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回;上回讲到:老道在制服女尸之后,临走之际问到张义这两天来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张义有了倾诉对象,当然一股脑的将这两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徐徐道来..待到张义将这两天来的怪事讲了一遍之后。老道似乎已经约莫八分猜到张义的情况了。可是,让张义想不明白的是:“张道陵不是茅山祖师么。?那可是天师级别的人物,怎么这老道也叫张道陵?哪个修道之人敢与祖师爷同名的?”就在张义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老道突然抬起头说了句:把你的左手给我。“干嘛?”张义问道并没有伸出手来,而且立在原处并没有动作。“我给你把把脉,看样子你身上肯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特别的东西?张义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好像就是从前天晚上喝多回家的时候,遇到了老人们口中的鬼打墙开始,两次被莫名的东西摸了右肩头,昨晚那个女鬼更可恶,居然还想挖出自己的心脏,然后在女鬼碰到自己胸口的一瞬间被心脏里一股无名的滚烫之火震飞。难道,就是因为心脏里那无名的燥热么?!张义心里想着,慢慢的伸出了左手,递到老道身前。老道也不客气,抓住张义左手手腕几只手指便把起脉来。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这招管用么,能看出来什么嘛?张义问道。”嘿嘿,我老道这招百试不爽,还没失过手勒!比医院的仪器还管用。”老道满口黄牙笑到。说罢,便低下头闭起眼睛把起脉来。大约过了五分多钟,只见老道眉头越邹越紧,最后居然变成了“川”字形。

  “这老道什么情况?到底看出了什么,不会纠结si吧?”张义心里想到。可老道还是眉头紧邹的样子,像是看出了什么,但又想不明白。又这样过了一分多钟,老道眉头还是紧邹,丝毫没有头绪的样子。张义实在受不了了,只好两眼一瞪道:喂,老东西,你到底看出了什么,别这样干邹着眉,把我当怪人一样。“恩?你这脉象极其古怪,身体里有一股极阴的气流充斥着身体,但又是不是的被一种热流覆盖着,交替循环,怪哉、怪哉..。”老道终于抬起头沉默半晌说道。一连几个怪哉、怪哉,让张义心里也没了底,到底是怎么个奇怪样,能让看似高深的天陵道人都如此郁闷?就在张义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老道又是一句:“你身体里的极阴寒气应该是招来不干净东西的源泉,也是惊着我这喜神的原因,但是你身体里的极阳热流却与之相克,这也是你昨晚能逃出那女鬼魔掌的原因。当晚间阴盛阳衰之时,阴盛于阳,让身体里的阴气外泄,便会自行冲开天眼,招惹到鬼怪之物。但所谓久盛必衰,当冤魂靠近,阴气相加,负负得正,阴阴相冲便会使身体里的那股极强热流喷发,当热流喷发,阳气大于常人几百倍。那时,可谓是百邪勿近。”老道说的悠闲,张义听的糊涂,但也略懂一二,见识过老道的本事以后,张义对老道已经是深信不疑了。难怪半夜总是遇到这种事,难道以后每天晚上都要遇到这种事了么,然后让身体里那股热流再喷发,救自己一命,换来事后异常难受。想到这里,张义不禁浑身发毛,万一以后碰到啥卖相不好的恶鬼,吐都能吐死。

  最V新章节2上◇酷匠R网D

  那难道我以后就得这么过了么?你不会见死不救吧?老道.哦不对,大师、天师、老神仙行了吧,老神仙,你一定要帮我。张义哭丧个脸说道。“额,我也就一道人,干这行混口饭吃罢了,不用这么拍马屁的,想我也是堂堂茅山弟子,茅山弟子乃降妖除魔为己任,救苦救难之人,怎么会见死不救。你也不用把我说的跟大罗金仙一样”老道虽然平时在当地百姓眼里声望很高,当地人对他从来都是毕恭毕敬,但也没有人这么夸过他,一时让他有点尴尬。没事、没事,只要你能把我身体里的这怪东西弄掉,让我叫你爹都行.。张义平时一向dan定,自己的爹都没叫过几句,而且他还没从没这么求过人,但是这也由不得他了,只好放下面央求着老道,就差下跪了。“嘿嘿,你也别太高估我老道,我老道也没有办法驱除你身体里的阴阳气流。”老道露着满嘴黄牙笑着说道。我cao,刚才还说自己什么降妖除魔,救苦救难.跟我卖了半天关子,原来你也没办法,亏我还这么求你,早知道就不跟你说这么多。张义瞪着眼睛怒吼道。没想到老道听了张义的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又是“嘿嘿”一笑道:“年轻人,不要冲动,你也不要激将我老道,驱除不掉是驱除不掉,但我没说没办法让你炼化这阴阳气流,到时候就可以控制气流,为自己所用,那不是更好?”张义低下头默默的嘀咕道:炼化?为自己所用,这倒是个好办法,大仙人,快说有什么办法。

  “办法,只有一个——上我茅山,学我道法,拜我师兄为师。”老道学着大侦探福尔摩斯的样子,酷酷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