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挤在人群中,和普通观众一样凑热闹,里面很还乱,很多群众都处于恐慌之中:“总统死了,总统死了......”这种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出现,我确保结果之后就离开了,晚上回到酒店。我刚刚回到酒店,我的电脑就屏幕就亮了,是组织找我。我走过去:“任务完成!”但是系统提示我:“您没有完成任务。”

  “我已经完成了。”

  “抱歉,客户提供了一个视频,说你没有完成任务,不能给你酬金。”

  我一拳头打在桌上:“给我传视频。”系统给我穿过来视频,视屏是下午新闻,我看见‘拉梅德在接受记者采访!并且头部还包着绷带,怎么可能!我又仔细看了看视频中的拉梅德,“这人不是拉梅德!”我直接喊了出来。但是系统告诉我任务没有完成,请继续执行任务,然后就黑屏了。我气炸了,竟然有人陷害我:“Whatthefuck.”我关掉电脑,然后打开电视观看中午的新闻联播,新闻里明显放着拉梅德被我的子弹打爆了头颅。肯定是有人陷害我,我敢确定,不管怎么样我必须找出客户的信息。

  我再次进入组织系统:“我需要客户信息。”系统很冷淡地告诉我:“我们答应客户保密,抱歉。”我合上电脑在们外面的地毯上散了一些具有感应装置的感应玻璃株,然后关上房门在们上挂了一个压力感应炸弹。外面的珠子是给我提醒的,而炸弹是防止他们撞门用的。我会到房间,倒了一杯白开水坐在床上,这时房间里电话铃声响了,我谨慎的接起电话:“hello.”

  (酷U匠网n永久d免费看)F小说$l

  “又是系统的声音,我们经过考虑可以给你提供客户信息,请打开电脑。”

  我打开电脑,系统给我传过来一个人的照片和简单的资料,我扫了几眼知道这人是埃及的总理!这时,玻璃株给我发出警告,我扔下电话拿起电脑直冲阳台,我抓住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拎着电脑跳了下去。我在空中听见里面‘轰’的一声,我可以想象他们撞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从下面的游泳池跑了。电脑是防水的,我完全不用担心这个。

  游泳池是在一条河流上建的,我有了很远才上岸,由于我在酒店没有穿鞋,我光着脚行走在清凉的大街上,浑身湿漉漉的。我看见一个看起来挺高档的专卖店,我推开门进去。服务员被我吓坏了,直接跑了,我在里面从上到下换了一身,然后破坏了他们的监控系统才出来。我穿的是一身黑色的风衣,黑色的皮鞋,戴着墨镜。看了看周围没有警察我才找了一个方向离开。

  走路总是很费事的,况且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找了一辆红色奥迪跑车将车主杀掉,然后我开着来到郊区。我并不能离开开罗,我需要找到陷害我的人,不管杀死的是不是拉梅德,我都要找出来,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我需要干得漂亮!我在车里休息了一晚就打开电脑:“我需要更多的信息。”

  系统现在表现的很友好,直接给我发过来关于拉梅德的信息。拉梅德有一个替身叫保罗,并且给我提供了他的照片,着实很像。我关掉电脑,给车子换了一个颜色就又开着回了开罗市中心。我没有下车,在车里可以清晰地看到街上的武装势力,我不慌不忙地从车里出来进了一个酒吧。挑了一个靠近窗户的桌子座位坐下,喝了一杯红酒。

  在里面呆了几个小时我才出来,我想找一个埃及政府官员,混进政府内部。但是在我闲逛的时候发现后面有一个人一直跟着我,我没有回头,正常的走着。忽然在我前方的一个十字路口,一个非常美丽的白人女子手里拿着书在过马路,看起来和我差不多一个年龄。她躲过了一辆车,但是另一辆车跑过来直接撞在之前那个车上,司机伸出头:“嗨,多少钱?”她很高傲的扬起头颅继续朝我这边走。我们走在一条直线上,我们走的都很急,我稍微回头看见一个黑人双手拿着枪对着我正准备开枪,我完全可以躲过,但是我躲的话子弹就会打在白人女子身上,也许我被她的美色迷住了,我身体前铺,抱住她在地上翻滚了一圈起身抱起她就跑,但是还是被那个枪手打中了左胳膊。我抱着她上了我的我事先准备好的防弹车迅速离开。

  “你干什么?”白人女子有点不满。

  我将她放在副驾驶坐上:“不是我的话,你就死了。”我的走胳膊还在流血。

  “你要带我去哪?”

  “不知道。”

  “你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

  “送我去我的书店。”

  “带路。”

  她给我指路,我甩掉那个枪手之后将车开慢了,毕竟我的胳膊受伤了。我将车子停在离她书店比较远的隐秘角落,才和她小心翼翼的进了她的书店。她将书店的房门关上,将我扶着躺在一个大型书柜上:“躺着,我给你把子弹。”

  “不用,我自己来。”

  她没有搭理我,自己去准备设备,过了一会她回来了,拿了一些比较简陋设备开始对我‘行刑’。

  “躺着被动。”很甜美的声音,我躺在桌上静静的欣赏着她。“啊......”我若若的叫了一声:“你原来是医生?”

  “不是。”她将一本医书拿给我看:“有这个。”我表示无语。

  沉默片刻,她开口了:“谢谢你救了我。”我呵呵一笑:“没什么。”

  “那个人是你的仇人吗?”

  “不认识。”

  “哦。”

  “你身上其他伤口是谁给你缝的?”

  我很尴尬的一笑:“我自己。”又是一阵沉默。我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我想了一个话题:“这书店都是你的?”

  “嗯都是,是我一手办起来的,只是这里的人没有人看书。”她便给我挖子弹便和我说话,伴随着我的惨叫,她告诉我:“出来了!”我正准备起身,她又对我说:“不要动,还没有缝住呢。”我乖乖的躺下:“既然你这里没人看你的书,你是怎么维持生活的。”她只是淡淡的对我说:“我有我的办法。”

  忽然门外有人敲门,她将我推到书桌后面,然后将一堆书弄倒。“您,来了......”她说话的声音有点害怕。

  “嗯,最近生意怎么样?你看你弄的乱七八糟的。”是一个男人在说话。

  “生意,还是老样子,我正被搭理一下书柜,一会就收拾。你来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总理下令让我协助着一个杀手,你见到异常的人了吗?”男子说话开始严肃起来。

  白人女子犹豫了一下:“没有,你知道,我一般不上街的。”

  “Right.”白人男子说的是英文:“你要是见到的话通知我。”

  “嗯。”

  我在缝隙中看见那男子的模样,有四十多岁。他在离开的时候问了白人女子一下就离开了。白人女子显然有点不情愿,她送那个男子走了之后回来将我扶在桌子上:“你就是他口中的杀手吧?”

  我没有和他撒谎:“是。”她低下头继续给我缝伤口。

  “他就是你生存下来的理由?”

  “嗯,他是这里黑社会老大,在他的赞助下才到今日。”

  缝完之后我起身准备离开,他拉住我的胳膊:“现在外面查得严,就先在这里呆着吧,晚点再走。”我点头坐在椅子上:“好吧。”

  “你叫什么名字?”

  我给他打了个一的收拾:“代号001。”我不知道为什么告诉了她:“你呢?”

  她开始收拾地上散落的书籍:“安妮。”

  她收拾完之后,走到楼梯上对我说:“上楼喝点咖啡吧。”我起身跟她上了楼。他给我冲了杯咖啡递给我,然后他去拿了一把小提琴坐在床边开始弹奏。我喝了一口咖啡:“你会弹这个?”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嗯,小时候学的。”我坐在椅子上静静的欣赏等她的演奏,等她弹完一曲之后我咖啡也喝得差不多了:“很美,我也会弹,可否弹弹?”我起身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拿过小提琴,我弹的不是很好,她将她那柔嫩的小手伸过来:“声音有点不对,应该是这样。”她柔嫩的小手开始摆弄我的手指。我忽然感觉到一个娇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嗯......”她的嘴已经吻在了我的脸上。我看了看她,然后将小提琴扔在地上慢慢的抱住她将她放在床上,开始抚摸她那柔嫩的身体,她直接搂住我开始吻我。我的手很柔和的将她的衣服脱完,我们身体相交,那是我从未有过的快感......我们一直进行到零晨才停下来:“原来你还是处啊。”我很惊讶的看着床上的红,她紧紧的搂着我,在我嘴边娇嫩的说:“刚刚是,现在不是了。”我们又开始激战......整整一晚上没有睡觉,在第二天四点多的时候才睡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