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易看起来很淡定:“你还活着啊,真是太好了,我还找了你好多年呢。”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想直接干掉他,但是我没有。我双手支在桌子上,很讽刺的对他说:“找我?我看你是通缉我吧!”我死死的盯着他。他有点做贼心虚了:“不不不,我和你爸妈关系那么好,怎么会杀你呢,你爸妈被别人杀害,我心里也难受啊,我还想帮你爸妈报仇,可是没有一点消息。”

  我起身,没有搭理他,在他的办公室里转了转,气氛有点压抑,他见我没有说话,他也不敢多说什么。我又从新坐在椅子上:“你觉得我会信吗?”他有点紧张了,毕竟这里是顶层,有很多的保镖在此,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进来了,更可怕的是刚刚的秘书出去就没有回来!他怎么想的我心里清楚。他见我有点咄咄逼人的意思,终于忍不住了:“说吧,你需要多少钱可以离开,你这次来,不就是为了钱吗,哼。”他一边和我说,另一边则在按紧急铃声来通知这一层的保镖。我并没有制止而是对着他微微一笑,起身朝着他走过去:“你真的以为我在乎钱吗?”我走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在发抖,紧急铃声的按钮还没有按下去,我去帮他按了一下:“我来帮你吧!”“滴”的一声却在这个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我搬了一个椅子放在郭易的旁边坐下,楼道里开始有了动静,我想估计是他的杀手锏来了。只是和他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他们进来。郭易开始发抖了,他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勇气,更害怕我把他杀了。我可以听到楼道里的人在办公室的门口停下了,他们估计是怕里面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存在。不过恭喜他们,猜对了!我在进来的时候在门上安装了一个炸弹,只要遭到物体撞击,就会爆炸!我坐在郭易旁边,静静的等待美妙的声音,来自地狱的声音。

  郭易没耐心了,扭过头,泥泞的对我说:“你知道他们进来你的后果吗?要是放了我,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就是,他们进来,你一分钱拿不上!”我呵呵一笑:“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他或多或少有了些底气:“是又怎么样!”我没有说话,只是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等待,此时的我已经不需要多做什么了。外面的人有了动静,我清晰地听见有人在撞门了!我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听好了,一个美妙的声音即将到来!”他听出了我说话的意思,连忙喊道:“不要开门!”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一切都太晚了,“轰”的一声,整个楼晃动了一下,他傻眼了,呆呆的坐在那儿,一动不动,我起身笑眯眯的对他说:“不错,你的楼修的不错,只是稍微晃动了一下而已,这一点,你值得奖励!”

  更新S最‘☆快p;上?/酷匠网

  炸弹炸掉了好多人,但是后排的几个人并没有受什么伤,过了不一会,他们进来了,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抢,进来就找我,我起身对着郭易的双腿部开了两枪:“先给我待这。”我迅速躲着一个拐角出,我看见了一个全身防弹衣包裹着的黑衣男,唯有眼睛露在外面,我调整了一下位子,一颗子弹甩了出去,正中右眼珠!后面的人不敢进来了,但是为了郭易,他们别无选择,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之前被洗脑了。郭易在地上呻吟:“你们快把他给我除掉,啊......”外面的人听到郭易的惨叫,终于又有了动静,一个人跳出来朝着我这边开枪,打了几枪没打住,但是我还是多了一下,后面两个人趁机跳了出来,三个人开始和我展开枪战,不停地朝我这边射击。

  我经历了多少枪战,这几个人,我根本没放在眼里。我一只手一把枪,腾空挑起,在空中击杀掉了两个人,我落在沙发后面,唯一的幸存者开始沙发这边射击,我尽力躲过了他的子弹,由于他用的是手枪,没几发,就要换子弹,我仔细听,寻找机会。机会来了,我听到了他换子弹的声音,起身,朝着他的头部射击,连射6发子弹。他的头被我打爆了!我缓缓的起身,朝着门口走去,检查了一下,楼道里全都是死人,没有一个活口,我敢打算回去的时候,感觉到地上有个人朝我开枪,我头也没回,直接一枪打打在了他的枪筒里,一声惨叫结束了生命。

  我板着脸回到了房间,房间里很凌乱,郭易躺在地上,死死的盯着我,我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惊讶,更多的是对死神的恐惧!我先在他的电脑里找到集团的监控系统,然后带走了数据,并且关掉了监控系统。我拎其他:“跟我走。”他身体已经没有了一点力气,我把他扛在身上,朝电梯走去。电梯直奔地下停车场,我把他扔进一辆越野车的后备箱里,然后我敲开车,将车开出了成远集团的停车场。由于刚刚的爆炸声惊动了很多人,当然也包括警察。我开着车缓缓地驶出停车场,人群太多,警察差的也比较严,车行驶到地下停车场的出口时,被两个警察查住了,他们要求搜查车的内部,我答应了,我下了车,让他们进去看一下,就在一个警察将头伸进去的时候我对外面的警察动手了,一支装有失忆的药水注射在了他的脖子上,我轻轻的把他放倒在地,然后又将车里的那个警察用相同的方法弄晕了。我不慌不忙的把两个警察拖进停车场里,然后回到车里,将车缓缓的开出了警察的监控范围。

  我并没有急着出城,我知道现在查的很紧,我需要避避风头,我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空地,给车子换了一个崭新的颜色,把车牌号也换了。然后将车子缓缓地开回了我住的酒店。为了将郭易弄上我的房间,在回酒店之前,我在一个商店找了一个大袋子,弄成快递箱的样子,将郭易放在了里面。

  一切进行的如此顺利,我从地下停车场坐电梯来到我居住的楼层,将箱子搬进来,放进了我的房间,没有人会注意我,虽然我搬了一个大箱子,但是,那毕竟是快递!

  回到房间里,我先把郭易弄出来,给他打了安眠药,并给他止住了腿部的血,然后关在一个房间里,我还不想让他这么快死去,这有点便宜他了。我去浴室冲洗了一下,就出来了,其实在我办完事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我从浴室出来之后,打开电视开新闻,这是我的习惯,其实观看新闻可以了解很多东西,虽然有些东西有点假。我转换到X市的电视台,新闻直播正播放的是成远集团里的凶案。我仔细看着他们的新闻,看着那些被我搞死的保镖,并且听警察局的一个队长述说了他们的调查方案和追捕计划,我分析了一下,然后关掉电视去睡觉了,那些知道他们的粗略计划已经够了。

  我睡觉之前特意安排了一下时间,将闹钟定在下午6点。我美美的睡了一觉,什么梦也没做,睡得很舒服。由于这里没有人会对我造成威胁,所以我睡得很安稳,没人打搅,下午六点多的时候,闹钟将我叫醒,我去习俗了一下,去看了看郭易,他还没有醒过来,我关住们出了酒店。我上了一辆出租车来到成远集团附近,和普通青年人一样挤在人群中看热闹。由于现场太过于凶残,死的人太多,观看的群众自然也会多起来。我身边很多年轻人都在评论郭易,说他的各种死法,我摇了摇头。我看见旁边有一个记者,我就挤过去问她:“记者,您好,我出于好奇,凶手找到了吗?”

  记者也忙完了手头的工作:“据我们所知,这个凶手非常狡诈,他作案之后,将公司里的监控系统破坏了,目前警方还在现场调查,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我点了点头,因为我暂时没有什么事可做,就和那名女记者聊了一会,然后离开了。

  新闻,记者,报纸,通过各种渠道,我了解了警察的日常动向,我规划了一下离开时间,就定在后天傍晚,那时候警察交接班,全市的警察都查的不严。

  我每天都去酒吧,夜总会,和一个花花公子一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我离开的时候到了,我将郭易再次放进箱子里,然后弄到地下停车场,就跟员工放货物一样,我把箱子搬进车子里,然后离开了酒店。安全起见,我找了一个偏僻的出城小路出了城,逃过了警方的追查。我的目的地很简单,郊区山林!我驱车在省道上行驶,在一个荒凉的山路旁停了车。我把箱子弄出来,将郭易扛在肩膀上朝着山林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