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经通知缉毒大队过来了,人带回去之后,估计还能问出不少东西。”组长心里很恼火,狗大户对市局可真不错,赞助了一套设备不说,没事还让商城派人去慰问,好吃的没少送,这可是市局上下心里的自己人,索性也不瞒着,直言不讳地告诉乔林,“性质是极其严重的,我们肯定会从重处罚,重点打击这种游手好闲的社会混子,但这也要群众配合。”

  意思就是,你们可不能拖后腿,不能看着亲戚的面子说情。

  乔妈立马表态,谁说情都没用。

  组长建议道:“还有这门,这么着吧,我给你们介绍一个和我们合作的防盗门公司,你们把门换掉,最好再花点钱,安装一套电子防盗设备,花钱肯定多一些,但是安全。”

  这还有什么说的,立马换。

  组长亲自打电话,人家防盗门公司也仗义,半小时不到,一整套防盗门窗和施工队就过来了。

  钱,的确花的很多,整整三百万,乔妈心疼的差点掉眼泪,对那家亲戚越发痛恨起来,撂下狠话,谁要给那家亲戚说情,谁就别和家里再来往。

  乔林试验了一下整套防盗设备,稍微踏实了一点,但还是觉着不够,乔爸乔妈没事就出去散散步,要是有人盯上,在外出的时候下手怎么办?

  “要不,请几个保镖吧,不贵。”赵姐姐建议。

  还没提交讨论呢,乔爸乔妈就坚决镇压了这种在他们看来不给他们基本的人身自由的事情。

  “回头我们向局里建议一下,拿出一套比较可行的安保方案。”组长偷偷拉着乔林说,“放心,咱们这个城市你知道,在这种安保方面,我们还是比较有经验的。”

  也就是说,会把乔爸乔妈的安保级别调整到跟对市里的主要领导的家属那种级别。

  乔林不知道的是,早在前两天,丁道坚就专门给市局的几个领导开过会,会议内容就是把狗大户的家人调整到全市安保系统里头来,要不然,宋局也不会在听说乔家差点出事的时候吓出一身冷汗。

  老丁可说过,狗大户的级别比大老王还高,人家是特殊部门的特殊人才!

  乔林也偷偷跟组长说:“回去向宋局问好,如果人手太紧凑,说一声,我请一些专业的人才,就算是放在市局当编外人员,不占用编制,不用浪费公家的资源。”

  觉悟高啊!

  带着那几个家伙,以及那辆金杯,那可是重要证据——一起返回市局之后,组长把狗大户的意见一说,宋局踟蹰片刻,觉着事关重大,决定立马去向老丁汇报,在她看来,这可是一次好机会。

  “既能让乔总掏钱,又不至于把那么一支力量掌握在私人手里,成为个人的打手,我觉着这个方案挺好。”宋局把自己的计划一说,眼巴巴看着老丁,满眼都是鼓励,一定要答应啊,找到一个狗大户不容易,和觉悟那么高的狗大户合作更难。

  老丁想了半晌,摆摆手道:“这件事我们说了不算,晚上去听樊副总理的指示,你跟着过去一下,当面向樊副总理汇报。”

  宋局一喜,能向国家领导人汇报工作,那可是一个处级官员的荣幸,不过,压力也大,必须先做好周密的方案才行。

  “我马上做方案,争取能通过樊副总理的通过。”宋局风风火火就跑,作为一个管刑侦的女局长,这种风风火火的性格,有时候是很让人欣赏的。

  局长据说要调到省里当副厅长了,接下来哪位副局长上任,就看能力了,这次是一个好机会,宋局不想错过。

  不出所料,家里来了一大帮亲戚,没一个说情的,大舅杀气腾腾地让乔林想办法,这件事,一定要从重处理。

  “不能眼看着别人日子过的好,自己心里不平衡,有本事自己挣钱去,谁都不要说情,这种歪瓜裂枣死不足惜,枪毙才好。”大舅把茶杯拿在手里,知道乔妈心软,警告道,“这种人,出现了一个,就会出现第二个,你们要小心一点。花钱就花钱,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乔妈心里当然有数,大姑娘们有一个出点问题她就没法活了,这就不是看面子不看面子的事情,必须从重处理。

  对方没脸上门求情,这会正忙着托关系找人情,想“大事化小”。可那是能大事化小的?初步审理,那几个家伙不但有吸毒的历史,还参与过贩毒,更有甚者,在娱乐场所打杂,他们还牵涉到其它非法行为中去了。

  凉城展开了一场针对娱乐场所的清理活动,原本就很萧条的娱乐方面更加惨不忍睹,当天晚上,凉城几家娱乐城就关门了。

  老丁下了严令,必须要让凉城人民过上好年,整顿娱乐行业之外还展开了全市打黑行动,几家涉黑企业苦不堪言,当天晚上就有老板卷铺盖跑路了。

  可这年头,你能跑哪去?

  还没到西域国际机场,通缉令就发到那边了,老丁没手软,发现一个收拾一个,尤其在凉城旅游方面。

  吃完饭,坐着正喝茶,冯兆龙过来了,刚下班。

  “粮库空了,机场现在也加快建设了,原来的军用机场,现在要改建成军民两用的,听说驻军团要扩大到驻军师,区里还在考虑工业园区的工作。”饿极了的冯兆龙捏着馒头,蘸辣椒油吃了三个,吃完才跟乔林说,帮着问道,“咱们凉城在金融安保方面有两家公司,因为涉黑已经被调整了,市里让我问一下,你有想法没?”

  乔林看看向萌,道:“我不懂,你觉着呢?”

  向萌道:“投资可以,管理方面不参与,只要给监督权就行。”

  手里有钱,有粮,还有人脉,再掌握一支武装,那就成被专政的对象了,向姐姐现在政治敏感度也很高,才不干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赵姐姐很赞同,认为运营交给市局可以,只要有监督权,参与到里头就行了。

  “那就干,具体的不管,财务方面派个人监督起来就行了。”乔林下了决心。

  冯兆龙休息片刻,立马又跑去市里,宋局说,让他晚上去市里等着,樊副总理有了具体指示之后,再做最后决定。

  乔林奔波几天,的确也累了,亲戚们一走,往沙发上一躺就不想起来。

  看这架势,今晚这家伙是肯定要一觉睡到天亮了,陈姐姐就准备把小可爱抱走。

  “爸爸累了,让爸爸好好休息,好不好?”陈姐姐心疼自家老公,跟小公主讲条件。

  小可爱不愿意,人家好多好多天都没跟爸爸一起觉觉呢。

  “那,那豆豆晚上自己回去觉觉,就要爸爸抱一会,好不好?”咬着手指头,小可爱眼泪汪汪的,既不舍,又不情愿。

  乔林哪舍得让小家伙失望,一把抱起来:“谁说我累了?我不累,压根就不累,我要抱着我宝贝儿觉觉,谁都不许抱走!”

  小可爱心满意足,小脸儿贴上去,咕哝道:“豆豆会乖乖觉觉,不吵不闹,还要给爸爸捶背,好不好?”

  某女儿奴能舍得才怪,抱着又亲又哄:“就喜欢宝贝儿吵闹,来,爸爸给你讲辛巴的故事。”

  呃,狮子王啊,多少年了,你还记着?

  姐姐们一起翻白眼儿,就这德性,该着让小可爱治他!

  乔妈埋怨道:“你不是说不喜欢孩子吗,现在都变成啥了,好歹有点样子啊。”

  乔林很奇怪:“我会不喜欢孩子?开玩笑,从三岁开始,我就很喜欢小孩子,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持之以恒地喜欢小孩子呢,没看平时看人家小孩,我都羡慕成啥了。”

  豆豆连忙抱住,扁着小嘴儿抗议:“爸爸不能喜欢人家小娃娃!”

  “不喜欢,绝对不喜欢,就喜欢豆豆,别的谁都不喜欢!”乔林立马改口,“豆豆才是爸爸的心头肉,就是爸爸的命哦!”

  豆豆奇怪极了,那为啥刚才说喜欢人家小娃娃呢?

  “哄奶奶呢,爸爸怎么可能喜欢别的小娃娃,除了宝宝豆豆,爸爸谁都不喜欢!”乔林立马义正辞严地改变初衷。

  陈姐姐感叹道:“人,不能女儿奴到这种地步!”

  “我这叫有女万事足!”乔林振振有词。

  是吗?那你以后就带着豆豆过。

  乔林多有才啊,一看姐姐妹妹们吃醋,立马表示:“那不是一回事,我们首先要清楚一点,我们是大人,大人之间的感情,跟大人和小孩之间的感情是不一样的。这么说吧,咱们之间……”

  “求你别说了!”怕这家伙说肉麻话,姐姐妹妹们一起捂耳朵。

  乔林哼哼两声,看到美少女没去小妹家住,不由惊奇:“你也要睡沙发?”

  “呵呵。”美少女不屑嘲讽一笑。

  啥意思?

  最新z章◇节d!上酷{匠》…网

  睡觉的时候才发现,人家三个苗条的美少女挤在一张床上,那根本不叫挤,谁让人家那么苗条呢。

  “我们多瘦啊,不像某些上年纪的,也不像某个少妇。”丫丫口无遮拦地嘲讽着。

  安然气坏了,说谁呢?

  哦,忘了安娘娘也是小少妇了。

  丫丫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拉着美少女回卧室去了。

  抱着小可爱在每个卧室都转了一圈回到客厅,乔林心满意足,地暖很热,一张毛毯就够了,看着趴在胸膛上睡的脸蛋儿红扑扑的小可爱,乔林心里再默念一句:“有女万事足哪!”

  大半夜睡的迷迷糊糊的,乔林感觉小可爱醒来了,连忙睁眼一看,小家伙偏着小脑瓜正在看他,连忙搂住,小可爱甜甜地道:“爸爸真好!”

  大半夜醒来,小家伙以为乔林又出门了,偷偷看了很久,发现爸爸还在家里,这才放心。

  侧身搂着小不点儿,乔林轻轻拍着,哄着再睡着之后,打了两个呵欠,不由自主地嘿嘿乐了半晌,才又重新迷迷糊糊睡着。

  上辈子得拯救了地球,才能有这辈子的福分,姐姐妹妹们都好,小可爱也来到自己的生命当中,乔林觉着吧,反正给什么,他也不会拿自己现在的幸福去换,如今所拥有的一切,那都是他的命,少一点儿都绝对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