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漱完毕,我从房间走出来,小兵已经在我门口候着了。我整理了一下领口:“走吧,带我去见大队长。”他很小心的说:“队长这边请。”我跟着他走出了我居住十几年的训练营,驱车来到了我抬头仰望了十几年的办公大厦,那可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我只是知道那你出来的人身份都不一般,我知道我迟早有一天会来这里,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队长,您进去吧,我没有资格进哪里。”小兵将车门给我打开,我摘下墨镜,下车:“你在这儿等我。”他将风衣男的办公地址给了我,我就进了这个我期待多年的大厦,大厦有一百多层,大厦的名字叫OLT。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那不重要。我来到大厦一层,我本以为有人会看我,毕竟我是一个陌生人,但是没有,很多人都在忙碌着,一切井然有序。我乘坐电梯来到五十六层,楼层里出了手持武器的杀手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电梯门一打开就有几个杀手走过来验证身份:“请出示证件!”我拿出我在组织里的通行证和我刚刚拿到的队长证,他们看了之后将证件还给我,对我敬了一个礼:“队长请!”我拿着证件来到了风衣男的房门口门上什么也没写,只是房编号,就和旅馆的房间编号差不多。我怀着敬畏的心态敲了敲风衣男的门,一个女秘书过来开门:“你找谁?”我立刻恢复:“我找大队长,不知是否在这个房间。”他看了看我然后对我说:“进来吧,队长在里面等你呢。”

  我小心翼翼的进了房间,秘书则出了房间。“你来了。”风衣男说的是中文,我也和他说中文:“嗯,不知队长找我有什么事?”他给我推过来一个凳子:“你先坐下吧。”我坐下之后他才开始和我正式说话:“001,十几年前,我和你说过,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现在你得到了吗?”我坐直:“感谢您对我的照顾,我得到了,有能力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很好,其实这些年你的训练都是我给规划的,可以说是我塑造了你。”我很激动的站了起来:“谢谢队长对我的关照,感谢您对我的培养!”他示意我坐下:“不要激动,其实你我都是华夏儿女,都是自己人,我们都是为组织办事。”我点头表是知道。他继续对我说:“你很优秀,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杀手,我期待着你为组织做出巨大的贡献!”他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赶紧起身:“队长,您言重了!”

  他同样也站了起来:“其实你这次回来,就没有太多的自由时间了,你现在头衔是队长,属我管辖,组织上要我给你安排了一个任务。”我洗耳恭听:“队长,什么任务?”他递给我一份文件:“你自己看看吧。”我拿着文件开始仔细的阅读,上面写着埃及总统拉梅德政治手段过于软弱,政治立场和其他高官不一样,发生了冲突,要我去暗杀拉梅德。我放下文件:“拉梅德政治手段过于温和这文件上写了,我想知道更多的资料还有雇佣商的资料。”大队长走到电脑跟前,打开电脑,指着电脑屏幕:“这就是你要的资料,对于雇佣商,我没有权利告诉你,这是组织直接下的任务。”我表示无奈但是只能这样子了,估计雇佣商是组织内部的人或者和组织高层关系匪浅。大队长将电脑递给我:“全部的资料都在里面,你拿回去好好规划一下。”我那上电脑:“那队长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他坐在椅子上:“去吧。”刚走到门口我又转身:“队长,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他对我微微一笑:“任务完成了我再告诉你。”我摇了摇头打开门离开了。

  在训练后期,组织专门让我们设计了自己的电脑,供我们存放资料。我房间里的那个电脑还没怎么用过。我回到房间之后,打开电脑开始仔细观看商家给我提供的信息,有一些拉梅德的日程安排,虽然不够详细,还有拉梅德的一段视频好让我能够更好的识别他。可见客户是一个和拉梅德关系很近的人,不过这都不是我应该考虑的,我只需考虑如何能够高效率的杀掉拉梅德。

  暗杀总统,这可不是闹着玩呢,需要很周密的计划,资料拷贝到我的私人电脑里。然后离开了基地。依然是飞机将我送到开罗机场,我出了机场,顺了一辆跑车急速开走。像埃及这种城市,法律相当于没有,那只是规定给普通民众的。我开着车在开罗市里兜了一圈,观察了一下这座城市的地形,然后去了开罗国际大酒店。

  进入酒店之后,我选择了一个靠近游泳池的房间,在6层,下面就是泳池。我拿出随身携带的粗缆绳,固定在外面的阳台上,在保证固定牢固之后我才出了房间。我来到下面的酒吧,来了一杯SMIRNOFF(斯米诺伏特加),站在吧台前,然后又在里面放了六块冰块摇了摇才喝了一口。这时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拿着酒杯,吸着烟走了过来:“真可惜......”我转过头看了她一眼:“你是在说我吗?”

  “是呀。”很淫荡的声音:“这么好的酒就被你这么糟蹋了。”我没搭理他继续喝着我的酒。他用他那大大的胸靠在我的肩膀上:“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很娇嫩的声音,我放下酒杯转身离开了。我走到六层的走廊里,时不时的回头看了看有没有人跟踪我,我来到一个放有冰块的箱子前,打开箱子将我随身携带的手枪放了进去,放在了箱子的底部。我看了看走廊,没有人,我这才离开回了我的房间。

  O●酷匠网t-正版)首}发/

  晚上,我哪也没去我就呆在房间里,其实我已经不是处男了,早在几年前,组织训练我们如何满足女人的性需要的时候,已经献给了一个处女了,虽然她后来做了妓女。在执行任务期间,我禁止任何性行为,除非任务需要,通常情况下性会耽误很多事!这也是我没有讲刚刚那个女的弄回房间的原因。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下面的自助餐厅吃了自助,味道还不错。我回到房间里打扮了一下,然后出了门。我穿的就跟一个外来的摄影师一样,在开罗总统府附近的广场上拍照,不得不说今天我很幸运,拉梅德今天出来了,这并不是日程安排上的。这我可以理解,日程安排是死的,人是活的,随时都可以调整,特别是总统!我也没太在意那个日程安排,我拿起摄像机朝着拉梅德看去,摄像机像素特别高,我很清晰的看到了拉梅德,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这让我确定他不是替身。总统有替身,很正常,这也是我担心任务失败的原因,我必须充分准备好才可以做出行动。

  我记下了拉梅德的特征,然后回了酒店。我打开了电视,我需要看一下最近的新闻,了解一下埃及总统最近的动向。一般新闻里报道的时间因该是正确的,不排除特殊情况。

  新闻表明在后天,拉梅德将会在总统府前接受记者采访,这个时间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这几天只需要观察就可以了。

  总统接受记者采访的那天,我起的很早,我带着一个黑色的盒子走出了酒店,我不急不慢的来到离总统府一千三百多米远的高楼上,这座楼不知道为什么停止了修建,我来到楼顶,这儿视眼很好,可以清晰的看见总统府前面的广场。我从黑色盒子里拿出我的狙击枪,这把枪是克罗地亚造的,口径:20x110mmHispano,最大有效射程为1800米,加强弹为2400。很不错的一款狙。这是我花了大价钱在克罗地亚买的。我摆了一个很理想的位子然后趴在地上等着拉梅德。

  新闻上说拉梅德就在今天九点在总统府前接受采访。我静静的等着。九点到了,我提高了注意力,死死的盯着总统府。果然,他出来了,几个特工给他开路,好多官员跟在后面,现场气氛很好。我在狙击镜里清晰的看着拉梅德,观察了他的外貌和其他的一些特征,是拉梅德,没有错,不是替身!我调整好镜头,瞄准拉梅德旁边的一个特工一枪打了过去,我迅速调整镜头正看见拉梅德低头,再一次开枪,正中脑袋!我起身将狙击枪放进盒子里然后将里面的炸弹引燃,闭上盒子,转身下了楼,只听见“轰......”顶层被炸掉了。

  我迅速撤离,从我规划好的路线离开,我在路上又顺了一辆车在开罗城区转了一圈然后来到总统府附近。总统府前面的广场乱成了一团,有记者,有群众,有武装部队。干什么的都有,我来这儿的目的很简单,看一下拉梅德是否已经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