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鬼打墙

  他叫张义,他曾是一个放荡不羁,性格刚烈的街头混混,遇人则骂是他的本领,遇妞则泡是他的特长。他的身边有一个胖子,胆小如鼠为人阴险奸诈、满肚子心眼却用他嘻嘻哈哈的外边掩饰。还有个瘦竹竿,与胖子正好相反,胆大包天,性格冲动,四肢并不发达但头脑却极其简单,。在一次偶然中,主人公张义融入了天师张道陵的传承魂魄并入茅山学习道法。学成归来稀里糊涂被一神秘组织录用。从此下古墓力战绿毛僵尸,斗罗刹厉鬼,遇百鬼抬馆,遭冤魂索命……

  时值冬季,天空飘着鹅毛大雪,两道旁的树木随着凛冽的寒风摇摆着,刷刷作响。路灯下的树影显得格外阴森…

  张义在这样的路上手里拿着酒瓶,一个人歪歪扭扭的走着…刚和几个朋友在酒吧喝完酒回来,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

  由于冬天昼短夜长,伴随着零下好几摄氏度的低温,人们早已关门闭户,四周只有张义脚踩在学地里咯吱咯吱的声音,格外刺耳。

  张义是个不良少年,从来都是暴力解决问题。一言不合就打老师、打同学、甚至比他高两届的初三学生,因此他只读了初一半册,十三岁便早早辍学在家,每天靠着和一帮狐朋狗友在酒精和网游的麻痹下挥霍青春。父母为此*碎了心也无济于事,提到这个儿子,张爸张妈只能无可奈何的低下头去,儿子曾是全家的骄傲,小学成绩名列前茅,几乎次次考试第一,别家大人都以张义为自己孩子的榜样!可是,世事难料,谁都没想到初中的半学期就让张义判若两人……

  就在张义歪歪扭扭的往家赶的路上,突然路边绿化带里传出“唉”!一声轻叹,这声音听着极其生涩沧桑,像是掐着脖子说出来的,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异常恐怖。张义不禁浑身一哆嗦,酒意也瞬间退去一半。可就他顺着声音的来源仔细望去,除了枯枝之外就是已经枯萎的野草,别的什么也没有。

  “可能是自己喝多了吧”。张义自我安慰道。对于鬼神之说,张义从小在农村长大,多少受了老一辈人的熏陶,也半信半疑,毕竟谁也没见过,倒也没放在心上。

  就在张义转身准备离开时。突然,一直冰凉的手搭在了他的肩头,这手居然比冰还要凉,感觉无比的坚硬,这绝不是天冷的缘故,因为张义已经感到有丝丝寒气在渗入他的骨头,一向胆大的他也是浑身直起鸡皮疙瘩,酒也彻底醒了,不禁想到,谁这么晚还在外边玩这么无聊的吓人游戏!?真他么活够了。

  就在他猛然一转身准备来一记“天马流星拳”的时候,挥在半空的拳头缺掏了个空,拳头没有打在实物上,力道没有被化掉,结果一个咧趄险些摔倒,。这特么什么情况!?难道刚才又是幻觉,摸摸肩头,刚才的寒气还是冻的骨头发疼。

  天空还飘着鹅毛大雪,寒风吹得他不禁发抖。

  夜~还是那么静。想了想,这一带大人们常说不干净,因为两边都是河,河边都是大大小小的愧树,白天太阳照不到,晚上显得格外清冷!而且每年夏天河里都淹死好多人。

  想到这里,他自言自语道:“还是快点回家吧”。酒醒之后张义不觉加快了脚步,步伐稳当了许多,也不再是晃晃悠悠了,只想着快点回家。

  最新:章节上酷匠N网h●

  可是,天不如人愿,平常这条笔直的大马路顶多走十五分钟就到了尽头,然后右转上另一条马路不到五分钟就能到家了。可是今天这条路从酒醒开始,似乎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路口,平常一向淡定的张义却怎么也淡定不下来了,他越走越急越走越慌却还是不见路口。

  “奶奶的,早知道就不逞能了,今天喝了这么多就让亮亮开车送我了,搞得这下有的玩了吧”!嘴上说着,脚上也不怠慢,几乎小跑的全速前进。

  雪还在下,可他也感觉不到冷了。就这样约莫着又走了二十多分钟还是不见路的尽头。

  'wocao".张义终于忍不住一脚踹在路边的大树上,脾气微爆的他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哪个生儿子没*的*在跟老子作祟,狗日的连老子都敢挑衅,不想活了是吧……”这时,他已经热血沸腾了,他也不着急走了,索性解开裤腰带撒了泡尿点上了一根香烟,靠在树下闭目养神。

  大约五分钟的时间,就听远处“滴滴滴”的一阵车喇叭声传来,张义立刻跳了起来,远处一辆大货车的车灯照在他身边,张义这才看清楚,身边已不是那条路了,而自己正在刚才那条路的尽头路口处的一棵大树下,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一直在路口原地打转!?

  这时,大货车也开了过来,大货车可能是长途拉货经过这里的,到了张义身边,司机缓缓的拉下车窗,说到:“小伙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外面这么冷”说实话,要在平时,张义早已经破口大骂:“关你毛事,cao”.可这时,他已经顾不得了,他第一次发现别人的声音这么好听,他第一次这么有礼貌的的回了句:“谢叔叔关心,我喝多了,这不马上就回家”。说着,他转身朝自己家的方向,几乎连走带跑。气都没喘一下的飞奔到家门口,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有反应,可见家人已经在里屋睡着了,无奈他只好从窗户爬进自己的房间,冲了个热水澡,直到躺进被窝后才缓过气来,刚才的经历让他想想就可怕。就这样,脑袋里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着,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了。门刚开,就传来餐厅父母的一阵唠叨。张义不以为然的走到洗手间洗漱;这样的情节,每天都会在张义家里出现,所有人都习以为常了。吃饭的时候,张义一边吃一边想着昨晚的经历,想跟父母说吧,昨晚回来的这么晚,只怕换来的却是一顿臭骂,只是昨晚的经历实在让他毛骨悚然!想了想,还是憋在心里没说。

  就在一家三口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边吃边聊的时候,张爸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张义表姐打来的,说是大姨父他们一家准备去sichuan玩,打电话问我们一家要不要去。反正也快过年了,都闲在家里没事,张爸便同意了一家三口也去凑凑热闹。只有张义似乎极不情愿,他最讨厌和父母还有亲戚一起出去玩的了,唠叨都要被唠叨死;每次跟他们见面,就像从小到大教自己的政治老师都是shabi不会上课一样,免不了给张义上几堂政治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