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讲到,张义众人进入凌云道长的山洞准备拜师,饿憋了的张义准备吃饭确遭凌云道长的一顿骂。

  “好了师兄,你也别太凶,新人不懂事,你我刚拜师不都这样的么”。老道看见凌云道长有些动怒,急忙开口道。

  “好了,沐浴更衣,然后拜师。”凌云道长手指对面两个分叉洞口的其中一个说道。“什么,还得洗澡?这么冷的天在这里洗不得冻死啊!”张义嘴上嘀咕着但又不敢不从,只好向着老道手指的那个洞口走去,老道也紧随而来。

  “这个洞算是内洞了,和旁边的那个洞不一样,这个洞直通地下河,面积不大也不小,我师兄的鱼都是这里抓的,嘿嘿”。老道说着已经绕到了张义的前面。果然,这个洞比前面厅洞大的多,空气相对潮湿,渐渐的能听见水流声,应该就是老道所说的地下河了。“小义子,今天教你个事,这个洞旁边的洞千万别进去,就算你进去活着出来了也会被我师兄活活打死,千万记住了,好奇心吓死猫”,老道在张义前面淡淡的说道。张义倒是有点疑惑,难道那洞里有妖怪不成?便问道“为什么,难道你师兄在里面养了鬼不成?”“嘿嘿,养没养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洞除了师兄就是师父师祖这几位老人家能进了。”老道边说边指着前面一处拐弯处又说道:“前面就是了,河对面有个水池就是净身之处,记得从河里抓几条鱼上来。”“抓鱼?这么冷的天你让我下河抓鱼,要是你师兄需要拜师礼你早说我们从山下就准备了,干嘛让我在这里抓鱼”。张义惊讶的说道。“嘿嘿,拜师礼是得要,不过拜师礼一不包括金钱、二不包括贵重的物品。要的就是拜师人的诚心,这诚心可大可小,但不能没有,懂了吧”。老道无所谓的说道。

  张义无奈的向老道说的那个河走去。过了拐弯处,眼前还真有一条清澈无比的地下河,河里不时游着巴掌大的鱼群。天助我也啊,哈哈,抓这些个鱼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根本不需要下河。想着,张义已经走到了水池边,脱下了鞋子下到河里,虽然天很冷,但由于这是纯正的地下河,河水跟普通温水差不多。而且这河里的鱼也像是打了麻药一样,特别的配合,张义轻轻松松的一弯腰双手一捧便是一条十多厘米的大鱼,与外面的鱼不一样的是,这里的鱼出水之后并不乱蹦乱跳的,而是像死了一样,异常的安静、老实。“这是什么鱼?脑子有问题的?”张义心里想到,手上也没闲着,把鱼放在岸边之后又是弯身冲着黑影一捧,又是和刚才一样的鱼捧在了手中。轻轻松松两条鱼抓到手,让张义兴奋至极。“这里的鱼都是shabi吧,哈哈,这么好抓,以后有的吃了”。

  就这样,张义毫不费力,几乎就是转手的事,很快的住了六条鱼,好事成双嘛。抓完鱼,张义才注意到老道刚进来说的河对面的水池。眼前的水池不像是天然的,倒像是人工挖掘的,面积大概跟普通家用洗浴池的面积一样,不大不小刚好躺个人。而池水看似有些白的透彻,像是加了漂白粉的自来水,但闻上去却有一股淡淡的草香,水也不是太凉,毕竟常年kao着地表。

  洗好澡后张义便拿着六条鱼按着来时的路走了出去,拐弯处正逢老道在原地转悠,一见张义出来,急忙一叹气说道“我以为你小子在里面晚上隐了呢,现在才出来,不过也算可以,六条鱼不错了,走吧,是时候拜师了。”

  出了内洞,只见张爸张妈和凌云道长像是在讨论着什么,有说有笑的。张义很难得的见了凌云道长的笑容,虽然有那么一丝丝猥琐..“师兄,可以开始了”,老道冲着凌云道长说道。“好,小子你过来”。凌云道长一挥手中的香说道。张义赶忙走到了凌云道长的身旁。只见凌云道长一辉手中的香,说来也怪,没见凌云道长用打火机什么的,这把香居然无火自燃。“以后跟着我好好学,这些只是小把戏。”凌云道长边说边抽出了三支香插在了老君像前的香炉中。

  "W看正、版章c,节上A酷◇匠:O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