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夕阳被西方的天际线吞噬的时候,淡淡胭红夹杂着着蛋黄色的霞光映衬着大半个天空。

  粗略洗漱了一番,三个人从宿舍走向教室。晚饭后的休息时间有限,没过多久就得赶着去上晚自习。顾天化昂着头,欣赏着美丽的天空,边走边看。身旁的李轻尘倒是面无表情,像僵尸一样紧跟其后。

  秦淮的微笑中泛苦涩,三人各有个性,甚至某些心性习惯相左,但无奈被分配到了一个宿舍。也幸亏了这看似不好的宿舍成员分配,让他们更紧密的聚在一起。

  一群鸟儿排成线从身后的宿舍楼顶掠过,让人产生“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诗意。只惊鸿一瞬的念头闪烁,随即融入喧嚣校园的人流中。

  在宿舍区和教学区之间是一谭不小的园中湖,湖岸长满了秀丽的香樟树。秦淮沉浸在香樟浓郁的光影中,簌簌落下凋零的叶子。落叶无声无息地飘落在地上,却残存着大量的绿意让人不禁生出青春伤逝的感悟。

  在充满诗意浪漫的香樟色彩中穿行,阳光散落在如鳞参差的香樟树叶上,银针似的光线穿透叶隙,让人感到一阵晕目。

  香樟灿烂地舒展开蓬松的身姿,树阴随意地掩映着青石板,只留下浅浅的暗影。

  一步一个脚印踩过去,顾天化突然停下,看向李轻尘和秦淮。嘴唇微微翳动,犹豫再三,终于开口:“我想让你们跟我。”

  李轻尘依然冷着脸,只是眼神迷惑,一动不动地盯着顾天化。倒是秦淮浅笑了一声,轻声道:“顾天王的意思是让我们跟你混吗?”

  顾天化老脸一红,顾天王这个称号是他初中在外面混的时候自封的。没想到秦淮竟然也知道。

  “你场子有多大?”李轻尘突然坐在路边的休息椅上,斜头问道。他所说的场子指的是顾天化的势力和实力有多大。

  “这个……”

  “跟班十来个,亲近的兄弟三四个。”秦淮的微笑收敛,深邃的目光在顾天化身上停留了许久,幽幽道。

  “你怎么知道?”顾天化一楞,疑惑地看向秦淮。秦淮微笑不语,但顾天化却很快琢磨清楚。秦淮既然知道自己的外号,那么对自己应该算是比较了解的了。

  秦淮指指自己,又指指李轻尘,笑问道:“你看我俩会给人做跟班吗?”顾天化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走吧,去上课了。”李轻尘听了几句,没什么兴趣。站起身,当先向教学楼走去。

  秦淮也怀捧着书,跟过去。香樟树娇柔地泛着明艳的色彩,黑如漆丝的枝条隐在绿色当中犹如勾勒的墨汁。

  正当顾天化无可奈何准备放弃的时候,秦淮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我不会做你的跟班,但我想成为你的兄弟,如果你愿意的话。”

  顾天化愣住,马上又嘴角咧开,大笑着喊道:“我拿你们当兄弟。”“兄弟,不是嘴上说说的。”李轻尘冷冰冰地话如同一盆冷水,将他本来变好的心情再次打压下去,不再说话,追向李轻尘和秦淮。

  半路碰见了杨柳,虽然并不熟悉,但介于秦淮在双方的关系,大家也很快熟络起来。片刻,顾天化坦言不多打扰,拉着李轻尘先奔去教室了。看了看手表,还有会儿才上课。杨柳便主动邀请秦淮去湖畔树林里晃悠。

  “秦淮,你有女朋友吗?”

  秦淮微笑着看着杨柳,没有说话。杨柳摆弄着香樟的枝丫,皱着可爱的眉头想了想,然后说道:“你肯定有女朋友了。”

  秦淮笑了笑,反问:“为什么这么说?”

  “你长得漂亮,成绩又好。人品也不错,应该会有好多女孩倒追你吧。”

  听到这里,秦淮笑出声。看着杨柳羞涩地面容,坦然而言:“那你真是抬举我了,实话说,我还没有女朋友。”

  听到准确的回答,而且是自己所期待的,杨柳心里暗喜,美滋滋地笑了。也许这两天交流地比较多,两人也熟络起来。秦淮看着杨柳的眉头松开,轻轻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头。“在想什么?走啦。”

  “喂,这样很讨厌诶。”

  杨柳脸色微红。第一次有男生对他做这样亲密的动作,让本来就因为害羞而脸色红润的脸,不由地更加红了。

  开学的第三天,市长被邀请来学校做开学典礼的演讲,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让不少胸怀抱负的学生心中不悦。其中就有秦淮,看着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市长,心里暗道:不能超越,也要比肩。以市长作为人生的目标,也算是伟大的了。秦淮没有食言,以后的他确实成为了超越市长的存在。

  同时,八卦人士也挖出了杨柳的身份,杨柳竟然是市长的女儿。这件事在全校掀起轩然大波,不少校长主任和老师都低声下气地向杨柳示好,尽管她并非一个骄傲的公主,但她还是被所有人众星捧月。

  市里一些有权有势有钱的人的儿子,都在拼命创造机会和杨柳接近。

  与此同时,平日里和杨柳比较接近的男生就成为中矢之地。一个是秦淮,一个是叫练旺兴的男生。也和杨柳同一个班级,碰巧又是杨柳初中同学。

  秦淮聪明,知道保持和杨柳的距离。所以麻烦并没有找上他,但练旺兴就倒霉了。有几个外班的混混约他放学后去学校小树林。

  老师刚一宣布放学,练旺兴将文具收拾一下,准备去宿舍。却发现那些人早等在教室门口了。

  教室里还剩五个人。秦淮依然坐在座位上看书,顾天化仰靠在椅子上睡觉(按照配置,学生坐板凳,顾天化的椅子搬自隔壁教师办公室),李轻尘也依然戴着耳机伏在桌子上睡觉,还有个矮瘦的男生被班主任叮嘱打扫教室。

  咽了咽口水,练旺兴抬起脚慢慢往外走。也是巧合,他刚走到顾天化身后的时候,顾天化的椅子靠背突然断掉,整个身体后仰。

  练旺兴手忙脚乱,连忙撑着顾天化。被惊醒一身冷汗,顾天化向练旺兴报以感激的微笑。

  看了看外面,顾天化笑了:“被拦住了?”

  “嗯!”练旺兴咬着牙,目光狠辣地看着外面的几个人。人数不多,五六个,自己再能打也不至于一个人能对付得了五六个人。

  “轻尘兄,别睡了。有人找上门来了。”顾天化笑嘻嘻地推了推李轻尘,李轻尘直起身子,猛地站起。

  森冷的目光顿时停在后门外面一个混混的身上,脚下一勾,凳子被他甩出。

  由于速度太快,那些人都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光影一晃,凳子便扑面而来。

  “啊。”刺耳的怪叫声传来,顾天化笑嘻嘻地向练旺兴昂昂头:“你一个,轻尘兄一个,剩下的都归我了。”

  练旺兴的斗志燃起,他喜欢这样热血的时刻。“太狂妄可不好。”

  一马当先,练旺兴挥拳砸向一人,拳头带着风啸声溅起一朵血花。

  李轻尘和顾天化不甘落后,几乎同时选定了对手,挥拳而上。练旺兴打架如同古代的将军,拳头大开大合,气势不凡。李轻尘却灵活多变,每拳下去总能见血,招招伤人要害。顾天化打架倒是中规中矩,但他经验丰富,也是凶猛无比。

  全部撂倒对手后,三人身上也都染上了血迹。刚准备撤回宿舍,打扫教室的矮个男生突然跑过来。

  “你们不能这样走出去,跟我来。”

  三人没有多想,跟着矮个男生走了。一直领他们到画室,不等多说,矮个男生拿起一瓶红色颜料洒到练旺兴身上。

  练旺兴刚要发怒,被顾天化拦住。“掩人耳目。”短短四个字,练旺兴已经全然明白。他拍了拍矮个男生的肩膀:“兄弟,谢谢了。你叫什么名字?”

  “举手之劳,我叫刘阳。”

  “我想还是我们不好出去。”李轻尘通过画室的窗户看下去,楼底下足足站了十几号人。个个凶神恶煞,明显不是好人。

  “怎么办?”练旺兴看向顾天化,后者低头沉默着,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柳。”

  “杨柳!”两个声音同时念出同一个名字,顾天化和刘阳对视一笑。

  对刘阳多留了一个心眼,顾天化示意他继续说。刘阳点头,道:“杨柳的爸爸是市长,和她在一起我们绝对安全。前提是……”

  李轻尘恍然地一拍手:“前提是我们能请她过来。”

  话音一落,几人都看向练旺兴,练旺兴明白他们的意思,心里苦笑。“她不会理睬我的。”

  “他们上来了。”李轻尘脱下体恤衫,包裹着右拳,扎紧。然后背靠着墙壁,闭着眼睛,不再说话。

  练旺兴叹了口气,拿起一个铁水桶,站在旁边,目光停留在门外走廊。

  J酷匠网gl正&版首发H

  顾天化拿起两把扫帚,垫了垫手,丢一把给刘阳:“连累你了。”刘阳苦笑着摇摇头。接过扫帚。

  这时,楼梯口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你要带我去哪?”

  “画室。”

  “去画室做什么?”

  “救人。”

  “救人?什么意思?”

  “以后再说,现在请你快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