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说到:老道带着众人前往大茅山的老林深处去拜见老道的师兄。

  从下午进山开始,直到天色完全昏暗下来,众人已是饥肠辘辘的穿行在这大山深处。

  “呼呼,不能再往前走了,再往前过了那一线天峡谷,约莫再走两个多时辰就能看到一个瀑布,我师兄便是隐居在那瀑布不远处的山洞之中。只不过现在天色太晚,往前走太危险,最主要的是这肚子太争气了,看来不能再走了。前面山脚下有一个山洞,今晚就在那凑合着一夜吧”!老道略喘粗气道。说实话,张义现在是又累又饿,也是实在走不动了,能有地方睡觉当然是好。估计众人现在都是张义这个想法,都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没几分钟,众人便到了老道所说的那个洞口;扒开杂草,一个不大不小供一人进出的洞口显露出来,老道率先走了进去,掏出了手电筒在洞内照了一番。张义那是一个郁闷,原来老道早就准备了手电筒却没拿出来,害得摸黑吃了这么多苦头,但嘴上还是没敢抱怨。

  众人都进洞后,张义才大量起这个山洞,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呈葫芦状,外面入口窄的只能供一个人通过,而越往里走越是宽,不到五分钟便走到了尽头内洞,内洞里大的多,起码可供二十多人居住了。但奇怪的是:洞里零零散散的堆着许多奇怪动物的骨架,而这些骨架与正常骨头不同的是它们都是呈黑色,漆黑漆黑…要不是手电光照在上面,根本难以察觉。

  进洞以来,不说这些奇怪的骨头,就是张义也觉得身体像是下降了好几度,但绝不是天冷的缘故,因为他已明显感觉到身体里视乎隐隐的有阴寒之气上升,但胸口那股阳流却缓缓的压制着这股阴气,胸口挂着的前几天老道送的玉佩也微微发烫。起作用了,这可能是玉佩在抵制着阴气,阴气要外泄说明这洞里肯定有什么东西。“难道、难道那种东西又来了”?想到这里,张义不禁一打哆嗦,转眼看向对面坐着的老道,老道也是皱着眉、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时候,别说是老道和敏感的张义了,就连经常在古墓里待着的张义大姨父也觉得这里不对劲了,”气温一下子下降了好几度,自己之前在古墓跟尸体打交道的时候也没感觉过这么强的阴气,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道毕竟是老道,胆子大想的开,跟众人打了招呼之后便要睡觉。但张义明显感觉肯定没那么简单,这洞里绝对有东西,便立刻开口道:“等一下,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没想到老道打了个哈哈道:”有我老道在这,你还怕有恶鬼把你吃了不成,放心吧,闭上眼睛,保证你一觉睡到大天亮”。说着便躺下闭上了眼睛,可张义明显看到老道手已经伸到背包,抓了几张符纸捏在手里,但由于自己的父母都在,张义也不好多说。索性也闭上了眼睛,反正有老道在这。

  就这样模模糊糊大约三四个小时以后,估计已是午夜时分,张义突然被身体里的那股阴气冲的瞬间感觉失去意识,身体越来越冷、越来越难受,和前些天碰见那恶心的女鬼一样的情景。张义感觉自己像是动不了了,但这种感觉没持续多久,胸口那老道送的玉佩突然一热,浑身再次恢复正常。与此同时,耳边一阵劲风扫过,只听一声凄厉的尖叫,随后便是老道的爆喝:“何方妖孽,竟敢在我茅山福地上作恶”?随之而醒的还有张义的父母,见到眼前这一幕,早已吓得面色花白。在这阴气极重的地方,在加上子时阴盛阳衰,常人看见这种不干净的东西也是正常。

  那边,老道已经一甩手,再一张符纸出手,并已极快的速度咬破左手食指,口中念出一大串生涩的音符,右手的宝剑已经握在手中,左手食指迅速在宝剑上划了一遍,冲着女鬼的方向冲了过去;由于动作太快,张义并没有听清楚老道刚才念的什么,但老道一连串的动作丝毫没有一点停顿。

  对面那只满嘴獠牙,分不清公母的厉鬼也没闲着,在老道冲向它的一刹那,以矫健的身姿躲过了老道这一剑。老道再一张符纸出手,厉鬼刚躲过老道一击,身体还没有缓过来,这张符纸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它的肩膀。只见厉鬼的肩膀瞬间燃起一道炫目的火光。厉鬼张开獠牙,悲痛的叫着。“死、死、你。。们。。都。。死”厉鬼张牙舞爪,嘴里含糊不清的吐出这几个字来。

  “嘚,大胆妖孽,还敢造次,看我老道不打的你魂飞魄散”。说着,老道右脚猛一跺地,双手快速的捏了一个指决,嘴里又是一阵生涩的音节。但是明显念的很慢,这次张义倒是听懂了:“太上老君,与我神方。滴血凝符,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咒语刚完,老道左手食指还未愈合的伤口在右手掌心快速的画了一个符。这次厉鬼也是彻底怒了,明显的指甲长了五六分,没有眼珠的眼眶滴出了几滴鲜血,低下头去也像是在默念着什么。但就在厉鬼抬起头来的一刹那。四周阴风大作,顿时,一阵阵凄厉的鬼叫声充斥着张义的耳蜗。“再死一次吧”老道瞬间爆喝了一声,脚下踏着奇怪的步伐,歪歪曲曲的冲向厉鬼,在接近厉鬼的一刹那,右手掌心奋力拍向了那只厉鬼。一瞬间,阴风消失的无影无踪,最后一声冲破耳蜗的尖叫声传来。再看向老道那边,哪里还有什么鬼的影子,只有“嗡翁”的响声回旋在张义众人的耳蜗。

  “呼,好一只百年老鬼,死了不去投胎不说,还敢跑到我茅山重地作恶,我大师兄难道一点不知道”?老道边擦着手边说道。再看张义众人,除了张义外,张爸张妈还有见过大世面的张义大姨夫都已是瞪大了眼睛,要不是耳蜗“嗡嗡”的叫着,都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就,就这么简单的,一只百年老鬼就这么三下五除二的搞定了”?张义不敢相信的问道。“那还要怎样,来个敌死我伤、生死离别最后艰苦的取胜?你以为这是拍电视剧啊”?老道无语道。

  看U正F~版章o#节上《酷匠◇t网F^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