么办?或者我去看尸体脸的时候尸体猛然睁开眼睛看我的时候,该多么吓人?再或者我伸手掀白布,尸体诈尸张嘴咬住了我的手指又该怎么办?诸如此类,总之,会想到很多害怕的事情。

  所以每次掀白布的时候,对我的心灵都是一种巨大的考验,其实人就是这样,在陷入恐怖幻境时,往往都会乱想,有时候可能什么事都没有,就是自己乱想然后把自己给吓到了。

  很多人也应该都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明白是一回事,能不能克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就好像一个人在农村走夜路的时候,就总会乱想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跟着你一样。

  很多人也都知道,这是自己吓自己,但就是忍不住会这么想,而现在我就是这种情况。

  更何况,我这个也不算完全是自己吓自己,因为毕竟这个太平间有诈尸的前科在,谁知道,会不会在我掀开某个死尸的白布时,会不会就真的突然诈尸了?

  就这样,在心惊胆战中,我已经掀开了六个死尸的白布,但还是没有看到那个女尸。

  等我走到第七具死尸面前,准备掀开死尸的白布时,徒然间,一股凉风从大门吹了进来,将太平间内那些盖着死尸的白布都吹得晃了起来,恍惚间,我好像某条白布被吹了起来,传来一阵嗖嗖的冷声,好像尸体动了一下,可是等我再定睛看过去的时候,白布又盖了回去,尸体也没动,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我擦了擦眼睛,难道是我看花眼了?

  奇怪,奇怪……我心里暗暗纳闷,又扭回头,继续开始慢慢掀开第七具死尸的白布,不过这时,我忽然似是心有所感,仿佛感觉到了太平间的大门好像立起了一道阴森的黑影,我瞬间扭头看去,我顿时看见一个黑影正站立在大门前,苗条的倩影,清幽的月光透过走廊的窗户洒在背后,可那道倩影的背后,却没有影子,那身影挡住了月光,看不清脸,只是幽幽的站立于大门前,森森的看着里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