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更H新‘w最w快上…酷匠网

  第二天天色微微放亮,便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还在半醒半睡的张义睡意全无,身体也不在是昨晚那般难受了。看着父母还没醒的样子,只好自己下床开门。刚打开门,就见他大姨父一家手里提着早餐,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口,身上还披着棉袄,就这样三个人也是被冻的不轻,赶忙跑进还开着暖气的房间里。说实话,大冬天的来sichuan玩真不是明智的选择,就是自己花钱买罪受。进屋之后,到底还是亲表姐,一眼就看出张义没精打采的样子加上一双熊猫眼。“你怎么了,昨天感冒还没好啊,要不去医院看看。?”还是女孩子细心,但张义本来不爱多话,加上这两天发生的事估计说出来也没人信…只是淡淡的回答了表姐:“没事,我认床,昨晚没睡好”就独自走去洗手间洗漱。

  等到张爸张妈起床吃好饭后,准备按原计划去景区赏雪,…可是刚出门张义的表姐就接到了同学打来的电话,是她大学时同学,一个叫李玉的女生,因为成绩优异被保送大学,学费全免。sichuan人一向是热情好客的,听说张义表姐他们的到来,打了个电话说是来接张义表姐他们去自己家做客。众人商量之后决定回宾馆等待。这个宾馆张义实在不想进了,想想昨晚楼道内的情景还有老板那猥琐的神情,张义就浑身不舒服,这两天的的事已经让他处于崩溃的边缘,自己的肩膀有啥!?怎么都喜欢摸!!?外面又实在太冷,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进到了他们之前开的房间里。

  约莫着过了半个一个多小时后,这个叫李玉的女生才赶到宾馆,这个女生穿着挺朴素,标准瓜子脸,一顿嘘寒问暖之后,众人才随着她的带领向她大山深处的家进发。上山的路是异常辛苦的,即使张义曾是体校的优等生,奈何只有体能还行,其他的技能是一无用处。

  就这样走走停停,众人几乎累的散架,其他人还好,张义的表姐更是热汗直流红扑扑的脸蛋喘着粗气。走了三个多下小时,张义又累又饿还在咬牙坚持着。就这样又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在翻过两座大山之后到达了半山处一个瓦片房前。“到了,李玉介绍到,这就是我家了,条件差了点,大家不要介意。”又是一阵寒暄之后,众人进入了李玉家,房子是小了点,但里面却是出奇的整洁干净。饭菜已经做好了,一大盘熏肉,还有很多张义叫不上名的野菜。在山里,估计像这样的一顿饭,只有过年才舍得吃上一顿。午饭过后,由于张义昨晚没睡好,倒在床上便睡死过去。

  一觉醒来不知以过晚上九点,张义迷迷糊糊的起身出去撒尿,夜间山里的温度是出奇的冷,张义打开房门一股冷风袭来,顿时清醒了不少。回到屋里,见所有人都已睡着,张义本身睡了一个下午,实在不困,只好决定出去走走。由于这几天的怪事,让张义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他没敢走远,在门口点了支烟后,顺着屋前笔直的通往下山的路上慢悠悠的闲逛。“叮呤呤、叮呤呤。”一股好似铃铛的声响从张义左侧的山林深处传来。”这是什么声音?”张义心里想到。好奇心害死猫,张义从来都有纠根问底的精神,不知道的事情他一定要探清楚。张义小心翼翼的爬上左侧的山坡,向着声音来处的树林里走去。大概五分钟之后便走到了尽头,正前方是一个两米多高的缓坡,下面是一条小路。“叮呤呤。”刚才的声音又来了,好像正在往张义这个方向走来。随着声音越来越接近,张义大气不敢出,只好靠着一棵大树,将身体藏在大树后面,只伸出脑袋盯着下面的小道。

  不出所料,半分钟之后,只见左侧林子里一个矮受的老头手里提着一个铃铛,一摇一摇的带着身后排着直挺挺的队伍向张义正前方的小道走来。约莫过了一分钟的时间,那老头带着身后直挺挺的众“人”,正在朝自己走来,刚才由于四周黑暗,加上距离较远,张义没有看清老头身后那一干众“人”是以一种诡异的形态向前跳跃而行。现在才发现原来老头穿着一身紧身道袍,身后的“人”群也已看清楚,那些个“人”穿的是较为老土的类似清代的官服,手臂伸的笔直,正以跳跃式的形态前进。此刻,张义心里以七七八八的猜到这些“人”的来历。电视里多少见过:“湘西赶尸”。只是不知还真有这回事,还真能让自己碰到。

  看着这些”人“慢慢靠近,张义已经慌了,”没想到这么倒霉,这三天居然能碰到这么多晦气的事“,心里抱怨,转身便准备悄悄走开,远远地离开这个鬼地方。可就当张义转身猫着腰迈出两步的时候,脑后一股劲风袭来”刷‘的一下一块dan大的石块已经贴着自己的脑门飞了过去。”被发现了“张义心里想到,腿上也不怠慢,既然被发现了就放开了跑吧,谁知道这个老道会怎么对付自己,毕竟这么多”人“都能被他赶着走。刚跑出没两步,脑后又是一股劲风袭来,这次没有上次幸运,石块直接砸在张义的脑门上,张义应身到底,在倒地的同时,传来一阵那老道的说话声:”既然来喽,为啥子不下来打个招呼就准备走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