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晓,你咋了?”刘文宇顿时惊讶的看着我,本来张欢没怀孕,是一件大喜事,不过没想到我反应却是这样,还这么激烈,刘文宇顿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解的看着我。

  “只是吃坏了肚子?居然只是吃坏了肚子?!”我两只手撘在了刘文宇的肩上,使劲的摇晃着刘文宇,这TM的简直在逗我,搞了大半天,居然只是吃坏了肚子?!就因为吃坏肚子,我陪着到医院来,然后惹上一身麻烦事,你说要是张欢是真的怀孕了,我也算没白跑,可结果居然只是吃坏了肚子……我有种骂娘的冲动。

  我跟着跑这一趟来到底是为了啥?我欲哭无泪,太特么的坑爹了!老天,你这是玩我呀!

  “对啊,只是吃坏了肚子。”刘文宇有些不好意的挠挠头:“虽然欢欢没怀孕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晓晓,你反应是不是太大了点?不会是受啥刺激了吧?”刘文宇好奇的看着我。

  “没事,我只是太激动了,你不用管我,我们走吧。”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既然这已经是事实,我就算再说什么也没意义了,老天你丫就这么玩我吧,这事也不能怪刘文宇,要怪就只能怪是老天故意坑我!饶了这么大圈,在医院发生了这么多事,惹上一身麻烦事,结果就是因为吃坏了肚子,想想心里真的是很不爽。

  离开医院,走了一段路后,我就跟刘文宇和张欢俩人分开了,刘文宇的家距离我家还是比较远的,我们俩人并不顺路,至于张欢,也要回自己的家,所以走到一个交叉口的时候,我们就分道而走了,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没有人说话,就忍不住想起在医院发生的事,然后就越想越郁闷。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怎么在医院就遇上这档子烂事了?还让我一个星期内找到真正的偷尸贼,一个星期,这么短的时间,要我怎么找到那三个偷尸贼?

  酷{匠◇网7i首%发)

  想起这事,我就头大,要是一个星期找不到那三个偷尸贼的话,医院真的报警抓人,到时候该怎么办?这事真的很麻烦,我虽然我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可是警察不一定知道啊,而且当时现场,就只有我一个人,又没有其他人为我作证,更没有物证,如果找不到那三个偷尸贼,我的嫌疑就真的是最大的。

  虽然我知道偷尸贼另有其人,可是其他人并不知道,我草,想起来就艹蛋,这医院也够坑爹的,监控早不出问题晚不出问题偏偏这个时候出问题!其实当张梅那些人指控我就是偷尸贼的时候,我就说过让他们看调监控出来看,一般这种大医院里,都是有监控的。

  不过张梅却告诉我,监控这几天坏掉了,而且其他地方的监控都没坏,就是顶楼的监控坏了。想起来就郁闷,以前不出问题,怎么现在就出问题了?!

  唉……我心里长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在这么短的期限里,我要怎么才能找到那三个偷尸贼。

  我对那三个偷尸贼一点也不了解,就只是听见了他们的声音,躲在厕所门边看见了他们三个的样子,可除了这些,我就再也不知道任何关于他们的消息了,不知道他们姓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可以说完全是一问三不知,在对三个偷尸贼的信息掌握几乎完全空白的情况下,要我一个星期就把他们找出来,谈何容易?我不是福尔摩斯,也不是死神小学生,不是警察不是超人,我就是一个高三学生,在这种情况下,要在一个星期内,把那三个偷尸贼找出来,几率几乎为零。

  守株待兔,跑到医院的太平间那里蹲守三个偷尸贼到太平间偷尸体,这个办法我不是没想过,如果我在太平间守株待兔,等那三个偷尸贼来了,就可以一举抓住他们了,可是才在医院发生那种事,毕竟那三个偷尸贼,是亲眼目睹了女尸诈尸,那三个偷尸贼,当时就吓得肝胆欲裂,差点被吓得尿裤子,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有勇气来太平间偷尸吗?我估计是不大可能了,所以这个方法基本行不通。主要在于,张梅给我限制了时间,如果没有时间限制,我就算抱着碰运气的心态,也会蹲守到太平间试试。

  可惜,我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用一天少一天,浪费不起啊。

  我抓着头发,想起这件事,越想越烦躁,一点头绪都还没有,到底该怎么办?

  想着这些烦心事,不知不觉间就回到了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