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两个人僵持着,以两把刀交叉处为中心,开始转圈。被人男子开口了:“最好不要和我作对,不然你会后悔的!”略带警告的口气,我根本不在乎他说什么,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没有人能够夺走,除非我死了!我很高傲的地他说:“我不管你是给谁办事,这东西我要定了。”白人男子对于我的回答很是不满意:“你知道半月吗?”我摇摇头表示没有听过:“我没必要听过。”白人男子见我没有和解的的打算,这才动了杀意:“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开始了激烈的刀战。

  在打斗的过程中我可以感觉到他很吃力,一开始还处于进攻状态的他慢慢的开始防御我的进攻,药铺被我们打斗弄得面目全非。我的刀法很犀利,最后一刀直接砍在了他的左手上,我是可以砍掉他的右手的,但是我没有,砍掉的话有点可惜了,还是给他留一条后路吧,毕竟做杀手这一行的不容易,有可能他一辈子训练就是为了这一次任务。他扔下刀右手捂着左手:“你是谁?”

  他现在才想起来问我是谁,我把刀扔在地上:“你现在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有缘再见吧,你刀法不错,我不想毁了你。”他当然可以感觉到我手下留情了,我在砍他左手之前是打算砍他右手的,只是犹豫了一下才砍左手的,他可以感觉到。他跪在地上:“多谢不杀之恩,您不杀我我感激不敬,只是想知道您的名字。”

  我转过身:“有缘自然会见。”我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其实他的左手我并没有砍掉,只是砍了很深的伤口,我很欣赏他的刀法,只是还需要多加指点。至于以后见不见,我并不关心。我走出黑市之后,看见很多武装部队也赶了过来,我伪装了一下,就混在人群中出来了。我在基地上医学课程的时候听说过这千年灵芝的用处:“可以百毒不侵啊。”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人在江湖漂哪能不中毒!我驱车离开了巴鲁特来到一个偏僻的小镇,在旅馆住了下来,我出去在小镇上买了一些必要的熬药用的设备,就回了旅馆,我按照我在古籍上看到的方法开始制备我的药品,我需要尽快将灵芝服用,省得夜长梦多。但是这灵芝的服用很讲究,我根据古籍上的方法弄了十几个小时才弄好,我看着自己弄的千年灵芝很是激动,稳稳地端起配制成功的灵芝,全部喝了下去。根据古籍记载,服用千年灵芝之后药效不会很快,至少需要五个小时才可以有效果,我服用完灵芝之后时间还早,我就出了旅馆。

  这个小镇基本没有什么武装势力,人们过的生活很简朴!我知道这里有一种毒蝎子,在山地可以很容易找到。我走出小镇,很多人都在看我,毕竟他们这儿平时没有陌生人来这里。我在附近的一个小山上找了很久才找到我要的蝎子,也许是我没有经验或者没有太过于着急了。我在山地上很小心的抓了十几只蝎子。我看了一下手表,时间也过得差不多了,我回去休息一会就可以实验了。古籍毕竟是古籍,不一定什么都是对的,我需要买一些客服这种毒的药品,我又在小镇上买了一些才回到旅馆。我躺在床上睡了一觉起来才去试验,我还是有点紧张,我小心翼翼的将左手放进装有蝎子的玻璃瓶子里,眼睁睁的看着十几只蝎子爬到我的手背上,手心里,一个,两个,三个......我不知道我被那家伙次了多少下,为了有好的效果我没有急着将手拿出来,实在是不忍直视我闭上了眼睛,额头开始冒冷汗。可是很奇怪,过了大概五分钟,感觉我的手上没有了痛感,难道是我的手已经废了?我赶紧睁开眼,十几只蝎子竟然全部都死了!我立即拿出左手,居然没事,只是隐约可见一个被蝎子刺的小洞,没什么大碍。

  “果然起效,不错,Good!”我穿上西装,收拾了一下行李就驱车离开了。我的目的地是组织总部!

  我的总部在埃及!我驱车来到巴鲁特机场,搭载飞往开罗的飞机。在进入巴鲁特的时候到处都是关于地下黑市的消息,只是没有见白人男子,他应该离开了。我买了一份报纸看了一下巴鲁特的近况,就将报纸从车窗里扔了出去,开车直奔巴鲁特国际机场。这一次会组织,我肯定不会闲着,前一阵队长给我打电话要我尽快去,有任务给我安排,这也是我尽快赶回来的原因,原来还计划在华夏玩一玩呢。我怀着沉重的心情踏上了去开罗的飞机,不管我以后的人生怎么样,近期我肯定还是要为组织办事的。

  飞机起飞,我看着下面逐渐变小的人,车,建筑......最后只剩下白白的云。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飞机停在了开罗国际机场,我打电话给组织:“队长,我到开罗了。”队长估计在忙什么事,匆忙地告诉我:“我派人去接你,我这边有事,接不了你了,过段时间我去看你。”我有点受从若惊:“队长,派人过来就行了,您忙,不用来看我了。”队长对我说:“一会有个黑色别克轿车过去,他们到了会给你打电话。”说完就挂了。

  我走进开罗机场,坐在大厅里等来接我的人。我注意到一些奇怪的人出现在了机场,有一些大国派来的政治人物,特工,还有以其他一些犯罪分子。这里实在是太乱了,哪有华夏那么安稳。埃及估计又要出现什么动乱了,怎么说呢,最近中东地区的这些动乱,据我所知百分之九十都是组织策划的!

  ☆b酷w匠n网5首y发XQ

  不一会我的私人电话响了:“喂?来了?”“嗯,您在哪里,我过去接你。”一个听起来有点像四十多岁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告诉他们在机场外面停车场等我我就起身出了机场,有三个人在那儿等我:“您回来了,请上车。”这明显是下级对上级的尊称,我很好奇,不知道这次回来之后,他们怎么对我这么客气,我上了车,其他人才上来。车子缓缓的离开机场驶向组织的中转站,到了中转站我们下了车,又换了一架军用直升飞机飞向基地。

  下了飞机,队长果然来接我了:“你小子回来了?”我有点不好意思,习惯性的像他敬了一个我们组织的组织礼:“队长好!”队长走过来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你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队员了,和我一样是队长了!”

  “什么?你说我现在是队长?”我很惊讶。他们都点头,风衣男走过来:“001,接受职位吧,这是你的证书。”他对我敬礼,然后将证书递给我,我还礼:“谢谢......”我很是不好意思,直到现在都说不知道他怎么称呼:“怎么称呼您?”风衣男走过来:“叫我大队长就可以了。”我立正敬礼:“是!”我心里知道他嘴上那么说,可是我知道他不只是这儿的队长!完成受命之后,他们在基地的餐厅为我举行了一场酒席,但是我却发现我怎么也醉不了,头脑一直保持清醒,只是一直往厕所跑。估计是灵芝的功效吧,我不能让他们看出我的异常,我举起酒杯喝了很多,跟着他们倒下了,从椅子上晕倒在了地上。

  在餐厅遇到这种情况,是没有人管理的,即使你是长官,你的手下也不会管你。我躺在地上,不时地说着胡话。我感觉到风衣男起身了,因为他就躺在我的身旁,一个手下跑过来:“大队长,有什么事吗?”风衣男貌似有任务要给我,他吩咐手下:“我还有点事,你等001醒来之后让他到我办公室一趟,你带他来。”

  风衣男走了,只剩下刚刚要带我去他办公室的小弟在这儿,我可以清晰的听见他走路的声音,我小心的睁开眼,眼睛睁的不大,只是一点点,可以看见那个士兵,我看见他正在喝我们喝的剩下的酒,吃我们吃的剩下的饭菜。“唉,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运气好的话才可以喝到这么香的酒,这么美味的菜......”士兵自言自语的说着。我为他现在的处境感到伤感,但是那是他的命,我管不了,我不能帮助所有我觉得可怜的人。毕竟他们没有足够的付出!

  我在地上躺了两个多小时才慢慢的起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啊。好爽。”我站了起来,吓到了士兵,就想犯了错的孩子:“队长,您醒了,我......”他怕我责罚他,毕竟他偷吃东西了。我走过去笑着对他说:“饿了的话,就吃吧,记住不要喝酒,容易被发现!”他见我没有罚他很是感激:“谢谢队长。”我正准备回我的房间,忽然他对我喊道:“队长,大队长要你去他办公室一趟。要我带你过去。”我停了下来:“我先去洗漱一下,一会出来找你。我着实有很长时间没洗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