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之后张义收拾好东西之后和父母一起去机场与大姨父一家会和。候机室里,不出张义所料,大姨父和大姨轮翻上阵,滔滔不绝的和张义说这说那。“你这么小不上学怎么办,长大了靠什么赚钱,你这样是不对的………”就在张义头都要听炸的时候,终于传来播音员那甜美动人的声音:“由xx市飞往sichuan省xx市的乘客请排队检票准备登机”……上了飞机,关了手机之后,张义索性闭上眼睛装作睡着。

  也是这架航班给力,没有晚点啥的,很快的起飞了。一路上无话。三个半小时后,飞机降落在sichun省xx市一机场。之后便换乘长途车一路颠簸,张义觉得浑身快要散架的时候,车终于停在了一坐落在山脚的长途汽车站内。此时,天色已彻底黑了下来,只好在路边找了宾馆暂时落下脚来。宾馆并不大,上下三层,每层十二至二十间房不等。宾馆的老板是一个大胖子,挺着大肚子;可谓是大胖脸、死鱼眼、鼻子像枣子并且长着老鼠须的大龅牙,简直是恶心至极!在张义的脑海里用这些词形容他也算糟蹋了。

  不知为何,张义自从进入宾馆以来,就浑身觉得不自在,浑身分为两半,左边靠心脏这边出奇的热,简直就像火烧的一样;而右边这一半却像掉进冰窟一样,其寒无比。最主要的是浑身瘙痒,就像是无数蚂蚁在血管里爬一样,一时间难受的浑身抽搐个不停。到底是他表姐细心,一眼就看出来张义不舒服,立马走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他本想找个空去洗手间看看的,但被他表姐发现只能把昨晚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当然,刻意把什么时间隐瞒了。话说完后,张义大姨父的脸色就变了,低声闻到“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没想到张爸“噗之”一笑说道“这小子的话你都信,多半是昨晚喝多了去哪瞎混搞感冒了,然后在这跟我们胡诌”…其实张义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对于他的话,张爸从来都是这样的态度回应的。“算了不说了,”可能是这两天着凉了,张义嘴上应付着,心里却有说不出的苦楚,只好往心里咽。

  #看d3正●版章节Dg上酷}L匠k网c、

  由于房间有限,只开了两个房间,一家一个房。张义caocao的冲了个热水澡后便蒙头就睡,也没人再提他感不感冒的事。就这样半睡半醒的不知过了多久后,张义的左边身体烫的实在难受,而右边又冷的出奇。无奈,只好起身下床准备去楼下收银处买瓶饮料。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一股阴风风瘦瘦的吹进了他的领口,张义不禁心口一凉,左半边身冷汗直冒,而又半边身的冰冷却猛地加剧。怎么会这样,张义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动不了了,想张嘴叫自己的父母奈何却怎么都发不出声。“别乱动了,你逃不了的,嘶嘶~咯咯”就听一个稚嫩的声音笑的如此阴森恐怖。“谁,是谁在说话,给老子出来,”张义忽然觉得左心头一热,居然能说出话了,于是,他试着动动手,也能动-手脚能动后,张义大步跨出了门外,向着刚才说话的声音望去,楼道里的灯已经熄灭,刚才发出声音的楼道尽头已是漆黑一片。。天生执拗的他怎么能轻易的算了,害的他不能动,这个人被他抓到一定要挨一顿猛揍。可是,无论他怎么问话,刚才发出声的楼道尽头任然是漆黑一片,再无声响。张义顺手在房间门口摸起了一把木棍,一步一步、慢慢的向着楼道尽头走去,楼道里除了黑漆漆一片外,还是再无声响。就在张义准备丢下木棍回身走楼梯下楼的时候;突然,和昨晚一样的冰手搭上了张义的肩头,还是那么的冰冷,那么的坚硬。“簌簌,还以为哥哥你胆子有多大,真敢一个人来我这,可惜’让我失望了”。有了上次的经验,张义这次dan定了许分,并没有回头猛打,而是冷声问道:“什么玩意,连小爷我都敢戏弄”。“呜呜`~妹妹我一个人好孤单,哥哥你来陪陪我,呜呜~哥哥,妹妹好害怕”,这声音就像是特纯真的十二三岁小孩发出来的,让人听着格外的入迷。

  就在张义冒着冷汗准备搭话的时候,那双原本搭在肩头的手缓缓向下,慢慢往胸前移去,张义本来准备扒开鬼手猛跑的时候,但随着女鬼的手指慢慢靠近,张义感觉除了心脏外的所有地方都已经冰凉,刚才一开门就像被定住的感觉又来了。就在张义闭眼准备接受死神来临的时候,心脏那股无名之火突然喷出巨热的岩浆,让张义全身瞬间变成火炉一样,瞬间让张义痛的大叫起来,随着尖叫的还有那女鬼,在摸到张义胸前准备挖其心脏的时候,突然被一股超强的火浪震出去老远,险些魂飞魄散。远处,下午那个长的极其恶心的老板打开了楼道的灯,连忙问道怎么了?看见什么了?看他那错愕的表情,一定知道些什么,毕竟没有几家宾馆是干净的,。张义天生不爱多嘴,不想说的也懒得说,没好气的白了老板一眼“老子梦游,你管的着?”说罢,走到自己房间,虽然冬天的夜晚极其寒冷,特别是在深山里。但张义此刻已没有一丝寒意。躺在床上,浑身滚烫,左右翻转迷迷糊糊的还是睡不着————里面床上的父母还是没醒,张义只好叹着气。。这两天走什么狗屎运了,居然能碰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