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伸了伸拦腰他叫我给她穿衣服,我说ok,给她穿上衣服之后他问我今天去干什么,我告诉他出去看一看总统最近的动态。我拉着他的小手下了楼,我给她打开车门让她先进去,我才进去。我们今天的目的很简单,所以直接去了总统府前面的广场。

  我将车子停在广场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看来总统府最近加强了防范啊,不好办啊。”

  “这是你的任务吗?”安妮很好奇的问我。

  “不是,我的任务只是暗杀总统,总统已经被我狙杀了,又来了个假总统,他们说我没有完成任务,要我继续执行任务,我被陷害了!”我如实说了。

  安妮捂着嘴:“电视镜头里就是你狙爆的总统的头?”我看着她点了点头,她接着说:“太不可思议了。”

  我没有回复:“已经有几天没去你的书店了,要不现在去看看?”

  “嗯,也是啊,自从跟上你之后,就一直没有回过书店,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我开着车来到安妮的书店,打开门之后安妮哭了,里面的书籍全部不见了,我抱住安妮:“不要哭,还可以再开一家。”

  安妮还是哭着“这书店是我所有的资本,我一手操办起来的,我舍不得。”我紧紧的抱着她,知道她停止哭泣。她忽然抬起头:“你可以帮我报仇吗?”

  4最q新…章1节`上u酷K/匠*q网O"

  我很惊讶:“你知道是谁干的?”她在我怀里点了点头:“是前几天的那个男人。”

  “这儿的老大?”

  “嗯”

  我抱起她将她放在副驾驶座上:“我现在就去给你报仇。来给我指路。”我上了车之后帮安妮擦了擦她脸颊上的眼泪:“安妮不哭,我这就给你去把他办了。”

  安妮稍微停止了哭泣,开始为我指路,不得不说这老大的总部离市中心很远。安妮指着前面的一个大的夜总会对我说:“这就是他的总部,不知道他现在在不在。”我在她的嘴唇上轻轻一吻:“在这里等我。”我下了车径直的朝着夜总会走去。

  在进夜总会之前,我在一个椅子上观察了一会,看见每个人进去之前都要搜身,因此我就我的一些设备送回了车里。我走到夜总会门前,他们对我进行了搜身,很遗憾他们什么都没有搜到。我很顺利的进了夜总会,随便点了一杯饮料就就坐下了。一个服务生走过来:“先生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我找你们大堂经理。”我起身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顺便在她的口袋里塞了一把钱,她很有礼貌的对我说:“先生稍等。”我坐到座位上开始品尝饮料。不一会一个黑人经理走了过来:“是你找我?”我起身:“可以坐下来谈谈吗?”他很不友好的坐下:“说吧,你找我有什么目的?”

  我装出很小心的样:“我想和你们老大谈谈生意。”

  他很小心的对我说:“哦?什么生意,我看一下我可不可以做主。”

  “你做不了主的。”

  “说来听听。”

  “我打算从你们老大这里购买一批军火!”

  他倒吸一口凉气:“好吧,你跟我来。”他起身准备带我去他们老大,我跟着他起身跟在他的后面,在上楼的过程中他问我要军火干什么,我很简单明了的告诉他,我在埃及边境处买了一个金矿,需要一些武器来武装自己。

  他带我来一个房门口,有节奏的敲了敲门,里面的人问:“有什么事?”经理对里面说:“有一个商人来找老板有点事。”里面这才开门:“进来吧。”

  里面很昏暗,可见都不高,但是这难不住我,我小时候在黑暗中训练过。我明亮的眼睛直接就找到了黑老大。经理跑过去在黑老大耳边说了一下我的来历,其他人手里都拿着武器,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说吧,你要多少货物?”

  “你有多少?”

  “口气不小,看来你是要做大的,跟我来吧。”他起身准备带我去他的武器仓库。我跟在他们后面,有两个人拿着枪指着我防止我做出什么事。他的仓库在地下,老大和几个人先上了电梯,我和看我的两个人坐下一趟。我没有必要杀了这两个人,我要干大的!

  电梯门打开之后,他们在外面等我,他们老大很友好:“来吧。”我目测了一下加上老大总共有十一人,只是每个人手里都有枪支。黑老大叫看管人员打开仓库之后带我们进:“看一下,就这么多,可以满足你的需要吗?”我正准备走上前去,一个人拿枪顶住我:“不要乱动。”

  “我只是想去看一下抢的质量而已。”

  老大开口了:“小小年纪,倒是挺小心的,来吧。”我今年二十一岁,即使这么多年的磨练使我变得不像二十岁,但是毕竟在他面前显得有点幼稚。我走进仓库,那里面的武器着实很多,我随手拿了一把轻型机枪对老大说:“可以试试吗?”

  他想了想:“试吧。”我装上子弹,转身对着他的那帮手下一阵射击,干得很漂亮,我把他们全部都干掉了,哦,不对,出了老大没有,他只是被我打的失去行动能力了。我慢慢的走过去:“跟我来吧。”

  我将他扛在肩膀上离开了地下仓库,大厅里的手下也看见了浑身是血的我,他们准备对我开枪,我拿起机枪:“你们老大在我手里,不要乱来。”他们开始退缩,我毫无压力的走出了夜总会,直接跑着上车将他扔进后备箱,然后匆匆上车离开了,不过后面跟了几辆车,我很轻易的将他们甩开了。

  我并没有把他带到我住的地方,而是把他带进了安妮的书店,将他扔在地上:“这是你干的吗?”

  我痛苦的看着安妮:“妮子,你竟然跟着这小子跑了,我不会放过你!”

  现在不管是不是他干的,我都要弄掉他:“来吧。”我将他拎起,安妮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她小心翼翼的跟我上了楼。我对安妮说:“亲爱的,去我包里给我拿手铐。”安妮拿给我之后,我用手铐将他铐住,他挣扎的不想被我拷但是没办法,挣扎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我对安妮说:“我现在就为你报仇。”安妮不想见到血腥的场景于是先出去了。我把黑老大控制住之后,去卫生间拿了一个毛巾,塞在他的嘴里。这毕竟是在市区,不能让他发出太大的声音。我拿着刀将他的衣服划开,身体裸露在外面,为了不看他那恶心的老二,我直接一刀给他削了。他晕死了过去,我怎么能让他晕死呢,我在他右手掌上插了一刀,他又醒了过来。

  人的血总是有限的,为了在他血流干净之前让他享受更多的快感,我必须加快折磨进度。我在他的大脑上打了一针,这种药水可以让大脑保持持续清醒。我把针管扔到一边,然后用渔网网住他,他的肉凸显了出来,我拿着刀片开始刮他的肉,值得一提的是刀片上涂抹着辣椒粉!他说不出话,但是我可以看到他在颤抖,身体在流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享受了这个过程。本来他是可以咬舌自尽的,但是有毛巾塞在嘴里,他没办法快速结束生命。我不时地对着他讲笑话,让他很是痛苦,从他那呜呜的声音里我可以听到他的灵魂在哭泣。唉,谁让他动了我心爱的女人的东西。

  这种惩罚不算是太重的吧,至少我这么认为。我忽然想起其几天去抓蝎子的时候还剩了几只,那出来仍在他的胸前,蝎子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趴在他的胸前一阵乱咬,毒素不断地侵蚀他的身体,最后尽然又一只蝎子钻了进去,我停止了削肉,开始静静的观察这黑老大,一个蝎子进去了,又进去一个,结果我抓的三个蝎子全都进去了。黑老大眼睛不断的膨胀,身体也在不断地腐烂。我倒吸一口凉气:“我勒个去,这蝎子毒性真尼玛牛X。幸好我服用了千年灵芝。”不一会黑老大死了,为了将这种蝎子处理掉,我将黑老大扔进一个大麻袋里,毕竟这蝎子毒性太强,我怕伤了安妮。我对门外的安妮说:“安妮,我弄完了,我需要出去处理一下尸体。”

  安妮打开门进来,她捂着鼻子看着满地的血迹:“嗯,我和你一起吧,这屋子已经不能居住了。”我拎着麻袋,将麻袋扔进后备箱,然后和安妮一起开车驶向郊区。路上有很多黑老大的人马在寻找他,我索性将车子停在一个停车场里,没有去郊区,和安妮下了车换了一辆车,开出了停车场。

  总统明天就要为拉菲德举行葬礼了,我需要尽快进入总统府,我将安妮送回酒店之后,就驱车去拿我的证件。一进门老板娘就认出了我,微笑着朝我走过来将证件递给我:“先生,你的证件。”我拿过证件看了看:“很漂亮,谢谢。多少钱?”

  她很爽快地告诉我:“五千美金。”

  “有点贵哦。”

  “先生,我知道你这证件的分量,所以才要这个价,再说,我做的证件,那就是真的!”

  “好吧。”我点点头将钱递给她:“希望你可以保密。”

  “当然。”

  “合作愉快,再见。”我拿着证件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