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张天陵的手段

  书接上回,上回讲到,张义被赶尸匠的“叮叮”铃声所吸引,无意偷窥一个老道赶尸却被发现。

  “哼”既然被发现了,张义也便大着胆子站起身来,朝着老道的方向走去。那老道也镇定自若的站在众“人”身旁,正悠闲地打量着自己,张义这两天也是受了一股子窝囊气:先是半夜回家被那啥玩意给摸了肩头还被耍了一番,再是半夜被女鬼“调戏”,现在还被无缘无故的飞石砸翻在地;“自己不就是一时好奇偷看了这个怪老道赶这那一蹦一蹦的玩意赶路么”居然飞石砸了自己的头顶,这股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酷匠网J首h◎发`

  心里想着便往缓坡老道处走去,只是估计老道身边那些个“人”,张义并没有敢靠的太近,而是远远的站在老道几米处的位置,等待着老道突然发难;说实话,张义打打砍砍这么些年,又在体现练过,真要动起手来,张义也不一定败在老道手下。只是张义却隐约觉得自己的胸口处一阵燥热,“呼呼”冷汗直冒,右半边身体又是出奇的冷,这和昨晚张义遇见女鬼的那一幕有点相像,让张义十分的不舒服。

  “来者何人,为啥子偷看我老道赶尸,知不知道一旦生人的阳气惊了我这些喜神,后果是有多严重”?老道说的普通话倒也标准,只是偶尔带着些方言。“你以为我想,谁让你摇你那破铃铛的,大老远的都能听见,我过来看看还有错了”?“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吧,我们当地百姓听见我老道这镇尸铜铃声怕是躲都来不及,你还敢迅声而来,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张义扫了扫这些直挺挺的人,只见这些人个个面如死灰,脸色煞白感觉不到一点生气,在这深山老林里加上透过树叶微微射下来的月光,显得格外吓人。

  可是,当张义一扫众“人”准备将目光收回答老道话的时候,在队伍倒数第二个的一张美丽的脸蛋似乎对着张义微微一笑,那是多美美貌天仙的脸蛋啊,简直是天仙下凡,除此之外再没词语可形容,要是活着的时候该多么漂亮啊;随后,张义觉得浑身一凉,身体一哆嗦,确确真真的看见那张脸蛋对这张义放开了笑容,那笑容是那么的美,让人看着不觉的就如痴如醉,笑容过后,满张脸上又是一紧,随后笑脸被一张满含泪水,娇弱无比的脸蛋替换。“你怎么了”?张义不住问道。“呜呜,妹妹好惨,被奸人所害,如今还身在他乡。“说实话,这样的场景不禁会让所有男子动容,就连张义也不过如此。

  就在张义缓步走向那个美丽的“女子”身边,准备为她擦去眼角的泪水并安慰几句的时候。顿时感觉领口一紧,随后额头被人手指猛地一按,突然发现刚才那个还娇弱眼角含着泪水的“女子”正站在远处一整阴笑,而自己的领口也被刚才那老道拼命的拽着。“醒醒”,老道大声喊道。一手抓着张义的领口,一手的食指已经伸进嘴中,并快速咬破自己的手指向着对面还在阴笑的“女子”猛然甩出,随后松开张义的领口,一手已经握住一张黄符,以电光火石的速度贴在了那“女子”额头,那“女子”也没挣扎,额头被贴上符纸后便再次安静的站在那里,刚才阴笑勾起的嘴角也已放下,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刚才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是不是趁我不注意偷袭我来着”?“哼,好你个狗咬吕洞宾,你刚才是着了我那喜神的道了,由于丈夫出轨,受不了打击自杀了,而她的老家又在山里,车不好运,只好麻烦我老道走一趟了”。“那他们呢”?张义问道。“也都差不多,死的都冤。”老道淡淡的答道。“没想到都这个年代了还有这行”,张义心里想到。“对了,小伙子,我这喜神本来都是好好的,你一来却立马惊动了我这喜神,老实说,你是不是极阴体质,或者身上藏了阴气极重的好宝贝了?”“cao你个老不死的,你问我我问谁去?”张义怒道。“哦”老道回答了一句之后便若有所思的低下头,像是在盘算着什么事情。”对了,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张义”张义漫无精心的达到。“哦,和老道我也是本家,老道我也姓张,复名道陵,熟识的人都称我天陵道人”。

  就在老道介绍完后起身准备道别时,老道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犹豫之后问道“小伙子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古怪的事情”?“有,而且接连两天。”张义几乎没停顿的答道。终于憋在心里不敢跟人说怕别人不相信的事有人可以听,张义毫不犹豫的将这两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徐徐道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