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回到宾馆,和安妮好好睡了一觉,第一天早上起来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独自一人离开了。开着车就像政府官员一样,拿着自己的证件进了总统府。我知道现在的总统肯定准备好了一切方案来对付我,葬礼上有很多特工在那里等我,因此我没有去葬礼现场,我去了总理宫殿。

  总理不在办公室,我以为他去了葬礼现场,正准备去葬礼现场却看见一个值班人员过来,我走过去问他:“你好,我是新来的,总理叫我今天过来,可是总理不在,你可以告诉我他在哪里吗?”那人正好见了:“总理去那边的钟楼,你今天小心点,他今天脸色不是很好。”我很友好的说了声谢谢,然后朝着阁楼走去。

  我没有走那钟楼的走廊,而是从外面进去的。里面很昏暗,即使今天是一个晴天。我很熟悉黑暗这种环境,当然这也和我的视力有关系。我在楼上看见了他,他正在一楼徘徊,不知道在干什么,手里还拿了一壶酒偶尔喝两口,看样子是有心事。我故意在楼上弄了点动静,他警觉起来,并且开始谨慎的往楼上走,手里拿着一个手枪。走几步听一下,我则在楼上等着他。

  当他走到我的身下时我一跃而下将他干晕。我把他拖到一层,然后将他绑起来,靠在墙上,然后设计了一个机关,一头是沙漏,一头是手枪,沙漏漏完之时就是手枪开枪之时,手枪正对着他的脑袋,为了防止他摇脑袋,我用木板将他的头颅固定起来。我在他的脖子上打了一针清醒药水,他醒了,很惊讶的看着我:“你是谁?”

  我觉得很搞笑:“多么好笑的问题,你要杀我你不知道我是谁?”

  他瞪大眼睛:“你是那名杀手?”

  我点头:“对,我今天可以不杀你,但是有个前提。”

  “什么前提?”

  “将总理打死!”

  他犹豫了,我对他说:“你看见那边的沙漏了吗?你只要下令把总理打死,我就立马将沙漏停下。”

  他看了一眼眼前的构造,惊呆了:“你!”

  “时间是有限的,你自己决定吧。”我把对讲机绑在他的嘴前离开了。我打扮了一番来到总统府的监控室,将里面的人一个一个的强杀掉,然后将他这里的监控系统破坏掉,并且拿掉了里面的所有数据。然后来到葬礼大厅,我并没有挤进人群,而是在人群的边缘,静静的等待着总理的死!大概沙漏快漏完了吧,我看见几个狙击手开始调整射击镜头,统统瞄准了一个方向:总统!这时我笑了,他们一起朝着总统开枪,很糟糕,总统前面有一个防弹玻璃,没有打着,这时候总统在几个特工的护送下开始跑了。现场变得很乱起来,就在这时我也开始行动了。我在人群中自由穿梭,跟在他们的后面追了过去。

  其实我压根就没有给那个总理留什么活路,沙漏漏完了之后枪就开了,对于我的敌人我是不会仁慈的!

  几个特工发现了我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我拿出手枪一只手一个,很快就射死了五个,还剩下三个人,其中包括总统。看来这总统对总理早有防备啊。我可以清晰的听见两个特工队总统说:“总统先生,你快走,去寻早其他特工,我们来掩护。”总统跑了,我表示无奈,我和剩下的两个特工展开枪战,我担心后面还有一些武装部队会赶过来,于是加快了作战速度,干掉了剩下的两个特工。我开始在楼层里寻早总统。我的直觉告诉我总统还没有离开这栋楼,之前开枪的时候我打中了总统的胳膊,根据血迹很容易找到他。

  血迹断断续续的,这说明他有意捂住伤口,但是他的伤口很是不争气,不断的流血。我跟着他的血迹一直来到顶楼,我站在远处用机枪将阁楼的门打开,门上没有安装什么炸弹,但是我还是很小心的进了阁楼,华夏有一句老话说得好:“狗急还会跳墙呢。”

  我进去之后,却看见总统很轻松的坐在椅子上,他微笑地对我说:“你放了我的话,我会叫下面的武装部队放过你的,你杀了我,你一样跑不了。”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X他#都8L是:P盗W;版

  我随手拖了一把椅子坐在他的对面:“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没有那个意思。”他继续笑着对我说:“其实只是相互利用而已,你的佣金我会双倍给你的。”

  我没有太多时间和他开玩笑,拿出我的大口径手枪朝着他的眉心一枪,脑浆溅了我一身。我看见外面有一个武装直升机开了上来,我赶紧找了一个僵硬的石柱躲了起来,总统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的身体被直升机的子弹大的稀巴烂。这时我听见有人来到了阁楼的门外,我要逃出去,就必须用自己的杀手锏了。我动用了隐藏多年的异能~控制磁场!用机枪将阁楼楼顶打穿,然后让自己飞速的腾空,直接来到楼顶,我趴在楼顶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在这个阁楼后面有个条河流经过,看样子挺深的,我直接纵身跳了下去,由于我破坏了这里的监控系统,所以我并不怕被人看见,我缓缓的落在河里,然后潜水离开了现场。

  这次任务完成的有点坎坷,但是还是很漂亮的完成了。我也不知道游到了哪里,总之过了很长时间才上岸。上岸之后我先用防水手机进行了导航,知道了自己的方位,然后给安妮打了过去:“安妮,迅速开车离开,我在开罗南郊区,你用卫星导航过来,我把位子发给你。”安妮也没问什么只是说了一声“嗯。”

  衣服湿漉漉的很是难受,这边又不是居民区,我直接脱了衣服又跳了进去。很水很冰但是总比湿漉漉的衣服好受一点。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安妮开着车来到了这里,他没见到我,于是喊:“001......”我裸着身体悄悄的走到她的身后将她抱住。

  她转过身体问我:“你这么光着身体啊?”

  “衣服湿了,难受,我就在河里呆着。”我指着湿漉漉的衣服。

  “来上车吧,我给你带衣服了。”她拉着我的手进了车子。出于安全考虑我并没有和她发生什么关系,而是换好衣服之后我就带着她开车离开了开罗。

  我忽然问她:“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她变得有点失落:“书店没了,还能怎么的,跟着你吧。你不会不带我吧?”

  我呵呵一笑:“我肯定是会带你的,只不过我不能带你回我的基地。我需要把你先安顿起来。”他显得有点不高兴了:“为什么?”

  我将车子停下搂住她:“安妮,我所在的那个组织深不可测,不容许我们产生情感,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理解我。”安妮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嗯,只要你经常来看我就好了。”

  我继续开车,我需要找一个安稳的城市将安妮安顿下来。我开了好几天车才将车开到亚历山大市,我们先找一家不错的酒店住下,然后在里面好好潇洒的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就带着安妮在亚历山大市里找一个可以可以开书店的地方,毕竟安妮喜欢读书。我们打听了很多地方他们都不卖房子,安妮都打算放弃了,我对安妮说:“我们再找一家,实在不行就算了。”安妮说好吧。我这次带安妮来的是亚历山大市最大的图书馆,我直接找到他们馆长,我让安妮在外面坐着,我和馆长进了书房。

  我不想和他费太多的时间,直接拿出枪对着馆长:“我老婆要在这里当馆长。”

  “先生有话好好说。”

  “我会付钱将这里买下的。”

  “你花多少钱买?”

  “你花多少钱卖?”

  他给我比划了五个手指:“五百万美金。”

  我呵呵一笑对着天花板开了一枪:“你这是在勒索吗?”他直接吓尿了:“你说多少钱?”

  “十万美金!”

  “这个价真的不行。”

  我拿起手枪顶住他的下巴:“真的不行?”

  “额,行行行,您先把枪放下。”

  我把枪收起来:“好吧,出去和我老婆说一下你会卖了这里。”我带着他出了书房,安妮知道我在里面都做了些什么,她知道我是为了她好。安妮很顺利的接管了这个大型书店。为了安妮的安全考虑,我到当地的夜总会里打听到了当地的黑老大,并且知道这里有一个帮派想吞并黑老大的势力,这个消息对我很有利。

  我通过当地一个夜总会老板引荐,我与到达亚历山大的第三天晚上见到了我想要见到的人,他的英文名字太长我只记得他的简称是HB。他见到我之后很热情,直接接我到他的总部去了,他的兄弟们都在,我坐在HB的跟前,他很激动的对我说:“听说你是一个杀手?”

  “是的,我是。”

  “你真的可以帮我们把西巴干掉?”

  我眼睛和他对视片刻:“我有一个条件,只要你答应,我就可以帮你除掉他。”

  他一听我有条件,于是弱弱的问道:“敢问是什么条件?”

  我很随意的喝了一口酒:“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老婆在亚历山大开了一家书店,我需要你照着,不要让她受仍和伤害。你能否做到?”

  他们的兄弟们听了之后哈哈大笑:“ok,没问题的,只要你帮我们拿下这里。”我没搭理他们而是盯着HB,HB也很爽快的答应了:“当然没问题。你什么时候动手?”

  “什么时候都可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