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小城,因连着下了几天雨,阳光便没那么耀眼了。脱下西装,将衬衫的领口松开一扣。顾天化轻轻走到窗户旁边,拉开百叶帘,清风拂来,舒服地闭上双眼。

  忽而有着一种绵柔的感觉,这种感觉恍惚悠然,就像一朵在风中舞动的花儿,惬意地悠然而开,飘然而落。

  他俊美的脸庞漫上一丝低落,睫毛垂下,神态明媚却忧伤。

  最初,五个少年常常结伴漫步在秦淮河堤,走走停停,累了就看看沿河两岸娇柔低垂的绿柳,偶尔拨弄几缕随风摆动的柳绦儿,秦淮河就像寡言却慈祥的母亲看着他们长大。

  不经意间,思绪化作满天纷纷的细雨,纷纷扰扰滴落万千。

  脑海里早就泛黄的相册翻卷开来:一艘木船从朦胧的雨雾中穿过桥洞,船头上站着四个少年,性格各异却谈笑甚欢。船夫身披蓑衣,手中橹儿轻摇,嘴里方言浅唱,穿透那无边的烟雨,直直地朝自己游了过来。

  情到深处,视野模糊,幻境也如夏天的泡沫一触即破。顾天化轻声地感叹,明亮的眼眸中,隐隐有泪光流转。

  窗边,李轻尘一直沉默着。感同身受的他,能体会顾天华的痛苦。幽幽地眯起眼,李轻尘拔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倚着办公桌,用一块雪白的棉布轻轻地擦拭着那柄漆黑如墨染过的黑色瑞士军刀。斜长的刘海遮挡住半张脸,面无表情的他,眼睛冷淡得宛如一汪死水,见不到一点生机。配以一身黑色休闲装,他宛如一个从深渊里爬出的远古巨兽,让人畏惧得不敢直视。

  顾天化是练武之人,耳目比常人灵敏。尽管瑞士军刀出鞘的声音已经微乎其微,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本能地回头看向李轻尘,后者仍然低着头缓缓地抚拭着爱刀,又沉默了许久后才轻轻吐出三个字:“有内奸。”

  顾天化表情一滞,目光带着疑惑盯着李轻尘。瞳孔微微扩张放大。

  “我没有证据。”李轻尘始终低头地注视着手里的刀,没有表情的面容终于泛起一丝苦笑。“但我相信阿淮的部署,一定有人泄露了消息。”

  “不管是谁,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是后悔。”顾天化的目光陡然变冷,像毒蛇一样死死地眯起来。李轻尘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两人默契地同时看向窗外,天际已经渐渐泛黑。夕阳远去,霓虹点亮,城市依旧明亮如昼。

  “我想去上海。”李轻尘将手中一尺三寸的黑色瑞士军刀举起,锋芒流转。

  “你去哪里干什么……”

  “我要去找阿淮,我不相信他会死。”李轻尘鼻子一吸,将刀插入鞘中。他削瘦的脸上,大小刀疤纵横,布满了沧桑。

  顾天化双手握紧。“你糊涂!上海现在被斧头帮控制着,你现在去上海无异于自投罗网。”

  “我不怕,我只想知道我兄弟是否还活着。”顾天化一怔,李轻尘从未反驳过他的话。今天竟然隐隐责怪起自己了。不由地,他也心生愧疚,但他要顾全大局。

  顾天化猛然转身对门外喊道:“来人!”

  话音刚落,门外闯进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模样有点陌生,但顾天化并没有太过在意。指着李轻尘说道:“把他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哪都不许去。”

  “是!”两名大汉不由多说,上来就夺下李轻尘的军刀,将他遏制住。当然这也是李轻尘没有反抗的后果。

  他盯着两名大汉的脸仔细看了看,嘴角扬起一丝冷地直沁人心的笑意。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麒麟堂堂主秦淮被暗杀身亡、玄武堂堂主刘阳受袭昏迷、白虎堂堂主李轻尘被顾天化秘密关押,这三道关于清帮的消息像石落水中泛起的波纹一样慢慢传递开来,一时间各方势力猜疑不断。

  众说纷纭,各有各的道理。不过最让人们相信的一条是:清帮元老功高盖主,清帮大哥顾天化大肆铲除元老,任用新人。其道理就像古代皇帝为加强中央集权,进行削蕃一样。

  清帮最具影响力的人物,除了顾天化无疑是四大总堂主。麒麟堂堂主秦淮、青龙堂堂主练旺兴、白虎堂堂主李轻尘和玄武堂堂主刘阳,这四人也是最初建立起清帮的第一批元老。秦淮身死,李轻尘被关,刘阳昏迷,唯一幸存完好的就是青龙堂堂主练旺兴。

  可是练旺兴对这些消息却并不知情,他此时正在市医院。因为他的好兄弟刘阳在这里。

  这段日子里,练旺兴常来看望刘阳。加护病房的病床上,刘阳头缠着厚厚的白纱布,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

  练旺兴鼻子一酸,差点流出眼泪来。这几年闯南闯北,风里来雨里去,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在刀口上玩命,流的血比一般人喝过的水还多。

  他的心性越磨越强硬。杀人如麻毫无变色的他对兄弟却诚心如初依旧。很多时候,他宁愿躺在床上的是自己而不是刘阳。

  找借口将身后跟随的保镖打发出去,练旺兴搬张凳子坐在病床旁边,望着刘阳发呆。

  “咚咚。”突然门被敲响。惊醒了走神中的练旺兴。一个保镖轻声走了进来,对练旺兴附耳道:“练哥,顾大哥让你立刻赶回总部。”练旺兴一愣,反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顾大哥没说。”

  “我知道了,走。”他脚尚未抬起,手机铃声响起。“喂,练哥。高磊叛乱,将顾大哥软禁起来了。”高磊是清帮总部所在的YC市分堂堂主,归玄武总堂管辖。

  “说清楚,怎么回事!”电话是青龙堂分堂主杨天文打来的。

  “练哥,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总之,你别去总部,先带回堂口来。我让天武去接你。”

  练旺兴挂掉电话,沉默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拳头紧握着,回头望了一眼刘阳。“从堂口调五十个兄弟,留下来照顾好小阳。”

  应该出现的应答声没有出现,练旺兴奇怪地抬起头看向那名保镖。对方正双手抱怀坏笑地看着自己,练旺兴暗道一声不好。

  没多久,除了驻扎在外地分堂的兄弟,清帮的高层人员几乎全部聚齐……

  清帮的总部是位于YC市中心区域的一栋二十五层大厦。是清贸公司的办公楼。尽管这里暗流汹涌,但在城市的南方,却仍然是一片宁静。

  城市的小巷,灯光凄凉,朦胧中拐角处的垃圾桶旁,蜷缩着瑟瑟的臂膀,仿佛这灯光要吝啬自己的光芒,不愿为他,指明未来的方向。少年坐靠着墙壁,双手抱膝轻轻地抽泣。

  一声轻叹,深沉如夜的叹息,来自那个顶楼的孤傲身影。

  夜色渐浓,城市却依旧繁华喧嚣。霓虹灯点缀着都市的奢华,掩盖了星月的光辉,放肆地把变幻的彩色投向天空。夜空朦胧,连黑也不纯粹了。

  小巷传来缓慢低沉的步调,少年的心紧紧地揪起来。紧张地抬起头看向那灯光下斜长的黑影,一身黑装融化在黑暗。

  “你是谁?!”少年惶恐到极致,身体抬起,如有不对可以随时跑路。

  “秦淮。”对方的声音冰冷,像是崭新的磁铁,迷人而纯粹。

  少年不想知道他叫什么,只想知道他是不是警察,是不是来抓自己的。

  “你是什么人?!”

  “救你命的人。”

  随着距离变近,少年才看清他的模样。碎发凌乱且长。晚风吹动着刘海,略微遮掩住眼眸。

  黑色口罩像面具一样极力掩盖着他的身份。衬衫、长裤和皮靴全部是黑色,他浑身上下唯一的亮色就是左手食指上的那枚银色指环。

  “嘚嘚嘚。”轻且脆的敲门声响起,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音走进来。

  由始至终,老人都未抬起过头。直到茶杯放在办公桌上的声音响起,老人才露出一丝慈祥的微笑,但头仍未抬起。

  ☆酷`{匠I:网r永Nb久免+费Z看./小iX说D

  “小乔呀,你帮我把这份文件打印三份,拿一份给政治部发过去。”

  “好的,总理。这是高司令派人送来的上品茶叶,您尝尝看。”小乔算不上多漂亮,但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一身职业装也很有气质。

  “好,先放着吧。”老人并未抬起头,继续一手拿笔一手举着放大镜看文件。桌上的文件还有很高。

  小乔暗暗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老人太辛苦了,每天至少有十多个小时是在办公椅上度过的。他的关节炎和眼疲劳也越来越严重。心中对老人愈加敬佩,轻声的关上门走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老人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这个时候茶水已经凉了。老人也不介意,喝完茶,老人又拿起一封文件看了起来。这封文件是情报局发送过来的。

  “清帮麒麟堂堂主秦淮遭暗杀身亡,玄武堂堂主刘阳受袭昏迷,白虎堂堂主李轻尘被秘密关押……”

  看到这里,老人连忙放下茶杯,拿起桌上的电话。“阿风,是我。去帮我查查清帮是不是真内乱了。”

  “啊。老总理也要插一脚吗?”电话那头响起懒洋洋的声音,却清脆爽朗。

  “别问那么多了。阿风,你赶快去查一查。”

  “交给我吧!”

  电话很快回复过来,可见自称能力超越中央情报局的异端审问局并非夸夸其谈。消息说,秦淮在上海被暗杀身亡,刘阳被狙击枪袭击致使中枢神经损伤,李轻尘因蓄意谋反被顾天化关押。

  “哦?清帮真内乱了?”老人有些意外,他仍有些不敢相信。

  “都是年轻人嘛,出点意外时正常的。”电话那边的阿风懒洋洋地轻笑了两声。“老总理不会要对清帮做什么吧?”

  “这你就别管了,你只要告诉我,清帮的内乱到底是不是真的。”

  “老总理,您可以怀疑秦淮的身手,但是您不能怀疑异端审问局的情报侦查能力。我的情报,出过纰漏吗?”

  想想也是,挂掉电话,老人的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秦淮竟然真的死了?那么中央对清帮的政策要不要变动?

  电话还未放下,老人不放心又是一个电话打出去。

  “喂,顾天化。是我。你们清帮到底怎么回事!”

  “总理,清帮没事。”电话那头的顾天化的声音略微沙哑,显得有些疲惫:“我相信,我们自己能够处理好。”

  “喂!喂喂!”见电话被挂,老人急了,连顾天化声音的沙哑都没注意到。也或者他注意到了,却并没有在意。

  挂掉电话,顾天化脸色发青地盯着面前一个身穿藏蓝色西装的男青年。看着顾天化愤怒的样子,男青年舔了舔舌头,笑着说:“做得好,不愧是顾天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