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午的时候才醒过来,看着我怀中的美人睡得正香,不忍心打扰,我小心的将她移开,但是还是把她惊醒了:“嗯,你醒了?”我对他微笑点头:“你再睡一会,我去给你弄早餐。”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问了一下,就开始穿衣服。穿好之后我就下去弄早餐。不得不承认埃及的早餐着实没有华夏的好吃,我挑了一些相对来说好吃的早餐给她拿了回去。

  一进门便看见她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的面前,我笑着走过去:“来,先吃早餐。”她搂住我的脖子:“你喂我吃。”

  “ok,我喂你吃。”我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正打算喂她她开口了:“用你的嘴。”我笑着摇了摇头按照她的方式喂她吃完了早餐,整整花费了一个半小时,淡然还干了其他事。这早餐吃得和午餐混一起了,两顿吃了一顿。我收拾了一下东西问安妮:“我要去外面办点事,你要一起吗?”她很乐意的点了点头,但是刚打算和我一起走她对我说:“今天恐怕不行了,我疼。”她指了指下面。我过去抱住她来了一个热吻:“好吧,你在家里等我,注意安全。”我转身离开了。

  今天,我需要找到拉梅德的亲弟弟拉菲德,资料显示拉菲德是一个军火商,在埃及很是嚣张。我来到一个古典饭店,进去之后随便点了一点东西就开始观察里面的人,我在等一个来自印度的商人,资料显示他叫赛奥,他要和拉菲德进行一场军火交易。他来了,坐在了我的斜后方,我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想用我的美餐。一个上酒的人从我身后路过,她是给那个赛奥上酒,我直接抢了过来:“谢谢。”服务员对我说:“抱歉先生,这酒是给那位先生的。”她指着赛奥对我说。我将酒放回她的盘子上:“不好意思啊。”

  我通过我的酒杯可以清晰的看见赛奥的一举一动,他要上厕所了,我动手的机会来了!其实刚刚我拿2酒杯的时候已经在里面放了泻药。在赛奥进洗手间之后不久,我也来到了洗手间,他的保镖在厕所外面看着,他们要求搜身,我直接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将搜身的人弄死,然后不慌不忙的掏出手枪一个一个的打死,每个人眉心都有个窟窿。我在厕所外面等他出来。门开了,我拿起一个前苏联用的逼供药水插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问了一些他和拉菲德的交易地址和时间,然后有在他身上拿了一些必备的证件,我拿出大口径的手枪:“Thankyou.”他的脑浆飞的满墙都是。

  我走出厕所,在厕所门上挂了一个牌子:“厕所维修。”万事大吉,我拿着那些必要证件离开了饭店。从赛奥口中得知他们交易的地点就在柏林大厦,时间为今晚十点。我没有回旅馆,我将车开到柏林大厦附近停了车。我只是在那里等时间!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我才下车。我去附近的银行取了足够多的钱,然后胸有成足的进了柏林大厦,电梯门打开了,有两个人拿着轻型步枪对着我,我将风衣打开,然后将箱子给了他。我很不满的对他说:“老兄,你这样很不厚道啊。”他笑呵呵的对我说:“这也是防止意外嘛。”他示意手下放下枪,我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随便拎了一个椅子坐下。里面全都是他的手下,并且还放了很多轻重型武器,拉菲德身边都是女人,不断地和她们亲热当我不存在。他的手下打开我装钱的箱子:“老大,真的。”他还是没有搭理我只是简单的说:“嗯。”

  我一直盯着他,忽然一个黄色卷毛走了过来:“老大,他不是赛奥。”这时他才将两个妓女推开,随手拿起一个枪:“这是沙漠之鹰,该枪的瞄准装置由缺口照门和片状准星组成,准星镶嵌在燕尾槽中,高3.3mm;缺口可侧面移动,很容易换成可调瞄准具......”他滔滔不绝的一个一个的给我介绍,我拿起手枪和那些轻型步枪,很不错,但是我却告诉他:“都是假的,中国制造!!”他急了,直接拿起一个手枪瞄准一个妓女的眼睛,“砰”妓女被打死了。我起身将装钱的箱子一扔,里面的炸弹被我扔了出来,炸死了不少人。我拿起刚刚上好子弹的轻型步枪对着里面的人射击,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们根本没有心里准备,有的人边跑边给抢上子弹,有的直接多了起来,但是他么都没有躲过我疯狂的射击,整个屋子被我一个人搞得成了地狱。

  还有几个身手好的躲在柜台后面,不时的对我射击,至于拉菲德,拿着枪也躲了起来。他们几个对我进行猛烈的射击,我只好找了一个角落多了起来,我看见有个人在柜台那边,我拿起手榴弹扔了过去,我可以想象那几个人眼睁睁看着炸弹在自己面前爆炸是什么效果。我目测了一下,还剩下两个人,一个是拉菲德,另一个我不认识。拉菲德躲在一个柜台后面没有动静,我重新给手里两个轻型步枪上好子弹,然后瞬间跳出,朝着玻璃鱼缸后面的黄毛射击,结果很明显。我转过身开始对拉菲德的柜台走去,他直到现在才对我射击,不过很不幸,他拿的是手枪,子弹不多,他没有子弹了,我走过去将他拎起来,他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求求你放了我,你要多少钱都可以,多少武器也可以。”我对着他微微一笑:“对不起,我只要你的命!”机枪射穿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我扔下武器离开了。

  其实我这次搞这么打动静的目的只有一个:见到假冒的拉梅德!由于之前的拉梅德被我狙死,现在这个拉梅德很小心,我很难接触到他。并且幕后的总理更是小心,我同样没办法找到他,我把拉菲德杀死之后,假冒的拉菲德也要给他举办葬礼。

  我在会宾馆的路上见了很多的武装警察,我在车里,所以没有人注意到我这个黄种人。回到旅馆之后安妮在看新闻,我走过去直接搂住她:“亲爱的,我回来了,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我和我接吻:“这不是等你呢吗。”然后又纠缠在了一起......我很享受这种感觉,第二天一早,我打开电视看新闻,里面播放了拉梅德的弟弟的死,并说在后天举行葬礼,有多位高官出席,当然包括拉梅德,不过很奇怪,没有总理努巴尔。安妮起来抱着我跟着我一起看新闻:“拉菲德的死和你有关?”

  “嗯,昨天晚上干的。”

  “你一个人?”

  “当然。”

  “你真是太猛了。”她狂吻我。

  在拉菲德举行葬礼之前的日子里,我需要搞到一个政府官员的证件,经组织给我提供的情报表明:“埃及总统府里有一个同性恋,他经常出没开罗夜总会。”

  在傍晚时分,我和安妮来到开罗夜总会,挑了一个很不错的位子坐下,在这里可以看见主座。我和安妮静静的喝着饮料。大概在晚上九点的时候那个人来了,他和几个政府官员坐在主座上,我对安妮说:“在这儿等我。”我起身离开了。

  其他几个官员身边都有女人,唯独他没有,我走过去:“先生,愿意陪我来一杯吗?”

  他仔细的看了看我:“Good”他起身和我来到一个角落,我们互敬一杯,然后开始闲聊,果然这货是重口味,他要和我来交杯酒,我无奈的点头和他搞了个交杯酒。他对于我很满意:“你老婆知道吗?”

  酷:,匠●网x正X/版UE首发j

  我对他摇了摇头:“不过现在知道了。”我给他指了指安妮。

  他哈哈大笑:“兄弟,你也重口味啊,那么漂亮的妹子都不要了。”

  我不想再和他扯淡,和他来了恶心的一吻:“下次见,给我你的地址,我会找你的。”他递给我一个名片,然后我走了,来到安妮面前拉着她匆匆离开。坐到车里安妮很不满的问我:“你怎么能和他那个?”我无奈的苦笑:“为了得到这个。”我拿出那个官员的证件给安妮看。

  “好吧,下不为例。”她开始批评我。

  我无奈的一笑“ok”,我开动车子回了宾馆。回到宾馆之后我把那个证件放好,安妮帮我脱衣服,然后......我现在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很幸福。虽然我知道这种幸福迟早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我还是做了。因为我开始喜欢这样的生活。

  一大早起来我就出去了,由于昨晚我们很晚才睡,所以安妮没有醒来。我来到一个专门制作证件的地方,将我的照片和证件递给他:“给我把这个弄好,可以吗?”

  她拿起我的证件:“可以,不过需要一点时间。”

  “多长时间?”

  “今天傍晚过来取吧。”

  “很好。”

  我离开之后,驱车回去接安妮,陪她出去逛逛,顺便办点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